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训


【明慧网2005年7月11日】2004年4月,我在资料点被恶警绑架。他们四、五个人進屋就乱翻一遍,所有的东西都翻个底朝天,见东西就拿。他们抄走了现金1100多元、钱包(内有300元钱)等等许多东西。他们知道他们的行为见不得人,所以就把我关在另一屋,不让看,并把窗帘拉上,挡住外面的视线。并到我住处又乱翻一气,抄走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并把亲属也绑架了,把亲属吓病了。同时绑架了另一名刚来的同修。

第二天,恶警们把我们的头用黑塑料袋套上,拉到一个不知什么地方,不但看不见外面,呼吸都非常困难,手被铐着,动不了。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内外都阴森森的,寒气充满了整个院内外,是一处新建的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室内还没收拾好,就用上了。

恶警们迫害人的招数是把人用黑塑料袋罩上头部,边问边打,有时不问先打,不管鼻子眼睛,冲着脸就打,用拳头猛击,不分个数的连击,把人打得头昏眼花,鼻子出血,并用两手捏住脖子想把人窒息,并恶语谩骂。打过一会,停下来,然后再打,最后把人送入地下室坐铁椅子

地下室更邪恶,四处象风棚一样,比严冬还冷,又是晚上,恶人都穿着棉衣棉裤,看样子还冻得不行。而我连毛衣毛裤都没穿,只穿几件单衣服,在师父的呵护下,不觉得冷,也没冻感冒。象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人坐在铁椅子上,椅子很高。恶警一会儿用力蹬椅子,叫椅子晃,一会儿拿来冷水,从脖子往里倒,把衣服都浇湿了。

第三天,换一个屋子迫害,继续坐铁椅子。恶警们把我放下后,继续审问、毒打,由于人心、私心及后天观念作怪,顺从了邪恶,说出了一物是某某帮助买的。当时心想:现在已经好几天了,某某同修该躲起来了吧,我说出他们也找不到,而且报了个假名,当听恶警说没抓到,我很高兴。

过了几天,在看守所里,眼前出现了那位同修,我愣住了,我的精神象崩溃了一样,懊丧得了不得。认为自己背叛了大法,出卖了同修,连人都不够,还当大法弟子。同修不时的安慰我。

邪恶利用了我的漏,钻空子,继续迫害,后来皮肤上出现了红点,发痒。由于不悟,越来越厉害。一直到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亲属用人的办法把我弄出来的),仍是不好,大部份地方不见皮肤的本来面目。开始象癞蛤蟆皮,后来,皮肤象砂纸一样,死皮很厚一层,每天都脱落下很多死皮灰。我也向内找,发正念,可就是不好。在师父的点化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再向内找,全是一些不好的心促成的,渐渐的好了。

邪恶、烂鬼、黑手、共产邪灵在临死前垂死挣扎,干扰迫害着大法弟子。我的皮肤上时不时的又出现了大片发痒的疙瘩,我知道这是迫害我,我的亲属都跟着受迫害。真是邪恶,正如师父所说:“它就是邪、就是恶、就是坏。只要它存在,它还会干坏事。”(《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一定要坚定正念,加强正念,坚信师父,坚信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抓紧时间救度众生,除尽邪恶,修好自己,走好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