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一生 老来得福


【明慧网2005年6月28日】我老姐姐今年78岁,一辈子在农村,大字不识一个。姐夫因为癌症10年前去世了,留下姐姐一个人吃还没有吃完的苦。

姐夫去世后,为姐姐的抚养问题,两个儿子经常擦出火花。最后亲戚、村里长辈议定:在两个儿子家轮流住,一家一年,每家一天的机动都没有,到该“转移”的那一天,哪怕重病在床,抬也得抬到另一家去。

说到这些事,姐姐经常是痛哭失声,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是经济上经常接济她。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百善孝为先,已经被共产党称为“封资修”破坏了,党文化培养出来的许多年轻人,已经全然不知道了。

我多少次想为姐姐讨个公道。但都被亲友劝住了,他们说,没有用,现在年轻人都这样,没有人敢支持你。而且你还从此和外甥结了怨。

想想也是,既然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公道讨不到,又断了姨甥之路,而且还可能对姐姐今后生活更不利。虽是世俗之见,却也不无道理,我只好忍气吞声,睁一个眼,闭一个眼。

姐姐一生操劳,家里田里,忙里忙外,我去她家,从未看到她有一会儿坐下歇一歇,成天风风火火,做不完的活。终于含辛茹苦,把六个孩子拉扯大,打发4个女儿出嫁,2个儿子结婚。

办完6件大事,家已是四壁皆空,说四壁皆空也不确切,因为老两口一壁都没有了,房子一分为二都给了两个儿子了。有一年回去,看到姐姐、姐夫两人屈居在大儿子家的后屋,原来是猪圈,现在改成一个小房间,两个人唉声叹气的住在那里。而那时,姐夫的癌已经扩散,脖子上的淋巴肿得老大,好几个。

姐夫去世后,姐姐的日子可想而知。什么病痛都上来了,高血压,头痛,骨头痛,失眠……,说不清有多少病,只知道这儿痛,那儿痛。为什么?因为不到万不得已,不去看病,她自己为了省钱,也不肯去看,一天天,就这样熬着日子。

三年前,因为抹黑从一个儿子家到另一个儿子家,摔了一跤,跌裂了大腿股骨,又落下了走路一拐一拐的毛病,日子过得更艰难了。

我曾多次跟她讲过我自己炼法轮功后,心脏病、高血压、胃出血等等什么病都好了的事,可她总记着“电视里”的话(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应付着我。

2004年底,我在一次和她通电话中,她又向我诉说她的病痛。我认真的告诉她,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你能按我教你的做,你就会身体好。她说,好,你教我。我就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当时在电话里念了几遍,说会了。

过了两个星期,我打电话过去,她说念了没有变化,我说你怎么念的?她说了一遍。哪是哪啊,她连法轮大法几个字都记不住。我灵机一动,法轮功三个字可是人人都知道。我对姐姐说,你就念“法轮功好”,这你能记住吧?她说,这肯定能记住。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因为这几个月她住在不便通电话的儿子家里,待她“转移”到另一家后,我又电话给她,她第一句话就说:“念那个真灵啊! 我身体好了。”我说你怎么念的?“法轮功好!”

姐姐说,我以前念佛,念得路都走不动了。现在我念“法轮功好”,什么毛病都没有了,走路也轻松了,血压正常了,以前浑身发痒,当时一念就不痒了。我现在有人时心里念,没人时大声念。

姐姐说,她的儿女、村上人也都发现了她的变化,问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看了什么高明医生。姐姐说,一般人我就应付一下,信得过的我就告诉他。知道的人都很吃惊:真的啊!我也念。

姐姐说,谢谢你啊,一分钱不花,病都好了。我告诉她,不要感谢我,是你知道了法轮功好,法轮功的师父救你的。

我用她能听得懂的话跟她说,法轮功是神功,我们师父是下来救世度人的。姐姐说:噢,原来如此,难怪这么灵呢!

我很高兴,不仅是姐姐身体好了,更要紧的是,一字不识的她和大法结了缘,在这十恶毒世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且我相信,她一个人的明白,其实何止是她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