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法弟子自述惨遭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26日】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2002年9月,去绥滨农场散发真象资料,被不明真象的坏人举报,于9月12日被绥滨农场公安分局劫持,次日非法送往宝泉岭看守所关押。27日恶警以提审为名升级迫害,宝泉岭公安分局组织绥滨、江滨、军川、共青、宝泉岭共五个农场组成专案组,开始对我迫害,每个农场出一个人打嘴巴子,一次性就打了大约100来个。

我的眼睛被打青了、脸打变形了,宝泉岭刑警队队长近视眼,扒在我的脸前一边看一边说你的脸怎么这样了。还不够,又开始给我大背铐。恶警还塞上啤酒瓶,塞不下啤酒瓶的地方塞木块,两腿还要大劈胯。这样折磨我30多个小时,送回看守所。

28日恶警又把我提走。东北的秋天又没来暖气,我只穿件单衣,恶警把我劫持到新华农场拘留所,又阴、又冷、又潮湿,而且四处没有窗户的屋子里,只有一套露着棉花套子,又脏的被子,睡在地铺上,里面只放一个尿盆子,冻的我直打哆嗦。外面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听看押我的干警说:已经下了三天雨了。在这里非法关押了12天,这期间宝泉岭恶警又来迫害,手段还是大背铐。中午把我带出去在什么地方的会议室继续迫害。

我被折磨得不断的发出惨叫声,恶警们却不断的发出奸笑声和大骂声。绥滨农场一个姓温的取笑我,江滨姓秦的更疯狂,嘴不停的骂还耍戏我,直到迫害得我不行了,两个恶警把我拖回牢房,又非法给我判了三年劳教。

2002年11月21日由绥滨农场公安局长和姓温的把我送往佳木斯劳教所。经体检有心脏病拒收(过去没修炼前曾有心脏病,修炼后好了,这次严重迫害病又犯了。)当晚又拉回新华拘留所,第二天它们又开始走后门,找佳木斯市610办公室头目刘衍和佳东公安分局宋局长,劳教所才同意收下。途中绥滨农场公安局长恐吓我说:不许你说有病。并对那个姓温的说再不收咱们把她放那,开车就跑。不出所料,到劳教所一检查身体还是不收。结果恶警们乘劳教所工作人员没注意,开门溜出去开车就跑了,也没办手续。

就这样我被劫持在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我,恶警刘亚东、孙力敏继续给我大背铐,手都扣黑了,至今还落个疤痕。就因为我相信法轮功,就被迫害成这样,这就是中共宣称的所谓人权最好的时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