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朱国占在洗脑班及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1日】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山头乡村民朱国占,45岁,自19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开始时听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后来又请了一本《转法轮》,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知道怎样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去掉了不良习惯,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十多年的胃病全好了,体重增加了十多斤,从此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日子过得尽善尽美。

可是在99年7月20日后不几天,派出所就到朱国占家声称:“国家不让炼了,你不能再炼了。”朱国占和他们讲理,他们听不进去,以后多次到他家来,骚扰他,要求他放弃修炼,并在他家里随便乱翻,把大法书全拿走了。

2000年7月1日那天,派出所骗朱国占说:“乡里找你谈几句话,就不再找你了,马上让你回来。”到了乡政府,恶警就把他关进了洗脑班。那天乡长孝清水找他声称:主要说不炼了,就放回家。当时朱国占严肃的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又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不让炼?你们这不是迫害好人吗?”他说:“国家不让炼,你要炼就是反党。”他看朱国占不答应,又把他关进了洗脑班。

7月2日那天,县公安局局长王文庆带人来洗脑班,朱国占第一个站出来和他们讲真象,局长都没让他说话,就把他带到乡长办公室,立即非法宣布拘留他,当天就把朱国占和一位功友一起投入了县看守所。十五天后,又把我强行押进县洗脑班迫害。在那里每天被迫“上课”,强制洗脑,遭受严格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回家后,派出所仍然派乡干部和村干部监视,出门也要和他们请示,强制每天到派出所报到。

2001年7月30日,因有大法学员散发真象资料,被非法拘捕,县公安局李姓局长带领十多人又把朱国占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8个月后,非法判劳教两年,2002年3月30日劫持到内蒙古巴盟五原县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每天出工,朱国占被迫从事奴隶般的苦役。还遭到犯人监控,不让和别的大法学员说话。不出工的时候被强制洗脑,灌输的全是骗人的谎言。到了7月28日那天,全所召开了强制洗脑大会,名义上是“感化挽救”,实际上是卑鄙无耻的强制转化。第二天,艾姓队长找朱国占谈话,因为他们都有承包转化对象,这是上面的命令。艾开始假惺惺的胡说“国家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帮助你们,是不让你们上当受骗。”朱国占说:“法轮大法普度众生,救度世人。炼功祛病健身,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让人做好人,使人类道德回升,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邪在哪里?你们放着那些贪官污吏不抓,那么多下岗人员不管,那么多贫困农民不救助,硬是把上亿修炼大法的好人推到对立面上,剥夺我们的人身自由,残害自己的同胞,非法抓捕、罚款、强制洗脑,给我们造成精神、肉体上的迫害,经济上的巨大损失。我不是被你们抓来的吗?在这里我无法照顾家庭,孩子失去了父爱,每次接到来信我都偷偷得掉泪,这些痛苦不都是政府造成的吗?可你要知道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报应的,这是天理。现在是末法时期,每个人都在摆放着自己的位置,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

艾姓队长听着也有道理,可他为了个人的利益,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抛弃了自己的良知,助纣为虐。艾说“不管怎么说,你不转化就直接影响我的个人利益”,他威胁说:“你不转化,我们可以使用各种手段让你转化,所里早已给你们准备好了电棍、手铐,你心里不转化表面形式你也得走。”他为了完成迫害的任务和得到奖金,使出了各种残酷的手段。在二大队沈姓大队长的直接指挥下,晚上让犯人监控朱国占,不我睡觉,逼迫写三书。犯人们为了得到减期,什么也不顾,朱国占不写,他们就随便打骂。第二天朱国占找艾说:“他们随便打骂我。”艾说:“你不转化他们可以这么做。”

劳教所恶警们利用犯人对大法学员们刑讯逼供,一连好几天,他们还说:“你再不转化,打死白死。对你们的口号是强化、硬化、火化。”不法人员们采用各种手段残酷迫害,对朱国占施加压力,把他的牙给打活动好几颗,嘴也打出了血,脸也肿了起来。

请迫害大法学员的人,反思一下吧!在这场浩劫中,你都作了什么?当了什么角色?醒来吧!别再做邪党的替罪羊了。希望所有正义之士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尽早结束这场民族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