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的执著 用言行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5年6月8日】2003年底,丈夫有了外遇,我因此而迷失了自己。我一边做着证实大法的工作,一边却带着强大的执著――剜心透骨的恨,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2004年初被逼流离失所,邪恶对我下了逮捕证,又在网上下了通缉令,最后我还是被邪恶抓进了看守所。

在狠狠摔了这一跤后,痛定思痛,我才静下心来找自己。

丈夫之所以有了外遇,其实是我修炼状态造成的,是我的心促成的。比如,我经常在同事中、亲朋好友中流露出我与丈夫的感情好。在2003年8月我侄女还说:“你跟叔叔感情真好。”我得意的说:“那当然啦,我们一直恩爱过来的,从来都没有大吵大闹过。”等等。这种沉迷在男女之情的表现被邪恶找到了借口,旧势力会说:“大法弟子把情看得这么重,还能修炼吗!”所以旧势力为了达到让我修不成,它们就让我丈夫变坏,让我心里不平衡,让我觉得委屈,让我痛苦,让我恨,让我掉到常人中。

其实正法都走到最后最后的时刻了,按理说大法弟子都明白了法理,如果还被类似这种男女之情羁绊着是修炼不了的。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对人间还有什么可迷恋执著的呢!赶快放下人心,跟上正法的步伐,认清自己的使命。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每个大法弟子是不是代表着不同的庞大天体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大法弟子自己修得好与不好是不是决定了那些庞大天体生命能不能得度的问题呀?”(《北美巡回讲法》)师尊还说:“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明白了这一切,我感觉自己慈悲心油然而生,一下子没有了恨。

今年3月我回到丈夫身边,我告诉自己一定做一名精進的大法弟子,修正自己,用大法归正自己,要用大法弟子博大的心怀,不计丈夫的过往之过,去宽谅他,去慈悲救度他。同时我决定一定要去救度那个女的。就在这时,也就是在3月中旬的一天深夜2点多钟,这个女的来了电话,她恶狠狠的说:“叫我老公接电话。”我问她:“你是谁呀。”她说:“我是她老婆。”我没有生气,心态平和,又不失大法弟子的威严,跟她说:“他既不是你的老公,你也不是他的老婆,你们属于不正当的关系,是非法同居。”我接着说:“现在太晚了,明天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再谈吧。”从第二天以后,我怎么也打不通她的电话。

今年5月中旬,我终于与这个女的见面了。见面时她说了很多挑拨、尖刻的话。那一刻我心里十分明白,就是看我动不动心,话虽出自这个女的口,但实际上是旧势力操控她说的。我不停的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黑手烂鬼。我知道,这时我的念正就能救度大穹中的许多众生。我心平气和,没有丝毫指责和怨气,指出她行为的不轨,既害人又害己。还告诉她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天理。这时她流泪了,很诚恳的对我说:“我叫你一声大姐吧,你是我见到最宽宏大量的人,我从心里敬佩你,我以前深深的伤害了你,但是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做第三者了,我无法跟你抗争,你是一个伟大的女性,我真心希望你幸福。”我告诉她是法轮大法叫我做到了怎样去原谅别人,去宽容别人,我真心为这个女的醒悟而高兴。

丈夫也因我的宽容而愧疚不已,他说他当时是鬼迷心窍,走了弯路,他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会做出如此伤害我的行为,他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恶梦。现在他逢人就讲:感谢法轮功救了我的家,我老婆如果不学法轮功凭她以前的个性她绝对不会原谅我的。现在我出去讲真象时,他总是叮嘱我说:智慧去做,注意安全。他还表示过一段时间他也要学法轮功。

周围的同事、朋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由于我在处理丈夫外遇问题上的宽容,也改变了他们对法轮大法的看法。特别是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她对别人说,她活了80多岁,象我这样大度的女性她还没见过,法轮功的威力真是大。

还有一些看似是生活小事,但是对证实法也是很有力的,如3月的一天,我在自家门前捡到一个金戒指,我立即写了一张失物招领,把戒指归还给了失主。周围邻居都说这事只有法轮功弟子才做得到。干洗店的老板多找了我几元钱,我如数退了回去,干洗店的老板说:“这只有你们法轮功弟子才会返回来。”我悟到,做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时事事都能做到为人以真、待人以善、处事以忍,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貌,对证实大法是很有说服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