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蓉蓉被虐杀案的更多事实(图)

【明慧网2005年6月25日】(明慧记者追踪报道)经查,高蓉蓉于2005年3月6日在沈阳市和平区美国领事馆附近遭绑架,与其同时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孙士友现下落不明。高蓉蓉去世后,“610”头目、马三家教养院及鲁迅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到高家,强迫其家属立即火化遗体。遗体被送到文官屯殡仪馆后,家人瞻仰遗容一直受到无理阻拦,高家附近最近一直有恶警监视。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遗照

一、高蓉蓉被绑架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三家

高蓉蓉此次遭绑架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三家劳教院。其间高蓉蓉的家人曾给马三家院长苏境打电话。苏境开始拒绝承认,后高母自去马三家数次,苏境最后无奈,才承认高蓉蓉是2005年6月6日被送到医大医院抢救室的。

6月12日高蓉蓉已神志不清,完全没有意识、没有生理反应。家人赶到医院后其间,仍有20名左右的监视人员对高蓉蓉进行监视。监视人员还当着高蓉蓉母亲的面,多次问医生高蓉蓉什么时候(能)死。

二、医生怀疑高蓉蓉曾遭破坏性药物注射

据医生反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高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及诊断资料,均被无理拒绝。

三、加重迫害,上下串通,隐瞒真象

在高蓉蓉被绑架而失踪后的三个多月时间里,从沈阳市张士劳教院、马三家劳教院,到辽宁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人都统一口径:“你们放心,法律会严惩凶手,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什么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结就让她回家,还得商量给她治腿的事。是让她回家治还是我们给治,再商量。”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提高蓉蓉绝食、身体已十分衰竭的事。

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针对高蓉蓉被法轮功学员救出一事,中共不法人员害怕他们恶行在国际上被进一步曝光,“610”头目罗干亲自插手,定为公安部26号大案。沈阳市安全局成立的“专案组”在张士劳动教养院的小白楼上专设办公室、审讯室,把他们怀疑与高蓉蓉有关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非法关押审讯,并把认为有重大怀疑的人上网通报、跟踪、蹲坑,要非法抓捕。

2005年2月底、3月初,曾参与营救高蓉蓉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在张士劳教院后,先后被劫持往马三家教养院(女)和沈新教养院(男),唯独高蓉蓉3月6日被再次绑架后下落不明。高蓉蓉父母从外地回到沈阳,沈阳公安局、和平分局及派出所互相推脱,不告诉高蓉蓉的家人她在哪里。高蓉蓉原所在的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在3月下旬传达文件,谎称高蓉蓉在国外。

2005年3月6日在沈阳市和平区美国领事馆附近与高蓉蓉同时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孙士友现下落不明,孙妻董静哲正在马三家遭受严重迫害,已绝食抗议近四个月。据介绍,董静哲的腿已被打成骨折。

高蓉蓉的父母今2005年3月份去张士劳教院询问高蓉蓉的情况时,主管洗脑迫害的史凤友出来说:张士洗脑班没有收过高蓉蓉,他这次是在马三家监管医院见到的高蓉蓉;后又改口说去马三家劳教院送董敬雅(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时见到的高蓉蓉,史凤友声称:“挺好,你们不用找,她那腿还不能站立,等案子一结就能让她回家,没她什么事。”

高蓉蓉的父亲问:“这个案子是罗干过问了吗?”史凤友说:“罗干有指示,这事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

高蓉蓉年迈的父母又来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竟无人敢出来接见。在高蓉蓉父母强烈的坚持下,院长苏境才出来。苏境说:高蓉蓉算在马三家被劳教,但人不在马三家;连她也见不到高蓉蓉,有关方面对高蓉蓉在进行审查。

4月初,两位老人又去马三家,找到苏境问高蓉蓉绝食的事,苏说:“现在很好,吃饭吃的挺好。”高蓉蓉的母亲问:“你不是说你也见不到高蓉蓉吗?你怎么能肯定说她饭吃的很好?”苏说:“信息反馈呀,我知道。”

再问高蓉蓉在哪,要求见面。苏境不答应,让回家等着,听上面的。

高蓉蓉家人多次去马三家要求见人、放人,每次都是一名姓赵的副校长(女)出来见。一次,高蓉蓉的母亲提出高蓉蓉的腿断的事,要求见高蓉蓉,赵说:“挺好,你不用操心给她补营养呢。”老人又提出接高蓉蓉回家养腿,赵称:“她现在的样,也不能让她回家,社会影响不好。”——迫害才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的真正原因,而作为迫害元凶的中共邪恶集团不但不停止迫害、停止制造恶性事件,反而加倍掩盖事实,继续施加迫害,并反诬受害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这是中共流氓恶霸本性的典型表现。

四、以“上边”指令为借口,上下狼狈为奸

高蓉蓉的家人多方寻找、要人,质问相关部门、人员:“高蓉蓉被电击毁容、腿被摔断,凶手逍遥法外,断腿毁容的受害人按劳教管理规定应该被关押吗?”

