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学员参与曼哈顿证实法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6月30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今天汇报的题目是老年学员参与曼哈顿证实法的点滴体会。

从去年八月份开始,美中法轮功学员们陆续到曼哈顿参加讲真象证实法的活动。能长期住下来的大多是老年学员。来自各个州的老年学员就像倒班似的一拨接一拨的轮番的到纽约。时间短的至少有半个月,时间长的累计有几个月不等,有的甚至从八月份到现在一直在纽约。同修们说:我们这些人之中,除少数人外,大部份都是“聋子,哑子,跛子和瞎子”。为什么呀?因为听不懂英语,不会说,也不会读,再加上不会开车,你看这不是又聋又哑,又瞎又跛吗?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这不会英语怎么讲真象呀?!这还真犯难啦!现在情况就不同了。不会英语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去发真象材料,我们可以去中领馆前发正念,我们还可以做反酷刑展,所以老年学员一来到曼哈顿,就真的感觉上了主战场,有用武之地了。一个个都神起来了。

下面我分四小点向师父,向同修们汇报:

第一:“你们为什么要做反酷刑展?”

关于这个问题,很多做反酷刑展的学员都碰到有人问。下面请听听密西根州一位老年学员是怎么回答的。这位老年学员第一次去乔治亚州的SARENRA市做反酷刑展,当他在演示吊刑的时候,双手叉开伸直吊得很高,双腿直立并着,显得很难受。这时有一位中年美国男子过来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表演酷刑?”这位学员回答道:“我的老太婆在中国国内就是受这种酷刑的,而且警察还用高压电棍电她,电得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那才是真难受呢!”这位美国男子惊讶道:“是真的吗?她人来到美国了吗?”“是的,她来到美国了。”消息一下子传开了。围观的人们都在议论着:“这个人的太太是法轮功,在中国就是受这种酷刑的,不可思议。”这时很多人来接资料,很多人来拍照,反响很大。

去年八月开始,他们夫妻俩便长时间在曼哈顿发真象资料,做反酷刑展。这位老年学员说:“我一想起国内受酷刑的大法弟子,心里就难过。”他说他老太婆能从魔难中走过来,的确了不起。他说他总也忘不了去接她,从监牢里出来的那一天。他买了一束鲜花去监狱接她回家。等了又等,等到他的爱人从牢里出来时,他傻了,惊呆了,万万没想到她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他上前一把抱住她说:“共产党怎么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呀?”他的太太回答说:“我们進去后,他们二天不给水喝,不给饭吃,还给我上了二次电刑,电的我不省人事,我现在浑身都是疼的。”一对老夫妻就在监狱门口抱头痛哭着。因为亲身的经历,体会很深。他们觉得做酷刑演示很直观,能把中共残忍的迫害法轮功的手段直接展示给人看,能引起社会震惊,让更多的人明白真象,认清共产党邪教本质,能引起世人对这次迫害的愤慨。能让更多的善良的人们声援大法弟子,尽早结束这场邪恶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第二:“大觉不畏苦”

在纽约长时间的讲真象,参与证实法活动对于老年学员来讲,没有救人的决心,没有金刚不破的意志那是很难撑下去的。每天早晨五点不到就起床发正念,打坐一个小时,早饭之后马上出发,白天发资料,做反酷刑展,等下午五点钟发完正念,有的同修还要发一会儿资料,等晚上下班高峰过后,才往回赶。回到住处后,做饭吃饭,洗漱,然后集体学法,学完法后,发正念,常常在十一点多才睡下。算算时间,每天从早到晚十八个多小时连续作战,中间没有片刻休息,如果不是修炼人,谁能撑得下来。

而且早上出发时,还要背上午饭,水,资料,冬天还要带上一二件挡寒的厚衣服,要走一刻钟到半个小时到达地铁站,然后再上上下下走过地铁站里面加起来一百多层台阶。芝加哥有二位七十多岁的阿姨,走路本来就困难,一个脚上长鸡眼,一个腿肿,每天就是这样来来回回的光爬台阶就够她们受的了。她们还每天争着演示酷刑。其中一位的母亲在国内去世时,她也不言语一声。年前她发高烧,脚也肿了,还搬资料,而且每天照常去曼哈顿演示酷刑,下雪天演示酷刑时,雪花打在脸上生疼。

温莎有位阿姨脚上长鸡眼,行走疼痛,那天从吊刑上下来,腿冻僵了,不能走路,她不哼一声,默默的忍受着。纽约元月、二月份的天气特别寒冷,演示酷刑下来,脸上化的妆都结了冰了,拉不下来。下妆时撕得脸皮很疼。等下妆后,再从背包里去取个冻得邦邦硬的馒头做午餐。因为大部份老年学员中午带的就是二个馒头,一瓶从自来水管接来的凉水。这时只见带有保温瓶的学员赶紧走过来:“快,我这里有热开水,快喝上两口。”大家就是这样互相支撑着,鼓舞着。为了挽救世人,再苦也不觉得苦。师父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洪吟(二)》)。

