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我原本有多种病:乳腺炎、眩晕症、偏头痛、妇科病等,日子过得真是艰难。1996年,丈夫单位的一个大爷告诉我,他有一本书,看了之后就不得病了。丈夫买来了这本宝书《转法轮》,回家一气看完后对我说:我就在找这部法,太好了。看完书后师父就开始给他净化身体,再后来一天早上他自己到外面找炼功点开始炼功了。

在这期间他给我讲了人为什么当人,人与人之间遇到矛盾该如何解决,等等。我由于没看书,不理解,还和他進行争辩。他也不和我辩解,让我自己看书。由于悟性差,没有从头到尾看,但是也知道这功法好,真后悔怎么才知道这个大法。于是跟丈夫到炼功点上炼功。就这样为了祛病健身,我走到大法中来了。陆陆续续的公公、婆婆、两个大姑姐、我的两个儿子、我的母亲也都走到大法中来了。

不久,由于学员的增加,在我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那时的我们沐浴在大法中,每天集体学法、炼功。而后又经历过思想业的干扰,虽然路走得跌跌撞撞,幸运的是我却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大法。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同修的帮助,真不知道今天的我会是个什么样子。

在97年我思想业很猖獗的时候,家里的学法小组撤了,我暂时不愿到学法小组学习了。一天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对小儿子(5岁)说:妈妈不能修了。儿子对我说:妈妈,你怎么能不修呢?怎么能不修呢?同修鼓励我,丈夫每天陪着我出去溜达,帮助我分析哪个思想是我,哪个思想不是我;公公对我说: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能说大法不好,是你自己的原因造成的,我说我知道。98年,学了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终于战胜了思想业力。

99年7.20大气候反过来了,大法弟子从此走上了证实大法、助师世间行的修炼之路。由于受恶党的邪恶宣传,家里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大姑姐不修了;公公和婆婆也开始阻止我出去讲真象;丈夫也时常提醒我要注意点,在怕心的作用下自己很少和同修联系。就是这样,师父也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当时我的一个同事,将《燕玲梦幻屋》推荐给了我,从此利用工作的便利条件可以上《明慧网》下载师父的讲法和其他的真象资料了。一开始做的时候由于自己观念的影响,都是背着丈夫让儿子帮助我折叠大法的真象资料,让儿子帮助写信封邮寄大法的真象资料,后来通过明慧上同修的文章意识到应该突破自己的观念,因为师父说过:“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精進要旨》“环境”)我就开始在丈夫的面前做,有时也让他帮助邮寄信件讲真象。现在已经建立了家庭的小型资料点,打印资料时大人孩子齐动手,有时丈夫也将朋友、同事领到家里来,我们共同讲真象。

2003年“十一”,弟弟开车回到了阔别二十年的乡下(当年父亲被打成右派时带着母亲、我和刚满月零三天的弟弟下放的村子),用数码像机拍了很多农村秋收的照片,我一边赞美着一边说:什么时候能借个车?我也想到农村去看看。没想到10月6号弟弟就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姐,车已经借好了,明天就拉着全家人到农村去。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这次机会,因为我想到农村去讲真象,告诉他(她)们法轮大法好。

正是秋收的季节,村民们都很忙,我小学的一个同学领着我挨家挨户走,因为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好象村民们都在家里等着听真象似的,所以讲得很顺利,我的同学也在帮着我讲,这是她第一次从正面听到大法的真象,所以很高兴。我告诉她:你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只是你现在还看不到,将来一定会得到福报的。因为做的很顺利,不自觉的显示心、欢喜心也出来了,转一圈回来吃饭的时候,在父亲的那个饭桌上,我刚寒暄了几句就说:叔叔大爷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到福报的。没成想,父亲暴跳如雷,将筷子扔到我的头上,痛骂了我一通,又说了许多对大法不敬的话。当时我自己的争斗心也起来了,心里很不平静的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妈妈和弟弟赶快跑过来将我拉到了另 一个屋子里。吃过饭后我就和婶子大娘们唠着磕,这时我同学的弟弟过来小声的问我:还有资料吗,他们(指爸爸那桌的人)想看,我赶紧将包中剩下的几份资料全部给了他。

今年春天初中的一个同学到我家来和我商量想找老同学聚一聚,让我去联系。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想要找的同学。其中有两个同学想要学法。那时刚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由于心急,跟老同学讲真象的效果不是很好。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所以呢,你讲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为此时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讲真象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为大法弟子是急于求成。”后来我就到其中的一个同学家去讲真象,这次我的同学不但接受了大法,而且也同意发表退团声明。前几天打电话问她书(《转法轮》)看了没有,她在电话那头说慢慢领会吧。

