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老年女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24日】她叫于芳(化名),快60岁了,辽宁人。由于坚持修炼,不放弃大法,被残酷迫害。现在把她在狱中的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于芳于1996年喜得大法,得法修炼不足半个月,几十年的胃病、腰椎盘突出病、牙痛等病全部都好了。更主要的是她的世界观有了彻底的转变。她曾暗自下决心,要按照《转法轮》中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

1999年7.20以后,大法弟子开始了助师正法之路。不久于就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这一关就长达22个月。直到2001年8月,于芳被非法判刑三年。

2001年9月6日,于芳被非法押往沈阳大北女子监狱。9月7日早,因拒绝盖手印,于芳被狱政科长(女30多岁)叫到办公室,问她为什么把表给撕了,为什么拒绝盖印。于告诉对方,大法弟子不是犯人,是学大法做好人,她还要上诉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恶警立即对于拳打脚踢,残酷毒打近一个小时。恶警不准于揭露江泽民,并且用一些低级下流的话谩骂大法的师父和大法弟子。于芳制止她,告诉她她是在犯罪,是要遭报的。她说她是学法律的,根本不信神,一边要找电棍电于芳,一边找犯人强行拽于的手按手印。

恶警队长尹旭立让于打报告词、背监规等。于告诉她:“我学大法走上了修炼路,任何力量不可能再把我拖回过去走的路。我做好人没有罪,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是万利无一害的。我要控告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罪行。”于芳坚决不打报告词,将发给她的犯人监规本撕毁。每当于被叫到办公室,就喊“大法弟子来到”,尹旭非常恼火,一次次撵她出去,又一次次把她叫进去,她一直高喊“大法弟子来到”。她们派犯人包夹于。于芳向两个犯人洪法,坚决反对包夹大法弟子。由于每天早晨6点多就得进车间,晚上一般都是10点以后回寝室,于芳开始了绝食抗议。

绝食到了第6天,狱政科科长和九大队长武丽、尹旭找来8个犯人强行架着于芳,把她拖到监狱医院。一路上她一直大声背《洪吟》,一路上讲着真象。到了医院的一楼的一个房间里,已经有几个警察和狱医在那儿了。它们强行给她量血压,测出的血压已经高达180了。这时架着她的犯人松开了她,警察让她们出去,由狱政科长给她端来一小碗鸡蛋面让她吃。她看着桌子上的面条,知道她们在耍花招了。说:“现在就是山珍海味我也不吃。要还我师父清白,大法无罪。”她大声的喊,她们一看不行,就强行将她架到斜对面的一个屋。

只见对面一台设备前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急忙的穿白大褂,有一位警察叫他主任。于芳立即问他:为什么把她强行架到医院来?这位主任讲:狱方把他请来是为了救她的生命。他还说他挽救了许多大法弟子的命,她不吃饭生命已经很危险了,他们要发扬人道主义。于芳制止他继续造谣。说:“我们学大法做好人中的好人,没有任何罪,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有好处,为什么要抓我们?”他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讲他们救了许多绝食、有生命危险的大法弟子,他只是用医疗手段检查她的身体,用药物给予治疗。这时只见一道光闪了一下,于芳猛一回头,只见身后站了十几个警察,一个叫李晶的警察拿着(照相机)摄象机在摄室内的镜头。于立即大喊:“你们想搞假镜头来害大法、害大法弟子,你们妄想让我配合你们,欺骗全国人民,你们就死了那颗心吧!我不会上你们的当的。”这时李晶吓得急忙出了门,然后这个被称为主任的中年男子脱下了白大褂,对狱政科的人说:对不起,进行不下去了。

一大群警察也走得一个也不剩了。这时尹旭和几个犯人钻了进来,她们把于押到一楼楼梯口。导演这台戏的主角——白狱长出现了。她让犯人们把于架到二楼,桌子上摆了一小桶苞米面稀糊。白说:你不吃饭我就不能下班到幼儿园接孩子,让于和她一人喝一碗苞米面糊。于坚决不喝,一直僵持了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内,于向白洪法、讲真象,同时还告诉白,她不戴犯人牌,可以戴真、善、忍牌;不打报告词,不执行“三人行动”小组,要坚持学法炼功。白知道,于芳不会给她任何空子钻的,就立即叫来了尹旭和几个犯人,把于芳押回九大队,白下班了。从此,狱方加大了对于芳的迫害……。

第二天,白狱长安排监狱医院的刘院长,把于芳强行绑到四楼的死人床上,叫医生给于注射一种不明药物,共打了六个吊瓶。药物注射进身体里后于就开始上吐下泻,身体肿胀呈黑紫色。被吊了六天六夜后,胳臂一点血液都不通了,放下后,胳膊一点也动弹不了,大小便全在床上。她们往死里折磨她,逼着她接受狱中的规定。

于芳没有改变她的初衷。狱政科长几次找她谈话,又吐又骂,还要把她拉到狱中的操场上,让全监狱的犯人都认识认识她。于芳没有害怕,用正念正视这些可怜的邪恶之徒,她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在邪恶迫害的时候,于芳经常能够感受到法轮在她的手上、身上到处旋转;感受到师父就在她的身边。她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和修炼,或许她会成为一个残废的人,或许早已离开了人世间,因为当时的她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已经没有了人样。

回队后,她们还叫于芳学监规。于芳没有服从。恶警李晶指使犯人那东方打于芳。那的一拳捣在于芳的右眼上,但是于芳的右眼竟然神奇的更亮了,不但没有感到疼,反而有法轮和金光闪过。她们又叫一群犯人打她,打过之后抬她到车间干活。她们一路抬着于,于一路高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她们企图用抹布堵住她的嘴,没有堵住。

恶警尹旭让犯人处处盯着于芳,让于戴犯人牌,于不戴,扯下毁掉。尹旭先后用于的钱买了50多个牌,还把牌钉在于的棉衣上,夏天也不让她脱棉衣。有一次,尹旭找了四个犯人24小时轮流看管于,用监控器监控她,只要她一合上眼,就要扣她们4个犯人每人100元钱。犯人为了不被扣钱,轮番打于芳六天六夜。到最后,打她的人都喘不上气来了,有的跪下求饶,叫狱警把铁笼子小窗打开,她们才喘上气来。于又把牌子扯下来了,它们把于的棉衣扒了下来,把牌子订上。甚至把她的内衣、裤扒下来,让她赤身裸体长达两个多小时。

这时于芳听说,六大队的另一位女大法弟子被犯人活活的打死了,恶警害怕了,才把她放出来。

于芳在大北监狱共呆了14个月,三次被送上死人床。2002年薄熙到监狱视察时,她正在死人床上受着残酷的迫害。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恶警把于芳从小号放了出来,并答应给她半天学习时间,她坚持狱中半天学大法,一直坚持到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