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涿鹿县大法弟子耿玉梅被迫害致瘫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2004年10月2日张家口涿鹿县大法弟子耿玉梅想利用放气球的形式证实大法。

她在县城东关街菜市场买好气球,在途中遇到其他两名大法弟子也去证实大法。就在她们一起到街上准备给气球打气时,被当地公安、610头子带领4、5个人绑架。恶警强行将她们三人拉至县公安局非法审讯。县公安局董飞等人将条幅与气球摆在旁边拍照、摄像,制造迫害证据。董飞还指着耿玉梅叫嚷说耿是老运动员了,企图加重迫害。她们三人同时发出一念“绝不让它们照上”。

恶警董飞扑过来抢耿玉梅身上的钥匙,把她的裤子撕烂后抢到手,立即带上8、9个人一起强盗般闯入耿玉梅的家中非法抄家。它们抢走大法书籍10多本、周刊等其它物品,就连老头抽的一盒烟也顺手牵羊装在自己兜里。家中顿时一片狼藉,应了百姓中流传的“过去的土匪在深山,如今的土匪在公安”这句话。

当晚8:00多钟,恶警又将耿玉梅送至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对耿玉梅超期关押不放,欺骗耿玉梅说儿子来接她,企图将其送至张家口市邪恶洗脑班继续迫害。耿玉梅坚决制止恶人恶行坚决不去邪恶洗脑班,突然晕倒在地昏迷不醒。恶警们只好向县610打电话说人已经不行了,又等了3个小时后,见耿玉梅仍生命危险,就将其拉到张家堡卫生院进行抢救,输液时被扎了七、八个洞也没扎进去。之后它们又将耿玉梅拉到医院的一间空屋前,两个县610恶警一人抓胳膊,一人拽着腿就象扔麻袋一样重重的扔进了屋内。耿玉梅脑袋咣一声就重重磕在了墙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之后它们将耿玉梅拉到皮毛厂的单位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见其仍然昏迷不醒,又出现了大小便失禁,人整个在尿坑里泡着。为逃避责任,才与耿的丈夫电话联系,将耿玉梅抬回家中。

经医院诊断,耿被摔成腰脊椎错位。胳膊神经受损肌肉拉伤。如今耿玉梅从一个好端端的健康人被残害成了一个瘫痪废人。虽然四个多月过去了,耿玉梅至今不能坐起,胳膊无法抬起,吃喝拉撒全由老伴服侍。见她整日瘫在床上,病情不见好转,白日疼得直叫,夜晚哭泣不能睡眠,老伴急的寝食难安。前几日老伴找到县610,但它们人性全无,根本不予承认,互相推诿,610的说是县公安局干的,不是它们所为。江氏流氓集团豢养的公安又怎会拿百姓的生命当回事,它们只知道草菅人命。

早在2000年10月,耿玉梅曾想用自己得法受益的亲身经历进京向政府领导人讲明真象、证实大法,但被恶人举报未能成行。回来后涿鹿县城关镇一伙于当晚闯入她家,将其劫持,对她进行非法刑讯逼供,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等折磨了一天一夜,并非法勒索现金500元。此后,城关镇、县公安及610不法分子张军、闫学军、李志明、董飞等人经常非法闯入家中频繁骚扰,她的老伴受到恶警惊吓,精神受到很大刺激,落下后遗症。

2003年底,县610恶人董飞等带领7、8个人于晚上又一次闯入耿玉梅家中,将耿玉梅再一次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禁15天。恶警强迫家中交3000元钱才放人。因家中早已被其勒索殆尽,实在没钱,家人只好四处拼凑连同毛票全算上强凑了500元送去,恶警董飞随即装入了自己的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