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秀梅遭受的异常残酷迫害看邪党本质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张秀梅修炼前身患10多种疾病久治无效,然而修炼后不久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亲身体验到大法与大法师父的超常与神圣。在邪恶疯狂镇压法轮功时她完全不能理解,不能接受。为此单身到北京上访三次,希望哪怕能有机会向当权者讲一句心里话也算达成心愿。抱着这个最低的善良愿望和要求的她,得到的却是酷刑折磨。从张秀梅的经历中,我们看到中共邪党在罪恶深渊中已经走到了尽头。中共不亡,天理不容。

张秀梅、女、58岁、张家口涿鹿县城关镇大法弟子。

得法前,她患关节炎,很严重,后因摔了一次,腿疼得更加厉害,蹲下起不来;鼻窦炎已经折磨她十七、八年之久;胃炎害得她整天胃疼得吃不下东西;还有肠炎、妇女病、绦虫病、皮肤病,等等。经常从小腿到腹部瘙痒难忍,被挠得鲜血淋淋。其它如胆囊炎、胆管疼痛、两臂麻木疼痛、筋骨疼等等,可以说浑身无一好处,全是病痛。

1997年之初,张秀梅看到本县同一道街的一位炼功人,让她产生了好奇。这位是以前的患难病友。过去她的身体很差,心脏病、心肌炎、风湿性关节炎、肠胃病等都很严重,前两年就已经办了病退。这天却看到她从自己身边走过,当时天气还不是很热,可是她却穿着一件小裙,面色红润、气色很好,可过去她分明是连快步走都不能的人。身体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张秀梅就上前问她:“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于是她就告诉张秀梅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并主动借给张秀梅一本《转法轮》,让她回去好好看看。

得法想来也很不易。起初张秀梅每拿起书来就发困,没看几行就发迷,她断断续续的看了一遍,不很明白,只知是让人修心重德做好人。她当时就想,我现在腿还不能站,等治好这个腿我就炼。于是她就去找医生去看腿,可是她连续去了医院三次,竟然三次都赶上医生都没在。她回来后就下定决心,“算了,我不去看病了,我炼法轮功吧!”就此一念,第二天她居然站起来了,能够炼功了。炼功仅仅三天,师父就给她清理、净化身体。当时她又拉又吐,鼻子里还流出一大块血疙瘩。几天后,她痛苦多年的陈年老病――腿痛好了,缠绕半生的各种疑难杂症一个个都不翼而飞了,全都好了。她打内心深处感激大法,感激师父,并从内心体悟到:人只有修炼,只有走上返本归真这条路才是人唯—的希望和唯一的出路。从此之后她再拿起书来看,就感觉不一样了,感觉到这真是一本带人向高层次修炼的天书。

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张秀梅心里不知有多难受,一下子就觉得天昏地暗。这么好的法就这样被践踏!心里也不知多少次呼唤师父。电视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让人感到这个共产邪党真是既可卑又可怜:那么大的一个国家,那么大的一个党,对一群修真善忍的民众就怕成这模样?就得使出这么多恶招儿来镇压?你到底怕的是什么呢?她内心犹如刀绞一般。做为弟子她再也坐不住了,2000年的3月4日,她与同修一共20多人一起走出去到原来的炼功点去炼功,以此来证实大法。结果她们一起被县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这一次仅她个人就被非法勒索现金1700元,还有其它费用500元,共计2200元。直接责任人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桂珍,城镇派出所王建明等一伙人。

2000年3月27日,张秀梅只身一人到北京信访办,打算用自己身心受益的切身感受去向政府说说自己的心里话。不成想,这个邪灵恶党竟然把信访办变成了抓人办,一听说她是炼法轮功的,不问青红皂白,连句话没说就把她抓了起来弄到了张市驻京办,身上仅有的250元钱也被驻京办事处的搜走。之后涿鹿县城关镇副镇长赵来亮、王建明等人把她从驻京办送回。北京处勒索1500元钱。赵来亮等人又把它们的吃饭钱、路费、汽油钱等全部算在她的身上共向她家非法勒索2000元。

