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理发师自述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我是一位理发师。得法前,有严重的腰椎盘突出,又因车祸导致脑震荡,经常头疼、失眠。住医院也不见好转,疾病使我脾气急躁,精神失控,经常和丈夫生气。97年得法后,我心康体健,道德回升,街坊邻居都说我像变了个人似的。

99年7.20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镇压,为了讨回公道,维护大法,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抓着头发,拳打脚踢,拉上警车,送到了前门派出所。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送进了看守所拘留。在那里,我被非法搜身,因炼功被打骂。有的同修被打得浑身青紫,被戴上脚镣手铐,还不给饭吃。但我们仍然坚持炼功、背经文、背《洪吟》

我被超期关了两个多月,当地派出所不仅封了我的理发店,砸了我的招牌,而且抢走我所有的理发工具。邪恶甚至在经济上欺骗、迫害我家人。在关押期间,我大哥为见我一面被派出所敲诈了1000多元;公安局的曹××一伙,欺骗我母亲,说交1万元钱就不判刑,强行骗走了10000元钱;到我被释放的时候,又勒索我家人6000元,还要强迫交1200元伙食费。就这样,我家人无辜被敲诈了18000多元。

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简直罄竹难书,我的经历也只是沧海一粟。但我相信它们的所作所为,必将受到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