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为了纪念

忆吉首大法弟子贾翠英


【明慧网2005年6月8日】前言:写出这篇文章不只是为了纪念而纪念,而是因为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至今还非法关押着百余名大法弟子,她们因坚持正信而被残酷迫害,承受着精神上的巨大创伤。而湖南省女子监狱却一面对外严密封锁消息,一面继续对内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以副监狱长赵兰为首的恶警更无耻的将建立在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基础上取得的所谓“转化成果”作为自己往上爬的功绩,或者获得了物质上的奖励。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教转队”(洗脑队)主管狱警李春晖被任命为监狱教育科副科长、“教转大队”监区长,为其犯罪提供更大的权力。而那些被狱警选中胁从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也多被监狱奖励减刑分,最多一人获减刑分高达40分(相当于获减刑半年),为她们进一步危害社会提供更多的机会。

监狱本是惩恶扬善的场所,决不允许成为邪恶逞凶的乐园!在此,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湖南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酷迫害,协助国际组织调查赵兰等人的罪恶行径,将这些死心塌地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好人的恶警早日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 * * * *

听到大法弟子贾翠英遭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患脊椎炎于2004年10月20日去世的消息,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曾熟悉的面容又浮现在眼前,我悲愤:如果不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镇压,如果不是湖南省女子监狱对她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健康、乐观的她,绝不会在刚过花甲之年就过早离开人世。

被非法判刑时,贾翠英已58岁了,这样的年龄本该是在家安享天伦之乐了,然而仅仅是因为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向民众说明真象,她失去了原本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与孝顺的儿女们骨肉分离、天各一方。面对强加的魔难,贾翠英没有哀叹,没有后悔,而是无论身在何处,都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

2001年下半年,贾翠英被中共不法人员劫持往地处长沙的湖南省女子监狱,她曾先后被非法关押于警服四队、“教转队”(集中关押大法弟子的洗脑队)、长丰五队和老残队。在女子监狱,贾翠英意识到大法弟子没有犯罪,在行为上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因此她拒穿囚服,拒绝照相。狱警为了达到迫使她穿囚服的目地,就恶毒的把她自己的衣服强行收走。

2002年9月,贾翠英被监狱关押到长丰五队,这是一个以制作书(多为各类盗版书,而监狱为了牟利对这种执法犯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主要劳动项目的中队,因其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间长而被服刑人员称为“魔鬼队”。在这个“魔鬼队”,贾翠英遭受了种种非人的对待。

刚到长丰五队时,因为她为抗议非法关押,在出、收工时拒绝下蹲与报数,狱警专门安排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刑事犯看管她,每次出、收工时就将她强行按下去,而守大门的狱警则故意延误时间不放行以挑起其他犯人对她的不满,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考虑其他服刑人员,贾翠英被迫下蹲,但她仍坚持从不报数。

监狱曾几次组织服刑人员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片,每次,贾翠英都站出来坚决抵制。因惧怕贾翠英维护大法的行为,一次看录像时,长丰五队主管狱警唐军不仅事先布置了几名刑事犯围坐在贾翠英周围监控她,还准备了小手帕与卫生纸,以备在贾翠英发声时捂她的嘴,让她喊不出来,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贾翠英仍呼喊出自己内心的声音:“师父万岁!”。

2002年冬,长丰五队全体服刑人员是在新监舍度过的,新建的住房潮湿、阴冷,其他犯人都是垫一床盖两床,而独独贾翠英只有一床薄薄的盖被(她的被子据说在“教转队”已“丢失”)。年近六旬的她睡在监房中间的下铺,而北风就从窗户呼呼往里灌。对这种情况,不但无狱警过问、关心,夹控犯王伟还借机加以迫害,长期把北窗打开对着贾翠英的床位吹。一天晚上,因气候实在寒冷,贾翠英想关窗户,王伟却以要晾衣服为由,不准她关窗,还嘲讽说:“你是大法弟子,应该不怕冷……”。

在狱警的支持下,夹控犯对贾翠英的迫害有恃无恐、变本加厉。一次,贾翠英在洗手间看师父经文,王伟发现后马上与另一名夹控犯扑过来,一人卡脖子,一人掰手,把经文搜到后去狱警那邀功。

2003年3月,贾翠英被监狱关押到老残队,这是一个集中了老、弱、病、残服刑人员的中队,其中许多人都无亲属探望,无起码的生活费来源,被称为“三无人员”,而狱警对此多不闻不问,一贯乐于助人的贾翠英看在眼里,十分同情,她常将自己购买的生活用品无偿的送给那些困难的犯人,然而这种无私助人的行为却被老残队狱警说成是“用小恩小惠拉拢犯人”,并蛮横的将贾翠英的现金卡收走,不准她购物。

在老残队严酷的环境中,贾翠英仍然坚持向周围人讲真象,并教有缘人学法炼功,年已六旬的她因此被非法关禁闭9天。

长期的监狱生活严重的摧残了贾翠英的身心,2004年5月,贾翠英严重消瘦,不能正常行走,被医院确诊患上严重的脊椎炎,监狱怕承担责任,一反常态的以极快的速度为她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贾翠英于2004年6月被家人接回家中。

回家仅4个月,2004年10月20日,贾翠英就去世了,留给她的家人无尽的悲痛。而对于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已是数月之后的事,我默默的铭记着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怀念着这样一位外表平凡、质朴却有着一颗无比高贵心灵的同修,默默的写下这篇纪念她的简单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