2000的4月25日,张秀梅想,上次进京一句话也没说就被非法抓捕,是不是没碰上好人?她决定再去,于是又一次只身进京去证实大法,为师父为大法去说句公道话。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刚一到北京,就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又是一句话没说就又被关进了张市驻京办。驻京办的恶警对她又踢又踹,用大皮鞋往她身上脸上猛踢,当时张秀梅就被踢得浑身是伤,身上、脸上青一块紫块的到处是伤。如果老太太不是炼功人,岁数又这样大,早已被它们踢死了。这次县与镇公安赵来亮、王建明将她非法押回,向张秀梅家中了勒索5000元整。老太太百思不解,这政府竟然邪到这步田地,层层官员怎么只顾诈钱而不让说句话呢 ?“只要有一口气,我还得去。”她对自己说。

2000年的10月月,此时的张秀梅已被邪恶多次勒索,身无分文。实在无钱买票,她这次是骑着自行车再次踏上进京证实法的路。12日凌晨3点钟左右,她刚刚骑到北京前门时,就又被北京便衣非法劫持,根本就不允许她说话又被抓到了驻京办,被当地接回后直接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之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她被强行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魔窟――继续遭受迫害。

在高阳劳教所内,张秀梅老太太正念正行,很是了不起。她始终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把劳教所内的一切规章制度全都正了过来。为此老人受尽了折磨和残酷的迫害。她拒绝吃劳教饭,不穿劳教衣,不回答审讯问话,多次遭到恶教电棍电击,大约十多次。两手被铐在地环上既不能坐也不能站,只能在地上蹲着,前后竟达二十多次;整夜面壁不让睡觉站了足足半个多月;衣服被脱掉,内衣全部卷起让蚊虫叮咬她;被用鞋底猛抽脸每次长达半个多小时;被扇耳光、拳击、皮鞋踹,等等,对张秀梅的折磨中,突显了它们完全丧失了道德与良心,残忍至极。它们为达到给张秀梅强迫洗脑的目的,邪恶天天念诬蔑大法的所谓揭批资料。为抵制邪恶,张秀梅与其他大法弟子就大声背师父的经文。邪恶气急败坏,竟然用下水道的脏泥往她们的嘴里填。之后,张秀梅与其他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抵制邪恶的残酷迫害。绝食五十二天后老人已是瘦骨嶙峋,奄奄一息,体重已由原来的130多斤降到60多斤。劳教所怕担责任于2001年10月26日将她放回,这一次邪恶向家中敲诈现金800元。

2002年10月16日上午10点多钟左右,突然由高阳劳教所来了四、五个恶警闯入张秀梅的家中,强行将其绑架,张秀梅84岁高龄的婆婆上前阻拦,被恶警打倒在院门口的石阶上,脸上顿时摔掉一块皮,鲜血直流,胳膊摔断。它们绑架张秀梅扬长而去,路上还欺骗张秀梅说她婆婆没事。可怜张秀梅的婆婆连惊带吓,精神受到很大刺激,骨头断了又不能接,昼夜疼痛不能入睡,很快就死了――死在了头戴国徽的所谓人民公安的手里。

张秀梅被强行绑架至高阳劳教所后的三个多月内,她始终拒绝吃劳教所的饭,坚持绝食来抵制邪恶对自己的非法关押与迫害。过程中曾被野蛮灌食,用粗胶皮管子从鼻子直捅下去,每天她都被非法野蛮灌食二次。张秀梅被折磨的已不成样子,痛苦不堪,生命多次出现危险。直到这时,邪恶见状怕承担责任,连夜将张秀梅送回家中,来回的车费、饭费等其他费用强迫家人全部承担。

2004年10月1日。张秀梅只身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不影响任何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单手立掌心里发着正念,然而当时就被天安门的武警非法抓捕。它们把老人拽到警车上非踢即打,用大皮鞋猛踢她的头和脸把老人踢得顿时满脸青紫头昏脑胀,不能站立。当天晚上她被送到北京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张秀梅依然绝食抵制邪恶对她的绑架。第7天它们开始给她野蛮灌食。张秀梅不配合,它们就用牙刷、梳子强行撬她的嘴,之后恶警又用胶皮管子插鼻子。被连续灌食三次之后,张秀梅出现了肾衰竭的症状,全身抽搐生命垂危,后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抢救。老人坚持不予配合,拒绝输液,于是恶人又将老人的双手和双腿砸上手铐和脚镣长达二十多天不松开,致使她的胳膊落下了终生残疾,至今不能抬起。出院后,东城区看守所又非法将张秀梅非法判劳教两年半,并将其送往北京团河调遣处。因张秀梅继续绝食抗议,恶警又将其手脚砸上手铐脚镣铐了半个多月之久。2月10日恶警又把身心交瘁的张秀梅送往唐山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唐山劳教所,老人仍然坚持绝食抗议长达5个半月的时间。

