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我为什么逃离中国(2)


【明慧网2005年6月9日】(接前文)

4、被动成为国保人员,全面接触各种信仰人群

2000年10月,由于中共中央为了加强政治稳定,而将各地的公安局政保处(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处)提格升为二级局(相当于副局级),即现在的国内安全保卫局,将原政保处和610办公室工作合并起来。滑稽的是,虽然它是市局单位,但在从基层往上报名申请调入的却寥寥无几,这时悲剧发生了,市局要求各个分局用电脑抽调,电脑抽中谁,谁就必须到市局国保局报到,否则按辞退处理。不幸的是在这个人人都不愿意去的单位,我被这一台机器抽中了。

为了养家糊口我来到了这个新组建的天津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工作,直至2005年2月我逃出中国前。我主管过法轮功、及各种被中国政府定为邪教的教派工作。

因为各省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是为了维护国家和社会稳定而新成立的单位,所以中央和公安部对各地国内安全保卫局调拨的经费非常充足,从而给这些局长政委,尤其是分管610办公室(国保局反邪处)工作的赵月增副局长经常以办公的名义索取活动经费,大发了一笔财。1999年以前,赵月增原在天津市公安局办公室任副主任(副处级),后来他先后找人在公安部上层活动,打通关系,立下保证到死‘效忠’共产党后,‘荣升’天津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副局长兼610办公室主任(正处级)的位置上。

那是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网路侦查处发现,有法轮功学员绕过网路安全遮罩登录境外《明慧网》,他们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国保局610办公室的警察,国保局610办公室一队(法轮功现案队)负责侦破此案,他们请求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处(技术侦查处,原第十四处)协助进行监听、跟踪、秘密搜查、秘密抓捕。年底此“103”专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

5、目睹无辜母女惨痛遭遇,令我心陷万丈深渊

2002年年初,“103”案件开始抓人了。在这一天里抓住了79个法轮功学员,另有2个人跑掉了(其中一个叫徐子傲的女孩才13岁,她母亲孙缇也在此案中被抓,一个13岁的孩子就这样流离失所)。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接到单位电话,让我赶回单位陪同一名法轮功学员看病。我赶到单位开车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开分局看守所,当我们二人到达南开分局看守所(天津市南开区二纬路)后看见法轮功学员孙缇坐在提讯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条缝,当时审讯她的警察是国保局610办公室二队的队长穆瑞利,当时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带有血迹的螺纹钢棍(直径1.5公分),审讯桌上摆有一个高压电棍。我们进屋后就请穆瑞利出去了,法轮功学员孙缇一下子哭了出来,她要撩开上衣让我们看,因为她是个女人我就说等我出去,孙缇说不让我出去,就让我看看后背,她转过身去撩开上衣,我被惊呆了,她的后背几乎没有皮肤颜色了,全是黑紫色的并且有两道长约20公分的裂口,鲜血在慢慢的往外渗。

过了一会国保局副局长兼610办公室主任赵月增也来了,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命令我们不许向任何人讲这件事,让我和那位女民警带她到拘留所医务室上点药。一连一个多月我们每天都要给孙缇上药,在和孙缇接触的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都要听到她询问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诉我们法轮功对做好人的理解。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我更关心的是她的孩子。一个13岁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又不能到亲戚家(因为徐子傲的所有亲戚全部被监控起来了),她在外面吃什么、睡在哪呢?我后悔没能阻止。我内心焦躁不安,泪水夺眶而出。

有关这母女俩的不幸遭遇,明慧网上也有如下报导:

* * * * *

呼吁紧急求援15岁小女孩及其母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20808.html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徐子傲,15岁,家住天津市大港区胜利街前光里18栋1单元1楼3门。今年五一为抵制当地派出所及街道为她一人办的洗脑班从家中流离失所。于2001年11月8日在天安门城楼下被抓,在平谷县被非法关押绝食近5天于11月13日被释放,明慧网曾有相关报导。其母亲孙缇因修炼多次被大港区警察骚扰,抄家,两次在家被抓,两进两出拘留所。明知天津正将她非法通缉,仍坚持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徐子傲与母亲孙缇于11月21日晚,在天津大马路上被便衣警察认出遭到绑架。至12月2日已被非法关押11天,不知这些天中小女孩与母亲将要承受怎样的折磨。同时她们租住的房子中的电脑被查抄,房子竟被没收。

在被抓前母女俩曾预感危险将至,但她们没有退却,一往无前讲清真象,坚定在法上相信师父的安排。孙缇与徐子傲被抓前都表示,如被抓要像以前被非法关押时一样,绝食抗议。

目前孙缇及女儿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直接责任人为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再度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营救中国大陆小弟子及其母亲,共同清除这场无休止的迫害。

天津大法弟子孙缇屡遭迫害生死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9/29261.html

(明慧网2005年6月9日)大法弟子孙缇于2001年11月21日在天津被和平派出所警察绑架,送至大港看守所,在审讯期间警察曾连续几天不让睡觉,后天津市公安局来人,因孙缇不配合邪恶,被市局的人用脚踢小腹,手用力砍打脖子,并上背铐,使她一只手的手指几天之内都无知觉。警察威胁说:你在这不说,带到市局有的是刑具等着。还说什么:为了抓你,我们采用了最先进的监控设备,并在你的住处周围布下了五百人。孙缇每次早上被提审都到半夜才让回来,虽然这样,她仍坚持炼功学法,并向周围人讲清真象,当时便有一人提出要学炼。后来市局的人放出风来说要带到市局去,孙缇便写下遗书,证明自己决不会自杀,如出现危险一定是邪恶之徒的迫害造成的。(下附遗书)

此后孙缇被送到南开分局,具知情人讲,在南开分局时,孙缇曾一度绝食抗议,并遭灌食和背铐折磨。但仍向提审的人洪法,市局的警察由开始的态度蛮横到后来的态度好转,证明了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每一个接触到她的人,都认为她很温和、善良。接着孙缇又被送到天津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无任何结论和消息。据大港区610的刘弘琦讲,孙缇被判了十年,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但至今并未通知家属,希望知情人士能够提供线索。在五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无任何音信,以上材料也是几经周折才得到的,但对孙缇现在的情况却无从知道,望见此文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铲除天津市的邪恶因素。

遗书:

傲(其女儿小名):

市局的人要把我带走,说要用刑,如果我在此期间出现任何危险(包括死亡),一定是他们造成的,我决不会自杀,一定要将他们的邪恶行为曝光。

大法弟子:孙缇 2001年12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21588.html

* * * * *

过了大约一个月时间,一天上午,市委副书记兼市委政法委书记宋平顺(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来到局里,对这一事件如何处理对国保局几名领导做了指示:1、对法轮功是一项艰巨政治任务,不怕流血死人;2、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现泄密,造成国际影响;3、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对法轮功人员出现的死伤不要介入调查。一切以大局为重。同时他举了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打残后被境外《明慧网》刊登的例子,所造成的国际影响。

两母女的遭遇和我亲眼目睹的惨状常常在我的梦里出现,令我彻夜难眠,更对中国的前途,和我作为一个警察的前途充满绝望。

后来得知孙缇被判刑7-10年,至今生死未明。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