我是法粒子 不能等靠

【明慧网2005年6月22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这法正人间即将来临之时,我常有一种紧迫感,怕自己在紧随师尊的路上掉队。生活中事无巨细,很自然的想着自己是大法粒子,做事时都用大法的标准衡量一下,有的是事前,有的是事后,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行,几年来已经成习惯了。

近来出去证实法,常有力量无比的感觉,坐在公交车上就正念铲除全车内的共产邪灵,走在街上就正念铲除全市区的共产邪灵,不放过任何机会铲除它们。当然四个整点铲除就更要做好。什么全国性抓捕,那只是邪恶最后的疯狂和哀号,只要我们每个大法粒子紧跟师尊做好三件事,邪恶是没有力量去实施的。我们每个同修都是顶天立地的神,师父给予了我们无比的法力,大法粒子可以战胜一切邪恶。

有一段时间由于邪恶的破坏,我没有资料来源,更看不到明慧刊物,从学法中我悟到,不能只等别人给自己送来资料,每个人都要负责,大法修炼没有榜样,人人都去等,那资料又从哪里来?我是大法粒子,你是,他也是,师父教导以法为师遍地开花呀!我悟到这个理后,马上从街上买来了胶布,在上边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字贴到街上、住区、公园等可贴处。《九评》出来后,我又买了些浅色布,剪成大小手绢形,锁上四边,看起来很漂亮,上边或者写上“真善忍好”,或者写上“解体共产邪灵”,送给亲朋,或放入不相识的人的车筐内,他们都舍不得丢掉,都会拿起来看的。我们每个大法粒子都去想办法,不等不靠,除恶的力量不就增加了吗?

我70多了都说我象五十岁的人,我面对面讲真象时,常以自身年龄为切入口,讲到中共腐败……效果常是很好的。也有个别情况:有一次我向一位出租车女司机讲真象,她竟说“我把你拉到派出所去”,我立即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当车快开到派出所那条街时,我大声说“到了”,她把车停下,我给完钱立即离开那块。但心中没有怕,只有对她的可怜。我常坐车到下县去讲真象,向那里的乡亲讲大法的神奇和法理。有一乡亲告诉我说:他以前老是生病,自从看了大法的书和有关资料,这几年还没生过病呢。她的爱人也是因为常做大法真象的事,身上许多种病不知不觉中全好了。

我住的单位里集中着一批党文化培养出的铁杆儿,他们拿着高工资,口中颂着邪党的伟、光、正,以什么司令、老红军的架式欺压着周围的人。向他们去讲真象,他们根本不听,一说到法轮功他们就摆出一副斗争到底的架式。有一次我跟一个老干部家属念《转法轮》,此人全身都是病,正念着老干部回来了,他生气的冲我喊道:我若不看你爸爸是我的老首长,你爱人是我的上级,今天我非把你送到公安局不可……我看着他那副替罪羊的嘴脸真是可怜。

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邪恶”。面对这样的环境,难道我就没有办法了吗?我是大法弟子啊!我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神。我就不分整点不整点,一有空就正念铲除院里的共产邪灵和共产党的一切因素,并利用机会由浅入深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还当面问他们:你们是为共产党立了战功的,为了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死了多少人?现在共产党的大官都成资本家了,比资本家还资本家,为什么?他们回答不上来时,我就给他们来一句:“你们一开始就没认清共产党,现在你跟党走到绝路上来了。”我觉得即使是邪恶集中的地方也要智慧的去讲真象、讲常人能够明白的理。这个单位的政委已在我多次的向他证实法后,写了退党声明。这都是法的威力,我们是法粒子。

个人体悟,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