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大庆监狱残害大法弟子的暴行

【明慧网2005年7月10日】

控诉人:黑龙江省大庆市全体大法弟子
事由:对大庆监狱迫害死三名大法弟子和对众多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肉体与精神的残害提出申诉。

要求事项:
1、严惩杀害于永泉、王洪德、许基善的凶手;
2、依法追究迫害大法弟子相关人的法律责任;
监狱长:唐永富 王英杰 姜树臣等人
教改科科长:郭春堂
3、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并恢复名誉。

事实与理由:

一、虐杀三名大法弟子

于永泉:2003年3月8日,大庆第二制米厂职工于永泉在监号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送到监狱医院,于当天死亡。狱方不让验尸,遗体被强行火化;

王洪德:2005年4月30日,大庆大同区新华电厂职工王洪德(男,56岁),才保释半月就含冤离世。王洪德于2002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因长期迫害导致心脏病复发。狱方直至王洪德手、脚都紫了,人已危在旦夕了才允许保释;

许基善:2005年6月7日,黑龙江省大庆石化总厂建设公司筑炉公司职工许基善(男,41岁), 被迫害致死。从现场看到,死者口中、鼻腔内发现有血块,嘴角全都咬坏了。据可靠消息,大法弟子许基善是被活活地迫害死的。在5月10日,7监区12分监区监舍楼下, 恶警张德志(指导员)伙同犯人李连才等逼迫许基善写“五书”,许不写,就叫站立大厅七天七夜,不让合眼睡觉,后来他腿都肿了,站不住了,他们就把许基善用绳子捆绑到上下铺的梯子上,后半夜往许基善身上浇凉水,棉衣棉裤都湿透,在许基善大喊“救命”的过程中,惊醒了许多睡觉的犯人。经过八天九夜,许双腿肿胀,身体非常虚弱。就是在此过程中,包夹对他举手就打,抬脚就踢,使他受尽折磨。陈忠玉表现最积极,最恶。对许不仅抬手就打,还张口就骂。

6月1日张德志讲不写“五书”给他们压力,使手段,他们就都能写了。6月7日早晨起床,许跟往常一样,整好内务,整好下铺,打扫学习室的卫生,开早饭时,吃了一碗大碴子粥,一个面包,身体各方面一切正常,饭后到学习室把痰盂倒掉,又打扫一遍学习室的卫生之后,坐在椅子上,8点40分指导员张德志与犯人“主任”李连才、卜充还有全体包夹法轮功的犯人一起商定对许基善实行强制写“五书”,用手段加压力。交待完后,张德志离开监舍到管教室,在8点50分左右,犯人卜充到学习室问许基善能不能写“五书”,许说:“你叫我干什么都行,‘五书’我不能写。”卜充不耐烦的说:“什么都别说了,别说没给机会。”说完出了学习室。9点,犯人“主任”李连才叫坐班犯人从北铺东头抽掉两块铺板子绑成十字架,说:“给许基善洗脑用。”犯人王明龙找来绳子,一切准备好后,犯人郭立阳、王明龙、吴红岩、周小斐把许基善从学习室叫出来,从9点之前犯人坐班,王明龙叫学习室全体犯人到厕所方便,说:“要是不去的话,头午就别去了。”许基善也要一同去,犯人王明龙说:“你别去了,一会你去。”等众人陆陆续续回到学习室之后,他们就把身体状况及各方面一向很正常很好的许基善叫了出去,这时他们把学习室的门,外间门全部都上锁,外间门是犯人宋玉龙看守上锁,不准出入。学习室的门是包夹人员看的,学习室内有10多名犯人,一名法轮功(大法弟子赵玉安被严控),都被一同锁在里面。并告诉犯人王光跃,翟富刚等人看住,其余的包夹人员全都参与迫害许基善。