第三:正念正行,提高心性

曼哈顿是邪恶集中地之一,来到这地方后,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必须时刻保持正念,稍一松懈,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只要正念强,什么时候都挡不住。

密西根有一位阿姨修炼前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修炼后,病症全无。到曼哈顿后,邪魔干扰她,她照样要去做反酷刑展。有一天,天气特别冷,老天又突然下起大雨,雨水在地面哗哗的流淌着,她坐在笼子里演示酷刑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因下大雨不方便替换。等雨停了,大家把她从笼子里拉出来,关切的问她“人感觉如何?裤子是不是全湿了?”她说:“我人还好,衣服和裤子都是干的。”正念真是能改变一切。

一天早上,有一位阿姨突然腹泻,一会儿就要上一次厕所,连拉四次,同修问她:“行吗?今天别去了吧?”她毫不犹豫的说:去,一定要去,我不能离开大家。结果到了反酷刑展那儿,竟然没事了。

有一位阿姨说,一月份天气很寒冷,她在联合广场做反酷刑展时,她想到国内的大法弟子被警察逼着赤着脚在雪地里走的时候,她就一心想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通过酷刑演示反映出来,那时候,她一点都感觉不到冷,等下了反酷刑展,思想一放松,全身冷的发抖,回到家还发高烧。她说,思想一放松,邪魔就干扰,这真是太明显了。

老年学员搭地铁有困难,地图看不懂,如果没有人带路,就容易迷路。有一位阿姨,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她说:“我一定要会看地图,不能等不能靠,万一丢了自己要找回来。”为了这,地图都看坏了二、三张。后来她从纽约回到自己的家,还拿着地图跟她女儿比划说:“你看这地铁有上线,下线,一共三层呢,弄不好就走迷了。你知道吗?去的时候叫‘当糖’(DOWNDOWN),回来的时候叫“‘幼皮’(UP),每一站我记住第一个字母就行了。现在我自己能去曼哈顿,自己能搭地铁回到公寓。同修们都为我高兴。”女儿问她:“这么复杂又是全英文的地图,你怎么学会看的呢?”她说:“这有什么呢?只要用上心,没有学不会的东西,什么都难不倒大法弟子。”

另外密西根有一位七十多岁的阿姨,平时有些英语基础,她看见年轻弟子用英语跟外国人洪法,效果很好,她说,她也要用英语讲真象,救的人就更多了。因此她便抓住一切机会,如有人走到展板前,她就跟上去及时用英语跟他们讲真象。尽管不很流利,但外国人很愿听她讲并鼓励她:“我们能听懂,你的英语很好。”有的人还伸出大拇指表示:了不起。

在曼哈顿证实法期间,有的老年同修对发资料很重视,认为多发一份资料就能多救一个人,因此早出晚归。白天出去啃馒头,晚上回来还是啃二个馒头,然后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这是因每个人修炼层次不同所表现出的不同状态。有的阿姨认为这样会难以持久,便主动挑起生活的担子,协调好南方人和北方人不同的口味,每天下午提早一点回到住处把大家的饭菜做好,而且让大家先吃,自己吃剩的。在她们的带动下,有的阿姨也主动承担计划买菜,做饭,有的同修专门负责清洁卫生,整理房间。特别是计划买菜的阿姨,很为大家着想,平时留心哪些东西是特价的,就多买一点放着。因此每人每个星期只花十元钱的伙食也吃得不错,还包括中午带出去的午餐。大家一点也不觉得苦。在另一个公寓里,同修们都抢着做各种琐事,显得和睦亲切。有的阿姨轮到自己做饭时,看到平时大家太辛苦了,便主动拿出自己微薄的退休工资为大家加餐。正是有这些同修默默的奉献和牺牲精神,才保证了大家每天固定的学法交流和炼功的时间,才保证了大家有充沛的精力做证实法的大事。

平时大家在各自的家里都知道自己修得怎么样,一来到纽约跟大家一接触,就深有体会,有的同修说:“不来不知道,一比就知道自己修的太差了。”有的阿姨刚到纽约时心里惦着这个,记挂着那个,或者叨个不完自己在家时与孩子发生的矛盾,心里的疙瘩解不开,执著心放不下,来到纽约后一看其他的同修修的那样轻松,就着急了。

圣路易斯有位七十岁的阿姨,一有空就学法,每天早出晚归,走起路来比谁都利索。脸色白白的,光光的,整天乐呵呵的,快活得象个小燕子,她说:“现在证实大法时间那么紧,还有时间想那些事?那些孩子是在帮你提高心性,都是给你修的,你还不悟。”她还说:“每个执著心就象一座山压得你透不过气。你要是抛开了,你就会感到轻松了。”交流时大家都找自己的不足。有的说,平时我不太注意小节,请大家体谅。有的说:“我执著心太多,情太重。”有的深有体会的说:“修炼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我。如果事事都能为别人着想,放下自我,那就修成了。”大家都感慨的说,纽约这一趟没白来,这真是一个提高心性的大熔炉。”

