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两个被中共毫无限制滥用的字


【明慧网2005年6月8日】党文化的第一大特征,就是凡人凡事随时随处都与“革命”相连。夺取政权阶段:

邪灵组织——曰革命党,
土匪流氓——曰革命党人,
打砸抢占——曰革命斗争。

1949年统治中国后:

目标——保卫胜利果实,永保革命江山;
理论——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手段——一个接一个的“革命化”群体灭绝政治运动;
老一辈——发扬革命精神,永葆革命青春;
后一代——继承革命传统,做革命接班人;
全国人民——高举革命大旗,继续革命前进。

就连小小的方方面面的事都冠以“革命”,使人永远不忘“革命到底,奋斗终身”。

相互称谓——革命同志;
老公老婆——革命夫妻;
人际交往——革命友谊。

唱歌要唱革命歌,看戏要看革命样板戏,敬礼要敬革命礼。

更有趣的是,教主毛泽东是湖南人,每顿饭总是离不开吃辣子,他对身边的人说:“能吃辣子的人革命性强。”延安时代迎合毛编了一首歌《红辣椒》,歌词说红辣椒想过一种有革命意义的生活,它看不惯白菜、菠菜和青豆的浑浑噩噩,说它们没有骨气和革命精神,于是辣子领导蔬菜发动了一场革命起义。

毛泽东在延安抗大给学员作过一场报告,专门讲什么叫革命,什么是马列主义。毛问学员:“你们会不会吃小米呀?”回答:“会”。毛又问:“会不会打草鞋?”“会”。毛接着又问:“会不会爬山?”“会”。毛解释说:“能吃小米,会打草鞋,会爬山,这就是革命,这就是马列主义。

毛在另一篇文章中,终于露出了“革命”的狰狞面目: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那么“革命”二字正确的内涵是什么呢?“革命”二字最早出于《易经》,“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一语,意思是周武王起来推翻暴君商纣王之举,是顺天意得人心的“革命”。以后古人很少使用“革命”二字,农民起义等行动称之为“造反”、“起义”或“光复”。现代意义上的“革命”一事,是孙中山先生倡议采用的。《兴中会革命史要》一书详细记载了孙中山采用“革命”一说的由来,其意是推翻旧制,以三民主义创建新制。以上应为“革命”之真义。

然而中共却毫无限制的滥用“革命”二字,人必称“革命”,事必称”革命”,言必称”革命”,逐步的形成了一种极具欺骗性、煽动性又极具杀伤力的“革命文化”。在“革命”的名义下在“革命”的氛围里,生命被看成轻于鸿毛,残害生命就当儿戏;革天的命,革地的命,革人的命,其乐无穷;革命有理,造反无罪,父子相斗,师生反目,夫妻相残,闹出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还要革死人的命,砸碎万恶的旧世界,连同承传了几千年的优良传统文化,特别是道德观念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唯党文化是“革命的文化,先进的文化,积极进步的文化”。

让我们清醒的认识到,中共的“革命文化”是反动的,是有罪的。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非法执政的中共现在最害怕的就是“人民革命”。为了继续混淆和控制人们的思想,他们已经开始把“革命委员会”改称“人民委员会”,“革命同志”改称为“人民同志”,等等。这一现象,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原载人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