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北京同修抵制刘辉等人的乱法行为


【明慧网2005年6月26日】2001年春,一位几年不见的同修突然找我,挺神秘的给我传所谓的“更高的法”,神志不清的说是师父找徒弟,这是师父单独传给部份高层次弟子,再由这些弟子挑层次高、根基好的人才能传的。还说什么层次低的可能会接受不了,会认为这不是师父讲的法。对这种人就不能随便传,云云。

再看其内容,跟师父讲的法实在大相径庭。除大量充斥了一些低层小道的说法外,还要求练动作要定时定点,另有“传法弟子”会教给你新的更高的动作 ……(实际就是所谓的“第十讲”)。

这完全背离了师父当初讲的法。因为师尊早就讲过,“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以后要是谁又教你其它动作,那是你见了魔了” ……然而,由于天生腼腆的性格,我没敢提出自己的疑惑,而是想进一步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天后,这位同修极其慎重的带我去见了一位所谓的“高人”,也就是这段乱法谎言的炮制者——刘辉,并胡言乱语的说她就是当今的弥勒,还传一些纯属造谣的谎话。当时的我由于心性尚不稳定,虽有种种质疑,却又暗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难道师父还分上部座弟子、下部座弟子,分别传不同层次的法吗?可师父明明说过‘传的就是这一部法’、‘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怎么会这样?”现在想想,这不就是被干扰了吗?!出于谨慎,或许是怕他们会认为我层次低,我始终不敢讲出真话以阻止刘辉等乱法。直到去年,《明慧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声明所谓“第十讲”是假经文,我才释然。

然而,检视自己内心,我非常痛悔!那些追随刘辉的人至今还很崇拜她,虔诚的把她所讲的话录下来,反复领会,并传人。师父说,“你讲不了法,你要能讲法,我就不出来了”,又说“在法中流传的任何不是法的东西都是乱法”。在国外同修的鼓励下,我深深认识到,我应该对法负责,再也没有理由继续沉默下去了!

几年来,刘辉一直带着身边这些崇拜着她的人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所谓“学法”,就是逐字逐句抠字眼,“挖”法中的内涵;再就是别人提问,她解答。硬将自己所看到的那一点点理,加上佛教中的一些名词概念强灌输给学员,那些误入歧途的人自然很新奇,进而更加崇拜她。刘辉这样做,其实是强烈的干扰了他人的修炼。

关于学法,师父专门发表了一篇经文《学法》曰:“还有的人听说大法有很深的内涵,有很高的指导不同层次修炼的东西在里面,因此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抠,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才对。每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师父的法讲得如此明确,刘辉为什么还要违背师尊,专门抠字眼,讲“法”、解“法”呢?其实源于想显示自己、抬高自己的强烈的执著心。对此,师父在《如何辅导》中也有明确的论述:“还有甚者,为了叫大家信服和服从,经常搞一些小道消息,或者搞耸人听闻的东西来提高自己的声望,或独出心裁,这都不行。”

有些人可能认为,“她得法早,修得高,她讲出的东西能够帮助我修炼。”试想,高不高是人说了算的吗?修炼能靠感觉吗?她要真的修得高,她就应该以法为师,谨遵师训,怎么可能去做那些师尊明令禁止的事?如乱教动作、自称“弥勒”、“讲法”,等等。

其实,伟大的师尊在《转法轮》中早就多次论述过这个问题,如“还有一些人,她修不高,他自身携带的东西和他自己的忍耐力结合在一起是固定的。所以有一些人在很低层次就开功开悟了,……”“我跟大家讲出这个问题,就是要告诉大家,一旦这样的人出现,你千万不要把他当作什么了不起的觉者。这在修炼上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才是对的。”

除此之外,由于刘辉自称弥勒,又经常讲一些“新奇”的东西,因此常有全国各地的人来找她,很虔诚的听她“讲法”,可奇怪的是,许多人回去后就失踪了。如东北一张姓学员,还有广东、湖北等地人……2002年,刘辉带着身边一些人发起成立“中国支持法轮大法联盟”,并起草了章程。结果被公安调查立案,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亲自过问此“案”。出人意料的是,这些参与此事的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处理,还有几位人被判劳教。而受到公安保护的刘辉却安然无事,仍在家里大设讲坛,行乱法之事。

写出此文,只是想提醒广大真修弟子,修炼是严肃的事情,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以法为师”,排除干扰,奋勇精进,才能真正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