第四:世人在觉醒

到曼哈顿发资料时间长了,就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下层人士接传单的多,带孩子的妇女接的多,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主流社会人士还没有接真象资料。在地铁里面接资料的人多(这里多半是下层人士),在街面上接资料的人少。那些主流社会的人士你一眼就可以辨别出来,男的一个个西装革履;女的一个个整齐的套服,走路来匆匆忙忙,眼光正视前方,有目空一切的感觉。你走到他或她跟前,打招呼也好,不打招呼也罢,他看都不看你一眼,嘴巴也不动一下,更谈不上接资料了。有的同修在街面上有时一连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内,路人都不接一份资料。好不容易有一个接资料的,为他高兴,他却看了一眼扔到垃圾桶里了。这时心里很不平衡,我们为了发一份资料,救一个人手伸出去不知多少次,费了多大精力,他却轻易的丢掉了。

更为遗憾的是,很多外国人即使不接资料,他们会跟你说“已经有了”或很礼貌的拒绝,但很多中国人受中共谎言毒害太深,不仅不理不睬,还鄙视你而且恶言以对。

同修们交谈时说这种状况不行。第一,发资料前我们要发正念,而且正念要足:“我就是来救你的。”另外要有耐心和善心,不管他们接还是不接资料,都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因此不会英语的阿姨们也学起英语,在街上对着那些主流人士说:“FALUN DAFA IS GOOD.(法轮大法好)”会一些英语的同修指着酷刑真象展板或演示酷刑的学员对他们说:“请看看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

有一次,有一个老头看见老年学员演示酷刑就过来骂负责联络的年轻的女同修:“你们虐待老人,要老人做酷刑受罪。”骂了半个小时。这时老年同修一起发正念,年轻的同修就上前耐心的作解释:“她们这些老人过去有严重的疾病,炼法轮功炼好了,她们都是自愿去做的,为了让人们了解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你看那个扮演警察的叔叔,他的老伴在国内就是受这种酷刑的。叔叔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叔叔,骂人会失德的,对你不好。”足足解释了半个小时。后来这个老头很感动的说:“我这样骂你们,你还左一个叔叔,右一个叔叔的叫我,看来你们法轮功还真的了不起。”临走时,这个老头还留下他女儿的电话,要我们这位年轻的同修给他女儿打电话,要他女儿尽孝道,照顾他。

后来出了一批新的传单,内容是:“你们公司的中国人受中共的毒害很深,他们在向你们散毒。”散发一段时间后,情况有所改变。我们发现一些社会主流人士也驻足我们的揭露酷刑展板前观看、签名并问有关情况。有人建议我们找中国领事谈,有人说,他要写信给政府,很动情。有人主动过来拍拍我们同修的肩膀说:“我佩服法轮功,真善忍好。有人对我们竖起大拇指,有些过路的司机从我们展板过时,用手指伸出V的字样,表示“法轮功一定能成功。”我们看到后,真为这些善良的人们而高兴。

有一次有二个阿姨做反酷刑展时,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很讲究很漂亮的美国妇女就坐在反酷刑展旁边足有半个小时,等一位阿姨从笼子里出来要与另一位阿姨交换酷刑演示位置时,这位妇女非常激动的一把拉住这二位阿姨,紧紧的握着她们的手,三个人脸挨着脸,紧紧的贴着,三个人的眼泪刷刷的流在一起,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有一次,天上下着毛毛雨,已是下午四、五点钟。我坐在笼子里,盘着双腿,手结着印。有一位四十多岁穿着整肃套服的妇女来到我坐的笼子边,低着头轻轻的对我说:“放松一点,时间长了,你会受不了的。中国迫害法轮功的事,我已经在众议院提出来了,布什总统也知道了。”我好生感动,我一面感谢她,一面高兴的流着泪。我为世人的觉醒而高兴,我为我们大法弟子几年来作出的不懈的努力,艰苦的付出没有白费而高兴。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

最后我想引用师父去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纽约国际法会中的一段法,与大家共勉。

师父说:“大家真的辛苦了。天气已经转冷。夏天大家在领馆、在街上及各个环境中讲真象、证实大法时,天气虽热但还算过得去。一到了天比较凉的时候,自然环境就会给大家造成一定的困难。在这方面大家并没有因为自然环境的不好就不做什么了,相反的,大家还在努力,没有松懈。真的了不起,未来的生命、未来的世人都得感谢你们,因为未来能留下的人是因为你们他们才留下的。(鼓掌)世人现在在迷中,是大法弟子在被所谓的考验之中,众生都处在迷的状态下。将来人们都会知道大法弟子是谁,都会知道大法弟子的了不起,而且留下的人都会感激大法弟子。”(《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5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