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新学员:我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7月1日】

尊敬的师父和同修们好!

我是芝加哥的学员,很高兴有机会向同修们汇报我作为一名新学员得法的经历和一些粗浅的体会。我是2003年得的法。尊敬的师父说我们每一个人得法的过程似乎很容易,其实都不容易。没有师尊的慈悲,其实都是不可能的。

由于自身的生活经历,自从1987年来美国后,我对中国的东西渐渐的不感兴趣,认为中国的东西假的比真的多,不容易分辨,加上身体有些病,生活都有危机,所以对中国同胞那些房子再大一些,汽车再高档一些的交流和追求也不感兴趣。话不投机,与中国同胞的交谈也不多。所以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我没有听说过法轮功。谢谢师父的慈悲,让我有机会在2001年8月来芝加哥市中心上班,让我有机会每天从中共大使馆门口走过。这让我有机会每天看到同修们在中共大使馆前静坐。但是,我当时就糊涂到那种地步,还想:“这些中国人怎么这么奇怪,就这么在地上坐着,好象是向共产党的使馆请愿。唉,共产党是这么恶,跟共产党请愿又有什么用,岂不是自找苦吃,真是做无用功。”再看他们打的旗号,“真善忍”,我更觉得是“天方夜谭”,我当时根本不相信人间会有“真善忍”。虽然如此,我从心里还是支持这些人,佩服他们敢跟这么邪恶的共产党抗争的勇气。

就这么天天从中使馆前走来走去走了一年,到了2002年,江××来芝加哥,我的工作地点离江××与伊利诺伊州州长会面的旅馆就隔一条街。中饭时间刚出门,街上很热闹,与往常不同,一问才知道,江××要去那旅馆与伊利诺伊州州长会面。我想混進旅馆看看热闹,转了几圈,保卫不让進。外面有中共使馆组织的大陆学生的欢迎团,有一些西藏抗议人士,还有法轮功学员的抗议。别人都用大喇叭喊口号,法轮功学员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说话。我当时想,要不就站到法轮功的队列里,给法轮功壮壮声势吧。于是,我自作主张的站到法轮功的横幅后面。没想到,马上有个小伙子过来,问道:“你是法轮功学员吗?”我赶紧说:“不是啊,我就是想给你们壮壮声势。”他说:“还是请你离开吧,只能是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我当时又是一个奇怪(其实,是学员担心中共特务捣乱)。但是,我想,师父看到了我想帮助大法的这颗心,使我能够在这不易得法的时期得以走入大法,成为一个幸运的大法弟子。

以后,每天上班下班,每天还是看到芝加哥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在中共使馆前静坐抗议。又过了几个月,到了2003年的2月份。芝加哥的2月份可是真冷啊,芝加哥的那些法轮功学员还在那里静坐抗议。有一次,一位白人青年指着他们这些老人对我说:“不管支持不支持他们,你不得不佩服他们持之以恒的精神。”我当时深有同感,就停下来请教一位老先生:“怎么每天都见你们这些人呢?早晨来见,晚上来也见。”他的回答很惊人,他说:“我们24小时都有人在这里抗议。”芝加哥的冬天真是冰天雪地,白天冷,多穿一些衣服还能应付,晚上那么冷,还坐在冻僵的地上,这哪是人能承受的事情。我当时就想:“这法轮功可真厉害啊。而今目下,中国人都想着如何去多搞一些钞票,来点实惠的,这些人可全心全意的在这里对抗共产党的迫害,真不一样。可能法轮功真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又过了几个月,我每天与法轮功学员点头微笑而过。突然有一天醒悟,应该问问他们为什么学法轮功。一位学员说,因为法轮功治好她的许多病。这回答可真对我的胃口。当时我自己也有一些疾病,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我一听来了精神,就问她有什么东西能让我看看,有什么书?她就告诉我《转法轮》一书。但是即使师父这么点拨我,我的悟性还是很差,还是半信半疑,也没有完全动心。每天都在忙,忙着吃饭,忙着工作,忙着睡大觉,就是没有时间去找书看。

我每天都看着芝加哥的法轮功学员在那坐着抗议讲真象。到了2004年5月,我母亲刚好从中国到了纽约,我去看她。见了面,谈了一天话,到了第二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谈可做了,突然想起《转法轮》一书,既然无聊,就买来看看到底都说些什么吧。

一看不得了。师父在我身上显神通,解答了我一生的疑惑,让我心服口服,我身体上,精神上都起了许多变化,最后终于得了法。谢谢师父。

我把这些经历简单的讲出来,就是为了证实师父说的,每一个人得法都不容易,尤其在正法时期更不容易。在这迷一样的茫茫世界里能够找到“真善忍”,回到“真善忍”的世界,真象“天方夜谭”一样,是我们每个人的幸运。我们应该珍惜这个缘份,珍惜这个法。让我们重温得法的经历,坚定对师父的信念。师父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我讲我得法的经历,另一个目地就是要感谢芝加哥的老学员,如果他们没有按照师父的教导坚持讲真象,我不可能得法。在那么艰难的条件下,芝加哥的老学员能够坚持不懈的讲真象,克服了无数困难。如果没有他们的辛苦努力,我不可能如此幸运的走進大法。借此机会,我向大家表示感谢。

最后,我谈谈作为新学员对师父的信念。我学法不深,许多东西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特别是当师父谈到高层次和天上的东西时,我有些理解不了,因为我看不到,也体会不到。师父谈的天上的,高层次的东西,我有时还觉得不知道是真是假。到这时候,我就回忆得法的经历和身体的变化,以坚定对师父的信念。同时,我就想师父谈的我知道的人间的事。我告诉自己:师父对我也明白的人间的事的见解比我高明几千、几万倍也不止,那么师父对我一点儿也不明白的天上的事更是高明的不得了。地上的事我信师父的,天上的事我更要信师父的。不要胡思乱想,不要动摇。坚持对师父的信,因为师父给我们的从来都是最好的。我这样加强对师父的信念。

就谈到这里。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5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