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严冬 迎来明朗的夏天(一)

【明慧网2005年7月10日】今天是来到曼哈顿刚好一周。冬天的寒假也是我在曼哈顿度过我人生之中最有价值的一段时光——纽约街头向行人讲真象。现在是我的暑假,芝加哥法会一结束,我又来到曼哈顿的街头和加拿大、台湾以及其他地方的同修一起,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白领、蓝领的纽约人揭露发生在中国的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真象。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周时间,对比起冬天的情形,我感触太深,我将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纪录下在我们的酷刑展上发生的一幕幕的真实的画面。

* 世人在觉醒

冬天的纽约十分的寒冷,但是有些纽约人的冷漠更使我的心倍感严寒,他们对我们递上的真象资料熟视无睹。而现在,令我惊讶的是越来越多的人都会伸手接过去我们的传单,而且大部份人都愿意签名表示支持。其中许多人是自己主动的问,“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另外的百分之五十的人大多数已经了解了迫害的真象,毕竟我们在曼哈顿已讲了一年的真象了。

有一次,一位阿拉伯裔的纽约人很有耐心地听我讲述了无辜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是为了不放弃真善忍而被迫害的事实,他表示了同情。当我希望他为我们的请愿书上签名时,他没有表示同意。我依然是真诚地感谢他,我在内心告诉他,“你今天不签名,但是只要你有这一份善念在,你一定会得救的。”没过一会儿,我却发现他正在另外一个同修那儿签名。我由衷的笑了。还有一个非裔年轻人,他很乐意地接受了资料。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非洲裔的美国人都十分乐意支持我们。但出乎我的意外,他对我的请求却很干脆地说,“No.”我对他说,“尽管你不想签名,但你愿意花费你的时间来了解发生在中国的这场迫害,所以我知道你是一位很有善心和正义感的人。”他微笑着离开了。大约十几分钟后,他又出现了,径直走到我们的桌前签下了他的名字。

有许多的人匆匆走过虽然没有停下来为我们签名,但是他们的内心是完全认同真善忍的美好,我从他们微笑的眼神中读出他们对大法的肯定态度。

我深深地感到经过一年多的曼哈顿街头讲真象,邪恶已被大量的清除,世人都已经在觉醒。我们已经从严寒的冬天走向了明朗的夏天了。

* 渴望着的生命

当一个生命选择了支持大法,这个生命就得救了。在征集行人的签名时,时时会发生让我感动不已的场景。

这是一位非裔纽约人,他是第二次来到我们的酷刑展。我问他是否听过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因为我们在街上讲真象已有一年时间了。他回答说,“是的,但是我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反美国政府的。直到前几天我才明白是中国政府正在迫害善良。”我又告诉他,我们这些学员都不是纽约人,我们来自英国,台湾,以色列,日本,还有来自美国各州。我们节省下自己的钱,放弃自己的假日,一批批的法轮大法弟子从世界各地来到纽约,不管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日复一日地站在街上,目地是为了告诉世人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的屠杀。我们希望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罪恶,共同来制止这种暴行。他非常赞同我的话,他认为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不只是中国人的事,而是对全人类基本人权的侵犯,不同的国家和种族,所有的人都应该speak out(呼吁)。我说我们即将有一场义演音乐会,这是为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儿童而举办的,他们在小小的年纪就失去了父母,只是这些善良的父母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害死,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他马上写下了订票的热线电话。

另外有一对夫妇,在签完名之后,当我提到为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儿童而举办音乐会时,他马上脱口问,“是义演?”在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他说,“这是一种非常高尚和正义的行为,我一定全力表示支持。”当他离开时,拍拍我的肩头真诚地对我说道,“你们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请坚持下去。”他温暖的话语久久地在我的心头回荡,我明白这是他明白的一面在鼓励我们。

还有一位善良的美国白人,大概已经听说了迫害的真象,当我递上请愿书时,“Of course!”他说着毫不犹豫地签上他的名字,并且掏出钱包想要为我们捐钱。我告诉他我们不接受任何钱财的捐献。

我希望他能够来欣赏为了营救被迫害死了的法轮功学员的孤儿而举办的音乐会。他表示他无法来因为他必须上班,但他马上说愿意给我一张音乐会的票款,作为他的一份心意。我婉言谢绝了他。他的这份正义和善良真的令我动容。

每天都是有无数的人驻足在我们的展板前,有的拍摄下酷刑的镜头,有的仔细地阅读有关迫害的内容。来自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却一次又一次地问着我们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却要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是啊,生活在自由领土上呼吸着新鲜空气的人们是无法想象得到中国普通老百姓在中共的恐怖统治下,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权,连做一个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我一遍又一遍地向行人揭露共产邪灵对中国人的残暴统治。我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但是我无法不去理睬人们想要了解真象的渴望,我知道人们了解到了迫害的真象后,这些生命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大法的一边。

