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每次都有惊无险

【明慧网2005年6月6日】我在一小县城的机关工作,今年47岁,于1998年7月得法。修炼后我的心灵和身体都得到了明显的净化。

在那恐怖的7.20期间,真有些令我茫然不知所措。99年末开始能看到一些真象资料,但那时邪恶的确十分嚣张,空气特别紧张,好象随时都能令人窒息。我们县的恶人三天两头,隔三差五的到单位来轮番轰炸,今天找你“谈话”,明天给你作“转化”。记得2000年末的一次是由县直属机关党委(我曾是党员,现已退党)、公安局、派出所、经贸委、610和本单位领导联合组织起来找我。我们每一轮“谈话”都是针锋相对,唇枪舌战,我用我的亲身体会将电视的谎言驳得体无完肤,把他们气得恼羞成怒。派出所的指导员看我们僵持不下,对我说:“这样吧,今后有谁来串联你了,你向我们举报;你捡到传单交给我们,让我们来处理。”

指导员的话给我留了一个机会。一段时间后,某一早晨买完菜后,我提着满篮子菜,手里拿七张真象传单找到指导员说:“今天早晨买菜时,不知谁向我菜篮子里丢了传单,我拿来交给你。”指导员说:“好,好,给我吧。”我给他们传单是为了他们明白真象。回来我找到功友讲了刚才的事。他说:“你太冒失了,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我说:“他叫我捡到传单交给他,他有什么理由诬陷我?”话是这样说,心里还真是忐忑不安。但后来他每次来都未提那件事。这就是我经历的第一次有惊无险的事。

第二次是2002年5月,我们县里有两名教师被非法抓捕,形势变得特别严峻,空气十分紧张。县上一领导家属开了一副食店,我经常去光顾,给这位领导讲真象,他让我送给他真象光碟,还叮嘱我小心些。某一早上,我趁买东西之际,给他送一张光碟和小卡片,当时这位领导不在,我就给了他老伴转交。他老伴不识字,正赶上女儿从楼上下来准备上班,他老伴给他女儿看了我送去的东西,他女儿是政府工作人员,大惊失色叫道:“哎呀,这是法轮功的东西嘛!你怎么接到,要是别人给你颗定时炸弹你也收到哇。”马上打电话向610办公室举报了。上午上班后,我见有610的、公安局的、派出所的一行几人来到我们单位。晚上才听人说,这位领导说光碟已烧,邪恶无证据找我,本单位一分管领导也坚决拒绝他们要见我的要求。我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师父啊,世界上没有什么语言能表达得了我对您的感激之情,我只有好好修炼,按师父的要求走好自己的修炼之路,来报答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