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早在97年就派特工伪装学炼法轮功在大连卧底


【明慧网2005年6月23日】我是大连的大法弟子,我在1996年10月份有幸得法,12月中旬到人民广场近200人的大点学法。从此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什么力量也别想把我从返本归真的路上拉出去。

99年11月30日晚我和丈夫被一个曾经是同修的人传呼过去,立即被大连市西岗公安分局侦缉一处和石道街派出所的民警非法抓捕。当晚,我们在派出所手脚都被铐在铁椅子上,完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度过了一夜。

12月1日,石道街派出所的周某带人非法搜查了我的家。抢走了许多大法书籍和手机,钱等等。他们还强行揪下了我丈夫手上带的20多克的金手链。并于当天晚上非法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2000年1月,有3个便衣去姚家看守所提审我。在提审室里,坐在我对面执笔的是一个中等个头,微胖,脸上有不少斑的男子坐在中间位置上。这男便衣警察问我一些大法书籍的事情,我告诉他不知道。这时右边的大个子便衣,用胳膊碰了碰中间便衣问我:你认不认识他?我从99年4.25以来从来没和任何警方打过交道。我仔细一看,才想起来,这个坐在中间的男便衣是97年在人民广场大点学法时,男便衣警察和几个人都称他们是外地修车工(来大连打工的),这个男便衣是其中的一个。有时我们晚上学习他们去得早,有时他们去一会儿就走了。我和70多岁的一位老太太看到他们盘不上腿,还主动向他们讲学法心得,守心性,炼盘腿的经过。

那时人民广场大法弟子拿自己家的电视给大家放师父讲法录像。一天夜里,学法点被盗,除了一台旧电视没被盗外,其它的东西全部被盗走。记得那天是星期六,一位同修早晨去打扫卫生,发现锁门的铁链被剪断,后来分析是职业人员所为。她进门时有一个自称外地打工的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冲出门外,从此以后,这几个自称外地修车工就再也没有出现。

这个所谓的修车工终于露面了!作为一个公安特工人员,竟然干起了毛贼的勾当,真是令人不齿。这位“打工仔”对我说:你只要说不炼了,我立即把你放了。我当时表示,我修大法要一修到底,一炼到底。

2000年1月28日,特工人员毛子圣及法院的人到看守所告诉我和我的丈夫,我们夫妻双双被非法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