接受上次的教训,在前几天夜大同学聚会前我先发正念,同时也让丈夫帮助我发正念,铲除同学背后的一切黑手和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我不急于和她们讲真象。阔别15年了,同学们叙叙旧,大家都非常开心,有的同学到过很多地方去旅游,有的人说看到别人到庙里拜佛,她也跟着买香拜,借着同学的话题,我就势给她们讲什么样的佛像能拜,什么样的佛像不能拜,她们都非常感兴趣,一个同学说,你总能把话题转到你那儿去。是啊,大法弟子在起主导作用嘛。分别的时候,我给了每个人一个护身符、真象资料,她们都很愿意接受。

周围的人中也有悟性特别好的。一次在车上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阿姨,我开门见山和她讲三退的事,她非常感兴趣。我就问她:阿姨,帮你上网发个声明,把你的兽记抹去好吗?阿姨忙说:好!好!好!接着她给我讲了一件事:一次她家里的水管坏了,她丈夫到锅炉房想找人帮助修理一下,结果没人理他。在锅炉房工作的一位大法弟子知道了这件事,就让她丈夫把家庭住址留下,他利用午休时间去帮助修理。这件事对阿姨的触动很大。从此她家的信箱里不管放什么大法资料她都认真看。所以才有今天这么爽快的结果。

我单位一个同事,家里的好多亲人都学大法,她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一直没有走進大法中来,有时也帮助打印师父的新经文给家里人看。一次,坐出租车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她问了这个大法弟子好多问题,同修一一给她作了解答,她心里的结全解开了,回家后就迫不及待要学法了,同时动员她的家人发表“三退”声明,现在她的母亲又从新开始修炼了。

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给弟子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当从《明慧网》上看到有好多地方都恢复了集体学法后,我也想在自己的家中恢复集体学法。开始丈夫非常反对,认为自己学不一样吗?我就和他一起学习师父的经文,师父说:“集体学法是我给你们开创的一种环境、留下的这种形式,我想还是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从实践中走过来的,这样修对学员提高最快。”(《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因为集体学法这个环境对大家帮助提高是不可缺少的,是必不可少的。当时我为什么叫大家这样做呢,因为这个法的修炼形式也决定了必须得这样做。”(《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通过学法丈夫的认识也提高上来,我们一家四口成立了家庭学法小组。

后来婆婆被病魔夺去了生命,为了照顾公公,我们全家搬到公公家住,有时也和公公一起学法。一开始公公碍于面子和我们一起学。他从4.25之后对大法弟子讲真象等不理解,只“相信”4.25之前的讲法,所以后来干脆连新经文也不敢看了,还说我反动。有时我也灰心,但这不是正念,师父都不希望落下一个弟子,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帮助学过大法的公公。

记得《葫芦娃》故事里讲七娃中了魔法,认魔做父母,不识好坏人,帮助魔打他的老爷爷和六个哥哥,不论多难,老爷爷和六个葫芦娃也没有放弃七娃,最终帮助七娃找回正念,认清正邪。虽然公公到现在还是反对我和丈夫出去讲真象(主要是怕我们被抓),不看师父的新讲法,我俩还是在他不太反对的情况下将师父的新讲法读给他听,帮助他找回正念,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我想,不久的将来,公公也能象故事中的七娃一样找回正念。

由于公公家住房太小,我们打算买个大一点的房子,一开始买房的动机很不纯,完全是站在自私的角度,因夏天天气太热,我的身上都起了热痱子,后来发现了自己的私心,站在公公的角度着想,事情完全不一样了,不但房子买的可心,而且可以马上搬進去住,地址就在母亲家的对面。当时因母亲的思想业很重,在一位同修的建议下,我和爱人每天晚上都到她家和她一起发正念、学法,虽然也有很多干扰,但在师父的呵护下,妈妈家的学法小组一直坚持到今天。

有时也间接通过订阅动态网讲真象。将报纸上刊登广告的电子邮箱收集起来,给每个邮箱订阅动态网,这样有缘人就可以自己通过电子邮箱看真象了。一次我将《明慧网》上的劝善信打印给弟媳看,她说:大姐,我已经看过了,我电子邮箱里就有,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发的。

一天看到一位老年同修由不识字到能写修炼体会,对我触动很大。大法弟子是在证实大法,不是在证实自己。我消除了顾虑,把自己的修炼点滴也写出来。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