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任淑芬自述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30日】我叫任淑芬,2003年6月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被分到一大队四分队。在马三家教养院,我这个老太太被恶警在身体上和精神上双重折磨,企图逼迫我放弃信仰法轮大法

我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后,每天4点起床到楼下去,别人做我的“转化”工作让我写“三书”,我不写,一直过了近一个月,以王丽范为首的几个人就让我站着,一直站了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之后又让蹲着,家里来人也不让见,腿蹲的都肿了,也穿不上鞋,她们和队长还按着我的脚踩师父的像,每天晚上10点多钟才让睡觉。

9月2日我被分到老年队,到11月又开始“攻坚战”,省里来人做“帮教工作”,我又被他们找去,让写“三书”,不写就不让睡觉。后来让到库房里睡。每天都让站着,严重时等队长查完,就让蹲着,一蹲就四、五个小时,腿麻了倒下去,就让四、五个人按着我,蹲着不让起来。每天只让上两次厕所,(每次只有5 分钟)。

一次恶警把我的腿盘上,让打坐,几个人用绳子把我的腿绑上,不让腿拿下来,看疼不疼。 12月里有一天很冷让我到晾衣场冻着,看我冻着,一直在那站了大半天才让回来。在楼下走廊里坐着,不让穿衣服。周英、黄殿芹、林永坤,她们经常打我。一次周英拿棒子掀起衣服往屁股上打,我就说我要告你,她说队长说了:“不管用什么方法,让她‘转化’就行”每次动武之前,我都看见她们在窗户外说悄悄话。另外谈话时,还记录说大法好就是反动言论,要送大北监狱。

我在的老年队是一分队,队长薛凤。四分队队长姓崔,另外原一分队的林平,现在二大队二分队是“攻坚战”时去的。已经走的张云霞、周慧敏在2003年“攻坚战”时被手铐铐在暖气管上,在学员住的屋里公开叫人打“不转化”学员的脸给别人看。有很多人被送去“小号”,就是坐在铁凳子上,手脚扣上不让动,关15天才放出来,谢秀兰就其中一个,高亚贤被关了5次。最后一次回来,有人看见是两个人用编织袋拖着她进屋的,腿肿了不能走路。原先走路很快。

不转化的学员都蹲过小号,我还听宫学荣说,她是大连教养院解体时转过来的,在那时,因不转化,几个人把她扣在死人床上,就是中间是空的,手脚固定在四方面,有几个犯人拿拖布把往阴道里捅,还拿刷鞋的刷子刷阴部直到流血为止,队长看见也不管。

我们都是手无寸铁的而修炼法轮功的好人,如今被绑架到监狱里进行迫害,摧残。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精神受到了打击。我希望有良知的人们能够共同制止这场无人道的迫害。这都是我亲身所经历,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