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香港之行


【明慧网2005年6月9日】最近去了一趟香港、澳门,有幸见到了香港澳门的同修们风雨无阻的在向世人、尤其是向大陆的游客讲真象、证实法的感人场面。对于我这个跟头把式跟着师尊往前走的弟子来说,确实是一个有力的鞭策,借明慧向香港和澳门的同修合十。

在此谨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向香港和澳门的同修提出自己的几点建议,仅供参考,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第一、我随旅游团,在香港的许多景点见到同修们在放录像、发《九评》、讲真象,但许多大陆去的游客却置之不理。而在一处挂着“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的大横幅前,许多大陆的世人在车上就震惊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语“怎么敢这么说?”

也许香港的同修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世人面对血淋淋的迫害会无动于衷,看见一条这样的横幅会惊得说不出话来。其实这缘于大陆的世人长期被党文化束缚,从小的教育都是不能对恶党提半个“不”字,猛然间这文字竟醒目的在大街上挂着,深深的触及了他们灵魂深处,那被恐惧笼罩着的痛处。如果这时同修们再向他们讲真象发《九评》时,有人可能就易接受。即使当时没说什么,那也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发生了久久不能平息的震荡。

建议香港的同修在讲真象的场所,多挂些或用手拉些这样醒目的大横幅,因为我只在一处见到了一条这样的横幅。

第二、大陆的人一直生活在“穷”中,即使是有条件去旅游的人,也愿意接受赠品,尤其去一趟香港对内地的人来说不容易。但是在旅游车上导游已经恐吓了游客,这时你若将醒目的《九评》给他时,他真的不敢拿,不敢看,不是他们都不可救药,而是他们许多人被吓住了。这就是大陆人的心态,就连我在跟澳门的同修沟通时,有一个人一直在盯着我看,还问澳门的同修会不会是侦探哪?

这一次出门,我深感我们向世人讲真象的力度不够、不足。我们大陆的弟子没有你们香港那样的环境,可以公开的向世人发《九评》、讲真象,知道我多么羡慕你们吗?我当时真的想留在那,像你们一样竭尽我的全力去救度从我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

此次旅行,我接触到的有商人、医生、大学生、教师还有警察,也有打工者,当我向他们讲真象、谈《九评》时,除一对老年夫妇表示一定程度上拥护恶党外,其余的人对恶党的所作所为已深恶痛绝。当我将《九评》带过海关交给一位医生时,她感激的无以言表,视我如亲人一般。

我建议香港的同修可以买一些价格不贵的小纪念品,将其与《九评》用透明的塑料袋封在一起,送给大陆去的游客,(封面上不要印上《九评》的字样,因为太醒目的字样过海关时易被发现)这样许多人会接受,而且由于旅途时间紧张,可能不会看,会直接带回国内,符合大陆人的心理特征,很精美的小册子,又有香港的纪念品,又没有敏感的字样,很容易带回国内的。

第三、建议香港的同修发正念清除香港旅游局利用香港导游造谣、恐吓大陆游客的行为,香港的导游在车上对游客造谣说“讲真象的都是法轮功花钱雇的,不要与他们交谈,有镜头对着他们,会被摄下来,警察会检查”等等。

另外,应该加强对导游讲真象的力度,一般到了一个景点,导游都是在一旁站着等游客,这个机会正好应被利用来接触导游,讲真象,因为导游起的作用是很关键的。

第四、绝大多数的大陆旅游团,都不安排去香港的大屿山观光,为什么?请香港的同修三思。

第五,我在一处最易讲真象的地方没有看见同修,那就是海洋公园的出口处。从电梯下来到出口处,许许多多的人在那等着自己团队的人和车,有的人要等一个钟头左右,人非常的多,而且都没有事做,在别的景点却是匆匆走过,唯独这里停留的时间一般都在三个小时以上,很遗憾我在这里没有看见讲真象的同修。

第六,如果同修有条件做导游,可能更利于讲真象。

以上是我这次远行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一点感触,遵照师尊的教诲,才写成文字,拙见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