从张士劳教院洗脑班的史凤友、马三家劳教院苏境、赵姓副院长,到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人都统一口径:“你们放心,法律会严惩凶手,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什么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结就让她回家,还得商量给她治腿的事。是让她回家治还是我们给治,再商量。”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提高蓉蓉绝食、身体已十分衰竭的事。

高蓉蓉是6月6日被马三家劳教院从沈阳大北监管医院送到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救的。可是在6月10日高蓉蓉的父母又一次去马三家时,一姓王的男性院长还说:“一开始我们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边’压的。现在‘上边’什么时候让见让放我们听‘上边’的。”王姓院长绝口不提高蓉蓉已生命垂危在医大急救的事。

五、蓄意促成高蓉蓉死亡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的医学死亡证明书

6月12日上午9点多钟,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后赶到医院。家人见到高蓉蓉嘴里含着呼吸器、人事不省、骨瘦如柴、全身各器官衰竭,脸上特别是左脸布满电击毁容后的疤痕,触目惊心。

高蓉蓉的亲属中有一人懂医,当时就看出给高蓉蓉的营养药不够量、不对症,并诊断高蓉蓉是长期不得进食身体衰竭。医大急诊室高蓉蓉的抢救医生说:“(高蓉蓉)来时(6月6日)就是危重。”

高蓉蓉的家人质问马三家的人:“人怎么这样了?为什么才通知我们。”马三家那些把守的管教都推说自己才来、不知道高蓉蓉的任何情况。

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年仅37岁。这些一直说“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什么事”的人,正对高蓉蓉的家人施加压力,急于火化遗体、销毁罪证。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遗体的委托存放协议书

六、鲁美院长韦尔申罪恶难逃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在鲁迅美术学院的工作证

在高蓉蓉被迫害的过程中,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蒙古族,全国人大代
表,中国美协副主席)是直接责任人。高蓉蓉当初仅仅因为向鲁迅美术学院的学生讲真象,就被韦尔申强行绑架到龙山教养院,并造成毁容。高蓉蓉遭到深度毁容后,高家人多次找到韦尔申,要求他给予救助,但作为单位领导及所谓“全国人大代表”的韦尔申自始至终不闻不问,不予理睬。据了解,韦尔申经常出国访问。善恶有报,象韦尔申这种积极参与迫害的卑鄙之辈,必将自食恶果。


鲁迅美术学院

鲁迅美术学院前身是建于1938年的延安鲁艺,现位于沈阳市南湖高科技开发区。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十九号,邮编:110003,
电话:024-23932651
鲁美电话:024-23890043(咨询),024-23890395(咨询),024—23940126(监督电话),024-23930883(研招办),024-23940121(培训中心),024-23930671
鲁美传真:024-23930671
鲁迅美术学院附中校址:沈阳市东陵区望花中街146号,邮编:110045
鲁美附中咨询电话:024—88269590(教务处、招生办)

造成高蓉蓉被毁容的直接凶手是辽宁省沈阳市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和二大队队长姜兆华。其中唐玉宝,男,47岁左右,警号2116065,家住铁西区兴工街司法局宿舍。唐玉宝在2004年5月7日用酷刑造成高蓉蓉毁容之前,曾直接造成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轮功学员王秀媛(女,52岁)的死亡。(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i960.htm)

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砬子沟村97号  
邮编:110173 龙山教养院总机:024-24760033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李凤石 ,男,40多岁,,家住和平区南十马路集贸市场附近往。

二大队电话:024-24761745;;024-24761735;024-24760033-8222
二大队大队长:王静慧,女,40多岁,家住大东区滂江地区,经常在幕后唆使迫害。(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24996)
二大队队长:姜兆华、王吉昌、王春梅等。

一大队:电话:024-24760624;024-24760033-8212,8213
一大队大队长:岳军,男,33岁,家住和平区南八马路。
一大队副大队长:杨敏,女,30多岁,家住铁西区。
一大队:024-24760624,24760033-8212,8213

管理科长:魏敏堂、姜玉波、王学涛,管理科电话:024-24761735
生活卫生科:科长 张晓秋; 狱医 李五一

沈阳市司法局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北大街 邮编:110014局长:郑朝权   副局长:张宪生 劳教管教处处长:李荣琛电 话:024-22852378  024-22855022 024-22825808 刘波处长 手机13804006266,办公电话024-22855027 纪处长 办公电话024-22855027 秘书科: 024-22824660组织科: 024-22855034宣传科: 024-22700704

* * * * * * * * *

在中共推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下,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到目前,突破重重封锁,从民间渠道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2600多人,其中妇女约占55%,50岁以上的老人约占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