它们将许基善扒光衣服捆绑在用铺板绑好的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进厕所平放在地上,头冲北脚冲南,厕所内东北角有一条4寸粗的上水管,离地面约1米6、7处焊了1个放水头水门,接有3、4米长4寸粗的黑暖管,它们就用这个水管往许基善的头部、身上浇水。从上午九点钟一直浇到下午1点钟,4个小时没停,在这段时间里恶警张德志在9点多钟、11点多钟、12点多钟几次到厕所看许基善,许没反应,就连午饭都没让吃。李连才说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不给机会了。到下午1点钟,犯人王安辉神色紧张的到管教室找张德志,这时许已被从厕所抬到大厅放到地上离厕所3、4米处,学习室锁已开,把打扫厕所的犯人杨清华叫出来打扫厕所,它们在大厅给全身赤裸的许基善穿内衣,此时的许基善已经耷拉头,面色非常难看,犯人郭立阳、王安辉、杨清华给穿的衣服,并试图架着让许基善站起来,可站不起来,已摸不到呼吸、心跳,就这样还有人说是装死,犯人卜充对放在地上的许的鼻子试无呼吸之后,告诉抬到铺上,卜充、李连才、王安辉、郭立阳对许做胸压呼吸,这时大法弟子赵玉安从学习室出来试图靠近许基善,被主任李连才、卜充、包夹法轮功的犯人阻止。李连才、卜充怒喝说:“是谁开的门没锁叫他出来了?”卜充进到学习室直接责问有关犯人,并出去亲自把学习室门锁好,此时已是1点多钟,恶警张德志站在外监门的台阶上与犯人闲谈之后,再次进入监舍,告诉犯人将许基善送往医院。之后李连才、卜充叫所有法轮功包夹犯人及坐班有关参与者到一起开会讲,许基善洗澡时自然死亡,不许乱讲乱说,统一口径,对在监的法轮功“大法弟子”赵玉安要严加控制与他人讲话,不许与别人接触,也不许别人靠近,妄图掩盖迫害致死许基善的真象。下午2点钟左右,许基善被从医院抬回放到铺上换衣服之后送走。

整个过程中,学习室的门对着厕所的门,从学习室的门缝能看到许基善的下半身躺在地上,大约4个小时一直这样躺着。参与者:主谋恶警张德志,主凶李连才、郭立阳、王安辉、卜充,帮凶参与者周小斐、吴红岩、姚海乐、王明龙(找绳子)、宋玉龙(死牢监)还有些在场的知情者十七、八个犯人,在12日七监区大队长李凤江召开全体犯人大会,会上明确地说:“对致死法轮功一事不许乱讲,自然死亡,统一口径。”用邪恶口气讲:“谁知情说了,可直接找他汇报。”妄图掩盖真象欺骗群众。

在5月份金生押小号时十四分监区恶警张春生告诉包夹法轮功金生的犯人: “在铁椅子上不叫睡觉,睡觉就踢他,这是咎由自取”;5月2日中午11点30分恶警张春生叫犯人在监舍内对大法弟子赵玉安使手段,折腾到没有血压人休克,休克过去后送外医院抢救。此事的参与者有犯人张连奎、张庆春、张秀志、石海云、陈德林等人。这是七监区迫害大法弟子致死致伤的大概过程。

二、酷刑折磨:

1、2002年9月份,大庆采油七厂的朱洪兵被恶警打得肺部溃烂住进医院,插着导管往外排脓液,曾一度昏迷不醒24天。

2、2002年12月,张兴业被恶警指使恶徒把他的衣服全部撕烂,将他一丝不挂地由两个恶徒架着进行人格侮辱和肉体折磨,打开窗户,在零下20度的寒风中冻了三昼夜,直到冻得昏了过去。

3、2003年秋,指使犯人将关兆起、金生、赵玉安绑在十字架上。它们用两条床板横竖绑成十字架,把大法弟子头、四肢绑在架上,再扔到水房的地上,任凭恶人毒打任何部位,还用冷水浇,折磨几日几次昏死。2004年2月23日至3月10日期间,七监区大队长李凤、相振春指使犯人对关兆起等大打出手,采用捆绑、浇冷水、烟头烫手指,罚站六天六夜,脚肿得不能穿鞋。脸被打变形,两次昏死过去,再被冷水浇醒,大队长李凤江说:“对法轮功采取什么方式都不过份。”

