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整体抵制哈女监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复杂的环境中要能坚持正念、正信、正悟、正行;在邪恶迫害中能坚信、坚定、坚强走正走直。这几年中,我们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大法弟子一直在证实法中,在全盘否定旧势力中,在揭露迫害中,在反迫害中救度着众生,由全盘否定到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就是一个信字,我们无比的深信师父,深信大法。我们心中有法做指导,由不会修到会修;由带着人心去证实法达不到目地到用正念正行达到证实法的目地。

我是2001年被非法关押在位于哈尔滨市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这几年当中那里非法关押了600来名大法弟子,几乎在总数1700多人的三分一左右,被关在八个监区中。最年长的七十岁,最小的20岁,高中生。那里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对大法学员判刑最重的是以杀人的名义被判死缓加无期。最少的判2年,文化程度有大学讲师,各行各业一直到未毕业的大学生和中学生。迫害之广、范围之大是旷古未有。

如果你不做证实法的事,那你的各种行为表现就是邪恶叫你干啥你就干啥,是一个典型犯人的样子。如果你不全盘否定,就否定其中一小项如不点名、不报数、不戴标签,不报蹲,不背58条,不穿囚衣,不叠被摞,不干劳役,不出工,对你的迫害就得叫你生不如死。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生命得不到保障,尊严被凌辱,人权被践踏:监狱邪恶人员强迫大法弟子穿囚衣,背监规,出進门大声喊报告,每天强迫戴犯人标签,每天在走廊点名报蹲,每天十七、八个小时的超负荷强迫劳役,吃得猪狗不如的脏食,犯人淫秽刺耳的脏话,那抬眼可见的变态的同性恋行为,那走一步跟一步的24小时的监控并随时写监控笔录,五人联保小组制度:一个大法弟子要被四个犯人监控,不许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说话,否则扣掉八个犯人当月或三个月的分,影响犯人减刑,而犯人们视分如命。大法弟子被犯人虐待、打骂是家常便饭。

2002年监狱派一批狱警,去外地学如何给大法学员强制洗脑,回来后起动全监狱所有力量对大法学员强行洗脑,一时间女监上空布满了邪恶的因素,它们把杀人害人自焚诬蔑陷害法轮功的一百五十多张字画挂在集训队,强迫每人必须看,并有解说员解说,放录像、发书、狱警犯人轮番说教,逼每个人都写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在集训队,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为了拽掉那些布满邪恶因素的字画,其中一个叫张淑芹的大法弟子被戴上手铐、脚镣两个多月,每天从早上5点站到晚上10点多,把她由一头黑发折磨得变成花白头发,好象一下老了十几岁,后来张淑芹被分到八监区,门牙被打折,指甲被打脱落,绑在大板子上半夜两个犯人张明美、李桂红抬起来摔她,她说好象五脏六腑都要摔裂了一样,床头上吊几十天,半年胳膊不好使。这样迫害只是九牛一毛。

当我们看到《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后,我们再也不配合邪恶了,不出工,犯人们把我们的肉撕烂,衣服拖破,我们不动心;我们不喊报告;不让家人接见,我们不动心;给我们上大吊晕死过去,我们还是一次次的不穿囚服,恶警把我们衣服扒了,几个月只让穿一个短裤戴着刑具关小号;面临打9天迷魂药,我们不害怕;我们集体脱掉囚服;不干劳役、不出工、不点名、不报数、不报告、不码小板凳,集体炼功,发正念,遭到惨不忍睹的迫害。

为什么不穿囚服炼功、立掌发正念会遭这么大迫害?原因是正念强的人单独几个做没有问题,可当大家心性还没有到位,正念还不够足时,号召大家一齐做,有的同修带着急心、争斗心、恨心、怨心、怕落下的心、想弥补的心,这其实都是为了证实自己,不是为了证实大法,是私心,而不是那种纯正的证实法的心,救度众生的心。认识提高了,我们都在自己心性位置上做,互相配合,整体抵制哈女监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