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的“中土情怀”


【明慧网2005年6月5日】有人说《中土情怀》这首歌并不悲,但听了落泪的不少,有种说不清的感动与慨叹在胸中涌动,感触良多。

缘份之线的作用,真是奇妙难诉。那份感动的缘由,除了美好的愿望之外,不妨说,每个人都有深藏在心底的情愫与记忆。莫说人无前生后世,否则,为何有的人,明明素昧平生,乍见,却感到似曾相识、梦里依稀?有的事物,看似不经意的展现,却触电般地让人恍然了悟自己一生所追所寻?

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男女分工有序,辛勤劳作,积德行善,老少和乐。在宁静祥和的生活环境中,年复一年,桃花为人们带来春日的明灿,菊花为人们增添收获季节的浓郁。

为妻者身着裙装,素雅庄重,居家里外总是打理得干净齐整。柔声的劝导夫君,慈爱的教养子女,夫妻相敬,其乐融融。偶有闲暇,或文房四宝抒怀,或移步户外,溶身于天地之灵气,养心宜神。

为夫者谦和仁义,博古通今,良夫贤臣,敬天知命。文武双全,国家栋梁,正人大德,后世表率。

这古色古香的画面,呼之欲出,抑或道出了人们对传统文化的憧憬,却怎知不是过去世生活所留下的记忆?封尘的历史,遥远的呼唤,刹那间走近了,听得真切了,心灵怎能不受到强烈的冲击与震撼?

我是谁?从哪来?往何去?若真能找到自己的过去与将来,故事不悲人自悲,故事不喜人自喜,大彻大悟,或可未免。悲也罢,喜也罢,遥望历史的过客情怀,怎能不激荡人的心田?远离故土的过客之思,难免夜来入梦。

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吧。可谁人又能说清,白日里那些飞来的灵感、那些超脱现实的所思所念,究竟有何渊源?真的,如果不修炼,任凭如何冥思苦想,也是永远说不清、道不明的。

听这几句歌词:

白驹过隙岁月流,
高山大川星斗移;
黄土白杨知多少,
沧海桑田故人居。

无论曾生活在江南还是陕北,凭你经历过多少朝代和劫数,白驹过隙般的时光之后,过客仙去踪难寻,旧居残垣留人间,却原来,人间好比旅店驿站。

如今的中原大地,故人再世谁人知,中土仍在古风改;梦里寻他千百度,真仙对面不能识。乡间的纯朴民风仍在,但日渐淡漠;礼仪之邦的仁恕好客,也只剩痕迹可辨。92年5月到99年7月,在中国大陆大城市的每一块绿地,都可见到法轮功学员晨炼五套功法的身影。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功使人道德回升,法轮功能让你返本归真!那时,喜讯口耳相传,何止万民同乐。可现在,多少人仍浸泡于“大淫妇”的毒酒中;人生的究竟是什么,已懒得理会;追寻真理和心灵的归宿,不如弄钱沽名实惠;更有斗胆参与迫害而从中渔利者。而他们其中,就有多少原非凡俗冥顽之辈……在身为修炼者的人生过客心底,这最后一种慨叹与感怀,或许才是更深层、更悠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