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邵阳市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6月7日】各位邵阳同修,在邪恶势力迫害的这几年,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邵阳市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壮举中展现了许多神迹。有正念显神威,制止行恶,堂堂正正闯出的,有60多岁的老太太夜行几十里山路发真象资料的,有一夜驱车几百里发真象资料的,有自己家庭不富裕一次拿出几千上万元来做资料的。现在师父已经向世间转轮,法正人间近在眼前,但我们还有许多方面跟不上师父正法进程,提出来与同修交流。

1、整体配合不好,交流不到位。邵阳各县市发生过几次大的迫害事件,但都没有把消息及时报告《明慧网》,没在当地揭露邪恶行为,也没有组织营救和齐发正念帮助,而首先想是某某有漏、走极端才被迫害,导致邪恶迫害得逞,损失惨重。我们在交流中大家都谈到了整体配合不好,但很多人又把自己排除在整体之外,不能从自身做起,与大家溶为一体,都在等一个协调人出现,来告诉自己如何做。到现在还没形成学法炼功小组,同修在一起只是交流一下,交流中也沟通不好,如早期被邪恶势力迫害的同修没有及时把经验教训告诉其他同修,没有把邪恶之徒的伎俩公之于众,致使后来的同修也受到同样的迫害,如邪恶之徒的惯用伎俩就是酷刑欺骗敲诈:“某某已经说出你了,你们修真善忍就你不说真话,说出来就从轻处理……”其实那位同修根本就没讲,被迫害的同修就信以为真,爆豆子一样都报出来,导致别的同修受迫害,引起同修间相互猜疑,以至被邪恶之徒钻空子。同修啊,我们修炼是要讲真话,但是怎么能够做出出卖同修的事情啊?师父在经文中都讲明了我们应怎么做,为什么不用法来指导,而一再被邪恶利用增加其他同修的难。有60多岁的老人被恶徒打掉牙齿、身上打青,都没向恶徒说一个字。

整体配合不好还表现在对7.20后落下的昔日同修帮助不够,迫害之前一个点的同修现在在街头看到都不敢打招呼,对被邪恶迫害的同修更是视而不见。

2、怕心重,特别是从劳教所迫害出来的同修不能大胆与同修交流(当然与那些邪恶之徒还不知道的同修交流时要注意别人的安全,不能引起恶徒跟踪)。有的碰到了同修在街市谈两句话也要左顾右盼,像小偷一样,旁人看到都不正常,看到别人看他两眼、打个电话也吓出汗来。有的在劳教所非常坚定正念闯出的同修出来后也很害怕,长时间不敢讲真象、揭露邪恶。还有的没被邪恶势力关押迫害的同修长期不敢堂堂正正的修炼,不敢主动讲真象,生怕别人知道。有个同修听邻居说有个人来找她,第二天就不敢在家学法,出来看别人打麻将,其他同修指出时还说是做给别人看的,以免别人发现她学大法。有的在迫害之初在高压下说了违心话的,现在还不敢发表严正声明,悄悄讲真象时也只说炼了几年功没吃药,不能揭露邪恶谎言,以至被黑手钻空子住院。

3、不修口,不注意安全,同修在一起不是学法炼功谈体会,而是张三长李四短的搬弄是非。如有个同修拿了两百元做资料,后来她与别的同修说:“某某接到钱就放在身上也不说一下,资料放在常人那里做,又做不好等等。”此事传出很远,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同修啊,怎不好好想想,在邪恶严重迫害下,我们能及时看到师父经文,看到《明慧周刊》等资料,做资料的同修要付出多少心血,有的同修家庭并不富裕一次拿出几千上万元来做资料却从不做声,你出点钱要问个一二三来,总不能要同修做本帐定期公布一下吧。当然做资料的同修要用好每一分钱,把资料做得更好。

4、敬师敬法不够。邪恶迫害几年了,师父替我们承受了巨难,给了我们一切,几年来有的同修都没想过要向师父问声好,当然在网上向师父问好只是个形式,但如果中国大陆无数的大法弟子突破封锁在网上向师父问好,那种气势不也在震慑邪恶、鼓舞世人吗?况且在邪恶迫害下弟子只有时刻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才能破除邪恶的迫害。

为能更好的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好三件事,我们提出几点建议与邵阳市同修交流:1、距离较近的同修尽快组成学法炼功小组,二三个人也好,哪怕一个星期学一二次也行,不定地点恢复集体学法炼功,当然要注意安全,正念足,不给邪恶钻空子;2、要经常帮做资料的同修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3、有计划的去帮助7.20落下的昔日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