4、2003年末,大庆喇化职工张忠,32岁,因坚持修炼被三监区副监区长李方杰叫到管教室大骂,并和于清江、梁书义一起用手打张忠的头部,使其昏倒在地。他们用针扎张忠的头部和手,张忠没反应,就用脚踢张忠的腰部和腹部,后口吐鲜血,吃啥吐啥。半年后,人被害成了活人木乃伊,谁见了都落泪,若扔在路边,眼珠不动就是一副枯骨架,至今还由远方亲友帮助。

5、李立壮,现年33岁,原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一名外科医生,于2003年转到大庆监狱。入狱后于近一个月时间受到非人的折磨。每次都有八九名以至十多名犯人参与迫害。他们在厕所里把齐腰高的澡桶灌满冷水,把他的衣服强行扒光,扔到水桶里,同时往头上、身上浇冷水,把他的头反复往水里按、浸,他不往水下蹲,他们就打、捏、拧、“数肋巴”、往嘴里塞抹布,下狠手猛捏睾丸,使劲向下拽阴茎,至今他的睾丸留下后遗症疼痛,折磨近半小时左右,看看冻得要不行了,把他从水里拽出来抬到大厅,在众犯人面前由两名犯人架着、拖着,光着身子在大厅里遛,往身上用墨水写不堪入目的侮辱的话,看暖的差不多了,再扔到桶里冻、折磨,反复数次。甚至竟用流着水的粗水管子和牙刷往肛门里插,拉出来的都是水,他痛苦不堪,恶人们哈哈大笑,污言秽语。犯人郑祖坤还用“划船”手段迫害他,一推就背过气去,整得几乎休克了才摆手。他的眼巩膜(白眼仁)先后两次被打出近小指甲大小的出血瘀斑,上边来检查就把他藏起来。2004年2月4日,8、9名犯人一起把他打成“腰部软组织损伤“,数颗牙齿松动,肋骨骨折(已在监狱医院拍X光片证实),至今仍留后遗症,双眼前数块黑影晃动。

6、2003年10月,翟志斌(男,29岁,大庆房屋开发公司职工)几天不能睡觉,由刑事犯轮班看着,晚上站着,白天坐着。当监管局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时,四监区副大队长褚中信安排刑事犯严管翟志斌,并扒光他的衣服绑在凳子上用冷水浇,用板打。还有一次因答卷不合它们的意,被干警(名不详)指使的刑事犯苏成涛等四人打得浑身是血,卧床不起,脸都变形了,熟人都认不出他来了。

三、行贿以期平息杀人案

大庆监狱党委书记唐国富,副狱长610主任姜树臣正在用大量金钱上下行贿黑龙江省高检、高法,大庆中检、中法妄图平息许基善被迫害致死一事,想不了了之。

对内则统一口径说法轮功学员许基善是心脏病自然死亡。为了说得更“真实”,现在又统一口径,说是给许基善洗澡时,他喊“救命”则把水管插入他嘴中导致窒息死亡,大谎弥天。

又:迫害致死许基善的主犯李连才是七大队大队长李凤江的“关系”,该犯顶给李凤江一万元人民币(即李凤江索要李犯一万元人民币),李犯才获得“主任”地位。李凤江亲自指导李连才迫害致死大法弟子许基善。

上述是大庆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因封锁消息详情待查。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千古奇冤,大法弟子遵照“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健身,是人们公认的好人,他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为他人着想,不杀生、不涉政。只是不惜任何艰难困苦,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真象,让人们都知道大法好,不要受江氏的谣言蒙骗毒害。

大法是属于全人类的。他能使人心向善,社会道德回升,举世赞誉,如今78个国家,上亿人修炼。且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信仰自由”。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是受我国宪法保护的个人信仰。至今我国无任何一条法律法规认定法轮功是什么教。炼法轮功说真话违什么法?犯什么罪?所以大法弟子都是无罪被关冤狱的。可狱方执法犯法,狱方干警及被他们指使的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触犯《宪法》、《刑法》、《监狱法》,必须依法追究有关干警和被指使的犯人的相应的法律责任,严惩杀人凶手,依法给上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人员赔偿由迫害造成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损失。

停止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