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折不挠向前走

【明慧网2005年6月27日】19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诋毁我们伟大的师父,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坚定的维护法是我们的责任。师父为救我们吃尽了无数的苦,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让我们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义。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不论多大魔难,我也要走出来证实大法。从99年4.25以后,我先后6次到北京上访请愿,说明大法真象。

记得99年10月14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要把法轮功定为X教,我又一次来到北京,为大法鸣冤,为大法讨公道。一天,我和住在一起的辽宁大法弟子一块到最高人民法院去告状,在路上我俩一块交流,互相鼓励,在法上切磋。我问她:“为了宇宙的真理,可以牺牲生命的,你能做到吗?”她说:“我能做到。”她反问我:“你能做到吗?”我坚定的回答:“我能做到。”

来到高检,进了门,要了表填后递进窗口。一个工作人员接过表一看,吓得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怎么到这儿来告状,你俩赶快走吧,别让他们抓着。”我俩不慌不忙的讲起了天津事件和4.25事件是怎么回事。在场的群众有的流下眼泪,表示同情。我们安全的离开了那里……

在那艰难的岁月里,邪恶越疯狂,我越坚决。为了证实大法,我顶着压力在外面炼功。从2000年3月开始至2000年10月份,除到北京证实法外,几乎每天都在公共场所炼功,它们认为的敏感日,我就到楼群里炼,尽量不让它们抓到我。其中有一次,也就是7月18日,我们在外面集体炼功,被不法人员抓到派出所关押16小时后,无条件放回后继续出去炼功。

2000年10月4日早,我正在外面公共场所炼功,有一个功友来找我说:天安门这几天抓了很多的大法弟子。我立刻感觉在这里呆不住了,到北京天安门去炼功请愿,当天同功友一块乘火车到济南转车,买上票在检票的时候被公安发现,几个公安强行把我拖上警车,送到济南火车站派出所。由于我不报姓名、地址,公安问了好长时间也没问出结果,说:“大姨,我们是执行任务,你快说了,我们好去吃饭,累死我了。”我心态稳定,平和的说:“你们快去吃饭,歇歇吧。”又一公安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说:“我就是所长,你把姓名、地址说出来就放你回家,我说了算。”我说:“我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不给政府添麻烦,你们是管坏人的,把我抓到这里干什么,我自己走就行。”另一公安看我没有说的意思,急坏了,就拿起桌上的一本《转法轮》说:“你要是再不说,我就烧书。”我心里一动,决不能让他烧大法书,这时想起了师尊的教导:“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心里默念:“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果然那公安拿着打火机,怎么也打不出火来,把大法书递给了我说:“你在这里看书吧,我不管了。”他们就走了,我接过大法书,很平静的看了起来。

火车站派出所当天非法关了20个大法弟子,因我不报姓名,被单独看管,在晚上他们换班时把我叫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房间,我们在那里一块交流,不觉到了明天,又要到快换班时间了,我心里想,我不能在这里,我得走出去,可是窗户有铁柱子,门口堵着一个双人沙发坐着公安,走廊里还有值班的公安来回走动。心想,请师尊加持我正念走脱,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心里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到换班的时间,公安接了班,开始查人数,说也奇怪,我就在他们身边,就是没看见,一个公安用手指着大法弟子一个一个的点,嘴里还说,19个正好。

我马上悟到是师尊在点化我,准备走。果然机会来了,有两个功友要上厕所,敞开门,把沙发搬开一条缝,叫来两个公安陪着走了,等了一回,我和身边一个功友说:“我想走,你走不走?”她说:“我没有这勇气。”我说:“我走了。”说着就向门口走去,公安看了我一眼没吱声,可一直在盯着我,出了房间,走到走廊中间,正好碰上上厕所的功友和两个公安回来了 ,和我擦身而过,就象没看见一样,出了走廊,进了大厅,没有一人注意我,我就堂堂正正的出了门,就是大街,正好来一辆电车,上了电车,转到汽车站,我坐上了到北京的汽车,又一次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师尊巧妙的安排。我终于站到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压在心底多年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2002年10月14日,我和一功友到农村讲真象,功友一不小心被便衣抓了,我当时产生一念,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能让公安把她带走。就跑过去跟公安讲真象,他不但不听,还叫来警车把我们绑架到寒亭双杨镇派出所。因我们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送到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我这次没能正念走脱,向内找自己,主要原因,没有按照师尊教导的“做好三件事”,这几天,忽视了发正念,忙于做事,心态不稳,掉以轻心;遇事太冲动,正念不强,思想麻痹,让邪恶钻了空子。出来以前,师尊多次点化我俩,就是不悟,还执著的不行。做为大法弟子,就是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就是有漏邪恶也不配考验我。

刚进劳教所第一天,就围上两个劳教人员转化我。我态度坚定,拒不转化,劳教所采用阴毒手段,不妥协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罚站、地下室冻。几个邪悟犹大为了讨好所警达到转化我的目地,我稍一闭眼就连推带拽,两个犹大拖拉着我跑。由所警安排不分昼夜24小时采用车轮战术,轮批强制洗脑,我疲困的厉害,犹大们就用纸壳割我眼皮,用笤帚苗捅我鼻子、戳耳朵。在我神志不清、认不清人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悔过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违背了良心,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我清醒后,十分痛悔,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我要重新站起来证实大法。两天后我又被关起来所谓的做我的“工作”,又遭受迫害达半年之久。

我时刻感觉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点悟着我,我一定跟随师父坚修到底,洗刷污点,修出一个干净的心。我每天背法,利用大量时间发正念清理自身不好的物质,每天只睡4小时左右的睡觉,时刻记住师父的教导:“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放下一切人心,不唱歌、不打报告、不写它们想要的字,每天升旗不宣誓,不做操,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后写严正声明交上,由大队交到所里)。

2004年5月14日也是我快到期满前的两个月,大队强制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忍无可忍,正邪较量,生死考验就在眼前,我不顾一切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场的所警呼啦围上五六个,值班的劳教人员也跑过去踩头发、捂嘴、扭胳膊、卡脖子把我拖到办公室,一个所警用胶带粘住我的嘴,七手八脚拳打脚踢。我心里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也一点不觉痛……。所警把我绑在厕所里,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我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开始了绝食抗议,几天过去了,在昏迷中看到慈悲伟大的师尊来到我身边,鼓励我坚定,我顿时感觉信心十足,决不向邪恶妥协,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让师尊放心。

接下来,我得知在事情发生的过程中,有一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为了制止邪恶迫害我,已经绝食好多天了,我一直到离开劳教所,她还在受迫害。

2004年8月7日,劳教期满,我以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份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在2002年10月我们被非法抓捕以后,当地功友们听到此消息,齐发正念加持我们。我心里又感动,又难过,都是自己不精进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给自己造成了难。今后一定踏踏实实,努力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