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抵制迫害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27日】我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从小患有气管炎和多种疾病,一直体弱多病,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没有做过违法的事,是一个好公民。97年喜得大法后,按师父的教诲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个好人和更好的人。学法炼功后,不到一个月我所有的病神奇的消失了,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我得法后,给亲朋好友介绍法轮功好,不几天就不断的有人来我家学功,我们就共同学法炼功,共同切磋,不断的提高心性,功友也在不断的增加,真是一块非常亲切祥和净土。

99年7.20后,邪恶的江氏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進行栽赃、造谣、诽谤,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严重迫害。在7月21日那天,我们放完师父的讲法后,公社和派出所的人就来干扰,第二天又强迫我们几个功友到派出所看诽谤大法的节目,并叫不要炼功了。当时我的怕心在作怪,说了一句敷衍的话。从修炼起,我就发誓要跟恩师坚修到底,我有一颗坚定的心。回去后,我继续学法炼功。过了几天,我们几个功友被叫到县政法委去开会。政法委书记说:今天把你们请来,你们每个人都要发言,时间紧,什么都不要说了,只说法轮功有哪些害处。我们都愣住了。所有的功友都说: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才去学的。书记却恐吓我们:到现在你们还执迷不悟,再这样下去,有工作的该下岗就下,该处理的就处理。从那以后,我就被三天两天的不分白天黑夜的监控,恶人到家骚扰、砸门等。在环境艰难的情况下,我走师父安排的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

在99年7.20后我们炼功点的功友都回家炼了,我们失掉了联系,我们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交流。不到20天时,师父慈悲安排一位功友给我送来了几份资料,我很高兴有了指引的明灯。就从那时起我和另一功友就到外地去取到资料。

在99年12月的一天晚上,当地所长和一警察,深夜到我家敲门,我老伴把门打开,他们進来就问:还在炼没炼?我没吱声。我正在消业发烧,我老伴应付着,我没搭理,在我老伴(没修炼)的善意劝说下,他们说:我们今天放你一马,以后天王老子都不放过。他们非法抄走了讲法带和一本《转法轮》。我当时学法不深,有点怕心,没有阻挡。幸而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使邪恶没能非法抓走我。这一次后,我加紧学法、看明慧交流,坚定做我该做的事,弥补过失。

在大法受难、伟大的师尊受诽谤的前两年中,压力很大。面对不明真象的民众,我首先给亲人和邻居讲好真象,他们都了解大法好,亲人都比较理解我做大法的工作。从99年7.20到2002年6月,在慈悲师尊的呵护下,和功友配合做证实大法的事都比较顺利。我经常和功友一起挂横幅,贴不干胶,发资料,我们附近的乡村小路和大公路基本走遍,我们把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美好送给善良人。我们一起看师父的经文和明慧交流,在师父指引和同修交流的启发下才走到今天。看到师父讲:“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讲清真象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积极性与大法弟子的作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资料少时,我和其他功友一起做横幅,写不干胶,写真象短语。给亲朋好友面对面讲真象,给他们资料和光盘,他们看后再送回来,我再给另一个人。在2001年的一天,我一个人在家做横幅,忽然公社610敲门,我平静出去开门,他们在厨房坐下,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每次来骚扰,我都本着善念给他们讲真象,所以那天最后他们说:你觉得好,就在家里炼,我们不管你。他们走后,我又开始写。

2001年9月,我和两个功友到十几里外的功友家去开小型法会(6人),晚上8点我们开始学法、切磋,交流了出去做真象的一些经验,到12点结束。我们都带有很多资料,准备在回去的路上散发。我们刚一上公路,看见后面来了警车,那车开到前面停住了。从车上下一人说:你们是做什么的。前面的功友说:那边死人了(因功友邻居家死人了)我们是送礼的。没有下自行车就过去了。我和另一个功友在后面,正好刚走到有一条小路,我没多想就转向小路,骑不多远我们停下来,看着警车转向开去后,我们三人又会一起,就开始在公路的两旁的住房发资料,我们一边走,一边做,快到家时资料发完了。又一次体会了师父的呵护。

2001年11月,我们地区成功开了几十人的法会,在法会上我们先发正念,学法,切磋后,我们共同安排了十几个社区统一行动,同一天晚上做真象。在那次的正邪较量中,震撼了邪恶。我和功友整理好所有资料,晚上8点出去。2001年的冬天是邪恶最猖狂的,警车和便衣在大路小路到处转。我和功友先从北边小路做到南边公路,到桥时有几个人在那里,我们发正念,让他们看不到我们,我们做的是助师正法救众生的事。我们又走向南边公路,在路的电杆上贴不干胶,在树上挂横幅。不多时警车来了,我们就到住房屋后去,等车走后我们又上路去做,做着做着到了十字路口,又看见警车在十字路口的下边机耕路上,我们就走到上边的机耕路去发,做到不能走了,我们又转回到下边的机耕路去做,做了一段路,我们又回到大公路,这时资料不多了,我们发现来时在大公路贴的不干胶被扯掉了,我们又沿路贴上,就这样我们平安的做完了,已是早晨5点,我们又一次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伟大。

2002年6月的一天,我一个人出去贴不干胶,平安到家后的第三天,我们公社的一个干部受江泽民的毒害在610的指使写了一些反对大法的诗词,在茶房当众宣读。由于此人迫害大法,出现神志不清、精神错乱的症状。他把电杆上的不干胶扯到大队去说是我贴的,叫大队报派出所,又通知县上来我家非法搜查、把我非法送县上后,第二天他又去公社说不是我贴的,要把我叫回来。为什么会出现这事?我静心向内找,我悟到我的干事心太强。6月14日早晨,我老伴出去就看到大队上很多警察和610,马上回来对我说:赶快把你的东西捡好。刚收拾好,看见来了一大串人要我打开门,有的到屋后大骂,有的照相,有的到屋里翻箱倒柜,好似日本鬼子進村。那人大骂时,我说我是一个合法公民,你为什么那样凶,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他不骂了,到屋里去非法搜查。那时我身上还有资料和卡片,我什么也没想马上放到柴堆里,刚放好他就出来了,什么也没搜到。出来后,他们要我到公社去谈几句话就回来,我知他们在行骗,我说我不去,我要补秧子。有一个人就大骂说:“是不是要戴手铐才去?”

