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清除共产邪灵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5年7月1日】我们这里的部份同修,到现在还没有对共产邪灵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具体表现为:“九评”不愿意看,而且认为有常人的政治因素,更别说传“九评”了;对三退也表示不大认可,认为心里退了就行了;也不愿意看《明慧周刊》。

师尊近期的法已经讲的很明了。是什么心在做怪呢?我想那一定有怕心,有维护既得利益的心,也很可能是法学得不够。要说怕心,我也是从那里走过来的,现在感觉有时还有怕心,但和过去比真的是少之又少了,而且有时在静心学法时,在那一瞬间真的一点怕心也没了。那么,师尊讲的很明了,我们没有做到,能算是跟上正法進程了吗?宇宙众神正在全面解体共产邪灵,那么身负历史重任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对共产邪灵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仅不能完成身负的历史重任,而且自身的修炼很可能前功尽弃。

在恶党统治的中国,党文化的毒素浸泡着每一人,而且现在的人大部份(包括我们修炼的人)是从刚一懂事就开始受毒害的。比如恶党造的文化:“同志、革命、解放、旧社会、新中国、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法院、公仆、人民公社、人民当家作主、为人民服务、人民**为人民、人民**堂、人民代表、人民的大救星、光荣(战争阵亡)、阶级、帝国主义……”,就连中国的货币都叫“人民”币,还把汉语词汇恶毒的歪曲,如“迷信、封建……”。我们在生活中,每一个细胞、无时不在受它的毒害,电视、电影、广播、报纸、杂志、人们的言谈,甚至单位的先進评比、工作成绩都要表明以×××主义、×××思想为指导,等等等等。要摆脱它,可以说人自己是根本无能为力。我们大法弟子也只能是思想上认识到一部份,更多的、实质的只有师尊在为我们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如果我们不能按照师尊要求的去做,或者做不好,我们肯定就修不好自己。

师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2004年5月23日)中说:“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有许多事你们是做不来的,但是师父呢能做,可是师父怎么做呢?不是说我一跟你接触就拿下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

2004年年底,通过不断学习师尊的讲法,我意识到:我不管你是世间的什么组织、团体,只要你迫害了大法,我都应该清除你(当时,发正念时还没要求清除共产邪灵的因素)。在后来的一段时间内我发正念时就加進了这一意念。没过多久,突然发烧烧了4、5天,浑身酸软无力,而且嘴边起了大面积的水泡,水泡里全是黄水。当时只是意识到是消业和旧势力的干扰,也坚持发正念清除。最近,通过不断学习师尊的近期讲法和阅读《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才悟到:那是自己有了一点儿提高之后,慈悲的师尊给弟子从身体里排除的共产邪灵在自己体内的毒素,而且只是让弟子承受的一点点儿而已,而慈悲的师尊不知替弟子承受了多少呢。同修啊!一定要清醒呀,共产邪灵的毒素,一定存在于它们认为是它们同类的每个人的体内,包括对其邪恶认识不清、否定不彻底的大法学员体内。如果这些大法学员不发表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我想那一定不是一般的问题。

我以前比较喜欢“革命”歌曲,时不时要哼上一段,觉得劲头十足。2004年年中,我感觉不太对劲,心里有些反感,就陆续把家中有关的“革命”歌曲的光碟丢到了垃圾堆里、把电脑中的有关歌曲删除了、把上学时的政治课本卖给了收破烂的,心里倒觉得干净、轻松了。

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彻底扒光了恶党的皮。刚一开始,我也认为是常人的政治,也没有仔细看,只看了一遍“九评之五”,只是觉得刺中了恶党的要害。随着师尊新讲法的发表,才认识到“九评”是救度世人的利器,并仔细看了2遍,对恶党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接着也和其他同修一样,销毁家中有关邪党的邮票、像章等。特别一提的是,家中有一个打火机和一个“护身符”,都有毛××的头像,家中不修炼的人很爱惜,我也智慧的把它们销毁了。有一次回家乡,我用火把父亲保存多年的毛××的塑料头像化为了灰烬。

现在,恶党及其邪灵被宇宙众神判了死罪,“现在连操控它的旧势力的因素都急不可耐的在解体它与它的邪灵。”(《向世间转轮》)。我们大法弟子在发正念时也在极力的铲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那么,对于共产邪灵在世间的表现——中共,我们该如何对待、认识呢?

我个人认为:第一、在思想中,我们绝不能承认恶党的存在,包括其一切组织和其政府各部门。我们在法律诉讼或其他讲真象中,不要指望恶党的公、检、法等哪一个部门会对我们如何,而是针对其中的人、生命,是为了救人。恶党及其一切组织都是必须被淘汰的。

第二、在平时的言行中,严格要求自己。我们不承认你的什么“书记”、“党委”,我们只承认你是一个人、一个生命;对我们的行为、思想,它们更不配来“考核”;我们绝不要“同志”那个词,我觉得那个词是对我们的污辱。

第三、正念解体恶党及其一切组织。对世间的邪恶,我们不能采用任何过激的言行,但发正念时也要铲除它,消除迫害、救度众生。

第四、解体恶党及其一切组织时,我们应该抱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正念,不能抱着对恶党不满、愤恨等常人心。

以上是我个人现阶段的一点认识,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由于自己肮脏的怕心,曾经浪费了许多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也使自己的修炼曾几乎被毁。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丢下我,我于2003年年底终于又回到了大法的怀抱。由于我修的不好,几次想写都没写成,干扰也很大,这几段字写了4、5个小时。我觉得写的过程也是不断提高自己、理顺自己思想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