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心想事就成 坏人迎面看不见


【明慧网2005年6月4日】2001年4月以来,师父把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使用正念(即神通)的法理逐渐明示给我们。今年2月,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目前,正法進程已推進到最后阶段,为了救度众生,面对邪恶黑手、邪灵烂鬼的迫害,大法弟子行神通就是必须的。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也有不少行神事的例子。现就我所知,举几例如下:

一、火烧邪书不觉热

2001年夏天,中共恶党出版了大量邪书,诽谤大法,诬蔑师父,并把这些邪书发放到学校,要求发到学生手中,学后还要表态、签名等等。邪书到了大法弟子A手中,A不但没发给学生,还和丈夫(也是大法弟子)一起,走遍市上的书店,准备用自己的钱买下所有邪书,不许它再去毒害世人。A把邪书集中起来,在不足6平米的小房间的一个铁桶里焚烧销毁它。当时正值7月酷暑,房间又闷又热,可是在烧邪书的过程中,A始终丝毫不觉得热,反而一直感觉很凉爽。A知道,这是在清理邪灵,师父在鼓励自己呢。

二、讲真象救度众生,坏人看不见

例一:同修B,曾几次一边发正念一边進入岗哨森严的军区散发真象传单,出入大门无人过问,進了大门就像進入无人之境。事后B问一个在大门口值班的人为什么不理睬自己,值班人回答:“你什么时候来过?你没来过呀!”

例二:同修C,大白天在许多警察与路人的眼皮底下,一边发正念,一边把大街上繁华地段张贴的诽谤大法的图片一一撕下来,装進麻袋。因为图片多,撕了半个多小时,压实装了满满一麻袋。整个过程有行人驻足观看,而过往巡行的警察却无一人看见。

例三:同修D,家人都在公安系统工作,都监督她,不许她出去做大法的工作。她出去做大法工作时,就发正念:“好人能看见我,坏人都看不见我。”一天,大街上迎面走来了她的在公安系统工作的儿子。儿子没有任何表情,对她视而不见。回家后她问儿子:“在街上碰见妈,咋都不理睬呢?”她儿子说:“我没看见你呀?我在哪碰见你啦?”

三、正念闯出魔窟

例一:在最近的“大搜捕”中,大法弟子E被非法抄家,又被非法抓捕。被抓的第三天,E想着一定要出去讲真象,救度众生,于是就向看管她的人说:“我走了!”看管的人扑上去抱着她的腰说:“你不能走!”E一扭腰,抱着她的看管人员就倒在地上不说话,连脚上的鞋也莫名其妙的断裂了。等到看管人员换了鞋,叫上另外两个看管人员出来追她时,E已无影无踪了。据目击者说,E在被抓捕时,毫无畏惧,边走边大声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和大法弟子完全是为了救度众生,善恶有报。

例二:大法弟子F,一直很精進,在任何磨难中都心不动。被抓捕非法判刑后,仍然正念坚定。在狱中他想:“我的历史使命是救度众生,还有许多同学朋友等着我去讲真象,还有许多生命等着我去救度呢,我怎么能呆在这里呢?我一定要出去。”他就这样一想,机会就来了。现在F已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充分发挥他的特长在救度着众生。

四、心想事成

近来,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心想事成的例子越来越多。许多大法弟子的电话都是被监控的,联系很不方便。可是邪恶想不到,正法中,大法弟子竟可以不通过电话進行联系,心想着需要谁来配合谁就来,心想着让谁离去谁就会离开。大法弟子正念除恶、改变环境的例子日益增多。

例一:今年四、五月份,610和公安一直注视着大法弟子G,邪恶明搜查,暗跟踪,全面监控,采取了一系列邪恶措施。G正念坚定,加之其他弟子正念配合,使邪恶每一次行动的结果,都违背邪恶的初衷。

例二:大法弟子H,今年农历新年期间带着一大包大法资料去外地。在火车站,警察翻查她装有大法资料的大包时,她只平静的发正念不许警察继续往下翻看。结果警察的手立即停了下来,问了几句话,就安全的通过了。

我们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加持我们,鼓励我们。今后我们要静心学习师父《正念制止行恶》的经文,在反迫害中自觉的、经常性的“用正念反制行恶者”。目前,这方面的事例还不够普遍,主要原因是,大法弟子在这方面缺乏正信,缺乏使用正念的主动性。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持使用正念,时时事事都能正念对待,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就一定会更加充分的展现出来,施恶者被大法弟子正念所反制的神迹一定会大量涌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一定会完成得更加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