好几次,我试着向一些匆匆走过,看似外貌冷漠的行人请求他们的签名时,没有想到,他们的回答却是那样的令我感动:“I like to help!”(我愿意帮忙),“Why not?”(为什么不呢?)“of course!”(当然可以) “I hope it will work for you!”(我希望这签名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众生明白的一面都渴求着被救度,他们真诚的态度和对大法的支持使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

* 可贵的中国人

根据我冬天在纽约街头讲真象的经历,通常中国大陆人是不接受我们的传单的,每当有中国大陆人路过我们的展位,我们总是试着微笑的向他们打招呼时,他们大都不予理会。但是现在情况却明显的不一样了。

有一天,两个骑自行车的大陆人很好奇的被我们的醒目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所吸引,他们并没有过来,而只停车在远处朝我们这一边张望着。我马上向他们走过去。从他们的外表和口音,我知道他们是福州人。我自己也在福州人开的餐馆打过短工。我看着他们象牛似每天在厨房干活12个小时以上,只有吃饭那半个小时的休憩。但是他们却不觉得苦反而却很快乐,因为他们可以赚到数目不少的美金。而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中国农民的命运真的象牛一样,吃的是草,挤的是奶,最后被宰割得只剩下一副骨头。

这两个福州人,其中的一个问我,“你们是不是拿了法轮功人的钱,才站在这儿为他们做事?”我一听就笑了,我问他,“如果你的妈妈因为炼法轮功被抓走,又被打死了。作为儿子的你是否要为她去伸冤?你一定希望所有的人都知道真象,来帮助制止这种暴行。我们都是法轮功学员。”还没等我把话讲完,他马上说,“我明白了。”我送给他们中文的资料,他们愉快地收下了。我叮咛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因为这一定会给他们带来福报。看着他们感激的笑容,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欣慰。

在我到纽约的第一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发现不少的中国人会伸手接下我们递上去的资料。有时候看到匆匆路过的中国人,我总是追上去把大法的真象资料递给他们。想到师尊再三地提到当今的中国人都是来得法的,其中很多生命的来源层次是相当的高。但是绝大部份的人却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而对大法有负面的认识,他们是急需要被救度的生命。

又有一天,一位年轻的有着学者般风度的中国女子停留在我们的展板前,静静地读着真象资料,我递给她VCD和中文的小册子,她又静静地全部收下了,我又要求她为我们签名,她依然是静静地写下了她的名字。我问她是否来自台湾,她微笑着告诉我,她是中国大陆人。我略为有些惊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深深地祝福她:可贵的中国人,你已经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 寻找正法的小伙子

当这个年轻的非裔纽约人听完我讲完迫害的真象后,他又很有兴趣的问我什么是法轮功。当他又进一步地问我关于“周天”这两个字时,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了。原来他竟然对古老中国的气功颇有研究。我告诉他我们的师尊在《转法轮》一书中,专门有一节谈到“周天”。当我说法轮功是所有气功中最高层次的正法修炼时,他非常兴奋地想要学法轮功。我告诉他最好的修炼方法是参加集体的学法和炼功,我给了他所有大纽约地区的炼功点的联系人的资料,以及公开的炼功地方。我说,“任何一个法轮大法的学员都会非常乐意地无偿向你教授功法。”他高兴的一再向我表示感谢。

另一个的他是一个游客,来自俄国,他是那样的年轻。当我告诉他中共五十多年的暴政使八千万的中国人失去了生命。他说共产独裁头子斯大林在统治苏联时,俄国人也丧失了几千万的生命。他完全同意共产党是一个邪恶至极的邪灵。他认为中国共产党灭亡的时候也快了。随后,他告诉我他正在练一种中国的气功,他并不知道他的师父是谁,但他可以感到气的运转。他对我所谈到的有关法轮功的一些高深的法理,完全明白和了解。我直觉到他这个生命是应该和法轮大法有缘的。因为他第二天就要离开纽约回到俄罗斯,我希望他上网去查找莫斯科当地的大法学员的炼功点,也可以免费下载俄文版《转法轮》,试着比较一下哪种功法更好些。他非常乐意的接受了我的建议。

我将在曼哈顿度过我的整个暑假,每天我们都是在嘈杂和废气充塞的街头坚持不懈地向熙熙攘攘的人群揭示正在中国发生的邪恶对正义和善良的迫害,尽管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清苦,一个馒头加点咸菜,通常是我们的午餐。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众生了解了迫害的真象而站在大法得一边,还有什么比救度众生更让人感到有意义和更快乐的事呢?

我将会陆续的写下以后发生在我周围的感人的经历和真实的故事,这些只不过是整个正法行程中的几朵小浪花,但它可以从一个角度反映出:世人正在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