他们把我非法抓到派出所审问,又叫我骂师父,我不配合。我说:我学功后,师父教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炼后身心受益巨大,我不能不听师父的话。这一下两个人大骂我是顽固分子,把我弄到太阳坝去晒,非法用手铐把我铐在停车场的柱子上抱着,直到中午。第二天就把我送去县洗脑班非法关押,刚一到就受到所长侮骂和非法搜身,所长又对我说,不准把外面的消息带進来,如果以后有什么事就拿你是问。到监舍后,几个功友非常亲切的关心照顾我,也有的功友迫不及待的问我外面的情况怎样?有没有师父的经文,要我背给他们听,当时我头脑里什么也没有,我说外面的功友做的很好,我很后悔没有把师父的经文背下来,背的也很少。过一会儿我想起了一些,把师父的经文《大舞台》《戏一台》《大法好》背给他们听,当时有功友激动流下了眼泪。因他们很长时间没有得师父的经文和交流资料,我又把三个和尚的修炼故事说给他们听,后来我们把经文和故事写好后搓成纸团,从铁钎处甩去另一舍,接着传。有时失误,我们又受到迫害,六月被叫出去晒太阳。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们该干什么还做什么,以后有功友带進资料和经文,我们用各种方式传递。

我们县的恶人非常邪恶的,多次听见610头目白丽容和警察打功友,侮骂功友,用各种刑具迫害功友。有几次在办公室打功友时,我们在门缝里看见后,我们几个屋的全体功友都喊不要打人,发正念,恶人才停止了迫害。被迫害的功友也很坚定,他继续发正念,这时邪恶只好用诽谤的话说功友是疯子,也不管功友了。有一次恶人在办公室迫害功友,全体功友齐发正念、大声念师父的口诀,震撼了邪恶。下午邪恶改变了方式,把办公室的玻璃都换成了茶色玻璃。我们坚定的学法,加强正念,正如师父的《洪吟(二)》中讲的“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智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正大穹》)。我们虽然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交流,但是我们有颗坚定大法的心。我们每天背法,有的背的多,有的背的少,我也背的很少,我们每天上下午共同大声背法,共同提高,邪恶打开电视,我们不看,就是背法,从门缝里看办公室的钟,整点发正念。恶人在广播里诽谤师父和大法时,我们都发正念,叫广播坏,放不出来,有几次广播发出不正的声音,不多时不响了,又一次体现大法的威严。我被非法送去洗脑班的前十几天和刑事犯非法关在一起,我们共同给她们讲真象,关心她们,在我们炼功时,她们给我们放哨,她们中有的把师父的经文《做人》、《世界十恶》(《洪吟》)写在夹衣里面。还有一个吸毒女孩说:我刑满后回去找朋友,我要找炼法轮功的妈妈。看守所犯人都说:原来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像亲人一样关心我们,这体现了大法美好和伟大。在以后的非法关押中,在师尊的教诲、指引下,我和功友一起背法、共同切磋、共同提高,使我的心性提高了很多,法也背了很多,但是这不是我们修炼的场所。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助师正法的,还有很多我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被江鬼迷惑的世人,需要我们去给他们讲清真象,救出更多的众生。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人经常非法提审我,要我转化,我每次都没配合,给他们讲真象时,他们就大骂,威逼、六月晒太阳、罚站、戴手铐提审,多次逼亲人来逼我转化,我全否定。我和功友每天背法、发正念、炼功,坚持到了腊月二十七日上午,我们公社610和我老伴一起来接我回去。我没有转化也没写三书。公社610要我做到一些条件:如每天去大队报到、春节不走亲戚、不和功友接触等,我违心写了妥协的话,正准备上车了,610头目白丽容跑来挡住我要说:你还炼不炼?我没有吱声,白丽容再三的阻挡,当时我求安逸之心出来了,神志不清说了一句不炼。后来我好痛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给大法带来了损失。我回去后写了严正声明。回去的当天功友就给我送来了师父的经文和交流,我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2004年的春节期间,我们附近的几个场镇赶会的人多,我和功友头天晚上就去挂条幅、贴真象,散发资料,第二天一早来往赶会的人都看到了飘在树上或贴在电杆上的真象,给善良的人们带来了美好。和亲戚朋友邻居面对面讲真象,并送资料和光盘。光盘少时就看后又拿回来给另一人,资料少时我又和功友一起写不干胶,写真象短语送人。2003年7月资料断线,不多几天,有一个功友联系上了资料,我们一起做大法的事。通过我们不断的学法和看交流切磋,我们全体功友努力配合讲真象,有很多世人也明白了真象。我讲真象接触到几个人要学功,有两个人开始看书了,也有没走出来的功友也出来了。在我们全体功友的支持和配合下,我们组织了炼功点,也有几个新功友,但是我们还做的不够,也有很多不足,尤其是我自己还有很多执著心,我还要坚定的继续往前走,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同时和功友一起整体配合协调得更好,留下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