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悼念高蓉蓉 悉尼学员呼吁惩办凶手(图)


【明慧网2005年6月24日】中国法轮大法学员高蓉蓉被中共毁容、虐杀的消息传出后,震惊了世界,人神共愤。2005年6月22日晚,澳大利亚悉尼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烛光悼念高蓉蓉,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强烈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并要求严惩迫害高蓉蓉的凶手唐玉宝、姜兆华。

高精度图片
烛光悼念高蓉蓉
高精度图片
烛光悼念高蓉蓉
高精度图片
新闻发表会 吁惩办凶手

澳洲纽省法轮大法佛学会代表约翰•戴勒,介绍了高蓉蓉生前所遭受的酷刑折磨:“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龙山劳动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连续电击7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其遭残害而毁容的照片公布于世,引起了各界强烈关注。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轮功学员成功的解救出高蓉蓉。但出于报复和害怕真象曝光,‘610’头目罗干亲自指挥迫害,高蓉蓉和参与营救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遭受残酷迫害。2005年6月16日,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骨瘦如柴的高蓉蓉,在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去世。”

戴勒还说,中共一直不承认其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但是日前出走的中共前外交官陈用林和前“610”官员都证实了“610”的存在,而且它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系统的,不仅在中国国内疯狂镇压、肆意虐杀,在海外也同样通过黑名单、骚扰恐吓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在南非雇凶杀人。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中,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澳洲公民戴志珍,在发言中讲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使我成了一名寡妇,一个人带着刚满周岁的孩子艰难的生活。我丈夫被迫害致死至今已经有4年多了,而在中国这场虐杀还在持续着,高蓉蓉的死证明了这一切……。我也正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中国官员,悬崖勒马,回头是岸;陈用林和郝凤军已经脱离中共,站出来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希望你们能和他们一样选择良知。在此我也呼吁澳洲政府和澳洲人民能正视这场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虐杀,共同制止这场对世界上最善良的人群的迫害。”

另一位澳洲公民芮骏深有感触的说:“听到高蓉蓉被虐杀的消息,我的心象裂开一样,我想起了我已经去世的母亲;我是她唯一的孩子。当初因为她不肯放弃信仰真善忍,为法轮功鸣冤,她被中共关入上海青浦劳教所,遭受到洗脑和肉体折磨;它们还伪造我的笔迹,欺骗她说我回中国并被关入了劳教所,要她放弃自己的信仰来换取我的自由。老人家承受不住如此的打击,被逼得几乎精神崩溃,不久就被检查出得了绝症,人快死了才从劳教所放回家。而悉尼的中国领事馆却几次拒绝我的签证申请,作为我母亲的唯一的孩子,我甚至没有办法为她老人家送终。由此可见,为中共卖命的那些官员已经丧失了人性,连做人最起码的底线都被中共泯灭了。”

随着中共三名官员的接连投诚澳洲,并惊爆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及海外异见人士,澳洲各大主流媒体开始关注法轮功在澳洲被骚扰、恐吓的事实;法轮功学员所列举的中共的流氓手段令澳洲的善良民众震惊。

梁大卫先生介绍了他和其他8位法轮功学员,前往南非欲起诉中共副主席曾庆红时,所遭受的恐怖袭击:“那时我们在高速公路上以120公里/小时的速度从机场赶往城内,一辆白色轿车跟着我们,把我们逼到路边后,对我们开枪;我的双脚中枪了,但他们并没有抢劫我们。南非警方把这个定为谋杀。我认为只有共产党才会这样做,因为它想阻止我们起诉它的领导人。从我的经历我能证实共产党是多么的邪恶,我也一直在向公众讲述共产党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正因为这个原因,上周有人闯入我的家,把我老父亲的头往墙上撞,使他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但是我想告诉中共的是─‘你们这样做太愚蠢了,这只能更加证实了三位已投诚的中共官员对你们迫害法轮功的指证。’”

被从中国营救来澳的法轮功学员李迎,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历史上最残酷、最邪恶的,其手段虽然阴险、狠毒,但中共却极尽所能的掩盖着一切;不仅中国的普通百姓很难知道迫害的真象,海外的善良民众更是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使人们很难了解到事情的真象,因而无法声援大法弟子;罪恶就这么延续着。但是中共三位官员的出走,和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证,就象给中共的铁幕撕开了一道裂缝,从中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共的邪恶,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的推出,更是让人认清了共产党邪恶的本质。尽管我来澳洲不长时间,但我发现澳洲是一个纯朴善良的民族,相信人们了解了真象之后,会有越来越多善良正义的人士站出来,共同停止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