2005年的2月24日起,张秀梅面对邪恶变本加厉的行恶,为证实大法制止邪恶,于是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直不停的喊着,一直喊到27日。她这不畏生死正念正行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它们气急败坏的把张秀梅铐在一个木椅子上,把胳膊和双腿全部都牢牢的捆上整整五天五夜,张秀梅始终没有停止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松开后老人仍然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教竟然往张秀梅的嘴里填袜子、尿布、脏抹布,用布带子勒嘴,用宽透明胶带封她的嘴一连绕好几圈。这时的张秀梅气都喘不过来,气憋胸闷脸色青紫,恶教竟然毫无人性的抡起拳头照着她的嘴一拳拳的猛砸下去。张秀梅承受着剧烈的疼痛,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毫无人性的普教李丽娜、郭丽春还有阎某某等人,轮番不停的用拳头砸她的嘴,张秀梅就感觉到自己嘴里的肉一块块的从腮里掉下来,但因嘴已经被胶带死死的勒住无法吐出,就这样掉在嘴里的肉又被带着血水咽到了肚子里,致使她牙床子上的肉全部脱落,严重缺损而再也无法恢复。

就这样不论绑着还是松开,不论勒着还是被蒙着,不论白天还是黑夜,老人都在不停止的喊着这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尽管她的身体被迫害的已经极度虚弱,但她的喊声从来没有停下。邪恶只好为她松了绑,取下了镣铐。为了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说句真话,张秀梅老人竟然在号称法制国家里受到如此非法和非人的残酷迫害,而她又始终正念正行,不为邪恶所动,真正体现了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大法造就的生命的特殊坚定和超强的毅力。在惨无人道的迫害下,老人的凛然正气令那些迫害她的邪恶心惊胆寒。当恶警将她送往唐山开平医院进行抢救时,张秀梅又一直喊出了劳教所,惊恐的恶警连忙用被子蒙住她的头,她仍在喊,无论车拉她到哪里,她就喊到哪里。到医院后她又向医生揭露邪恶并讲真象,邪恶十分震惊与害怕。她被查出有糖尿病、肾衰竭、严重性缺钾、心脏病等多种高危病症,接着她出现了昏迷、大小便失禁等症状。

2005年4月9日,恶教通知家里接人。恶警唯恐家人不接,哄骗其女儿说:你母亲现病重赶快过来看看。闺女很有正念对它们说:“我去看我没钱,钱都让你们诈光了。”恶人又让女儿到当地派出所开具证明信,闺女还是不去,恶警只好央求其女儿马上赶来接人。

当女儿和女婿赶去见到母亲时,却被眼前的景况吓了一跳,母亲其状真是惨不忍睹:只见她满脸黑污、蓬头乱发粘成一片,脸上淌着血水,因大小便失禁衣服全部被尿湿,整个人泡在了屎尿坑里,眼睛紧闭不省人事,气息奄奄,女儿与女婿万分痛心,真没想到走时那么健康的母亲竟然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在这个政治流氓独裁的国家里,百姓又能向谁去讲理。女儿与女婿只好含泪一路辗转将母亲抬回家中。家中老伴看到如同死人般的张秀梅老伴老泪纵横,一个劲直摇头,对着女儿说:“这回你妈可真的不行了。”

然而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超常,使张秀梅老人历经重重磨难又一次神奇般的起死回生了。目前老人的嘴仍不能正常进食,不能行走,胳膊无法抬起,脖子后面被勒出的一道深沟已结了厚厚的一层血痂,全身浮肿面色苍白,生活不能自理,由老伴与家人侍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