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郴州监狱对大法弟子残酷施暴

【明慧网2005年7月12日】人人都知道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邪恶至极,然而,由湖南郴州监狱传出的消息证明,在中共邪党的统治下,中国的监狱和劳教所处处都是马三家!

自从湖南省赤山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被曝光后,邪党已将赤山监狱大法弟子转换地点。2005年3月23日,曾海其、邓烨、李学先、徐鑫、曾志远、郑士富、王庆生、曾胤华等八位大法弟子被从湖南省赤山监狱转往湖南省郴州监狱。

由赤山监狱一上车,恶警就将大法弟子每两人用一副手铐铐在一起,并威胁同修之间不许讲话,不许下车大小便,不许开车窗通风,否则采严厉措施。车上有武警同行。

大法弟子被关押在教育楼五楼。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两个警察对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对大法弟子人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作全部彻底检查,而后由两名刑事犯人监视一位大法弟子,上厕所也不例外。大法弟子不准坐在一起,相互不准说话,睡觉两边由犯人监控夹在中间。夜间由两个人轮流值班监控。干活时,大法弟子被两犯人夹在中间,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他们安排的严密监控之中。

墙上贴着几不准:不准炼功、不准背诵、默写经文、不准书写(纸笔全部被搜走)、不准喊大法口号、不准传播大法、不准顶撞警察,并在墙上贴着诬蔑大法、辱骂师父的标语和口号。劳动场所也有同样标语。大法弟子每天被强制无偿劳动。二十四人挤在仅二十平方左右的空间里居住。没有活儿干的时候,恶警就把大法弟子拉出去站大太阳下曝晒,或在劳动场地强制学员做一些专门用来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东西。

监控的犯人说:你们法轮功最特殊了,这地方除专管你们的几个干部外,谁都不许上这里来,这里由吴副监狱长直接管。我们抽来看管你们或要走都得经吴监狱长批准,为的是断你们与外界的一切接触。到郴州监狱几天后,换洗的衣服、肥皂、洗衣粉、卫生纸等生活必需品都不许拿进住所,在大家多次强烈要求下,才答应。警察黄水清逐个叫大法弟子去拿自己的东西,进门后他端坐那里,叫你蹲下跟他说话,否则不让拿自己的东西。大法弟子问他:中国的法律、法规、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中哪一条规定服刑人员见警察要蹲下说话?你们这是侮辱人格,侵犯人权!黄说:你们站着跟我说话我认为是对我人格的侮辱!郴州监狱就是这样规定的,而且全国的监狱都是这样的。大法弟子说:全国的监狱都这样说明全国监狱的警察都在违法呀!你们为什么要跟着做违法的事呢?

3月24日凌晨4时左右,李学先、曾海其在自己铺上炼功被值班的发现,叫醒了监控犯,强行将两大法弟子按倒不让打坐,几次坐下几次按倒,大法弟子问:我们炼功是锻炼身体,静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养生之法,现代科学也承认对身体有好处,难道这也错了?监控犯说:都是干部强迫我们干的,要不他们就说我们违规,就要惩罚我们,扣我们的分,不给我们减刑,我们这样也是警察强迫的没有办法,我们都想离开这鬼地方。

为此,当日早晨,大法弟子采取绝食以示强烈抗议。3月26日晚,郴州监狱恶警吴副监狱长、狱政科陈科长、教育科恶警李科长、刘岩、黄水清等,将绝食的大法弟子弄在一起。狱政科陈××宣布了所谓几不准,接着监狱长说:监狱是暴力机关,如果继续对抗将让你们感受专政的强大威力,也许郴州监狱严管队的滋味你们还不知道,将让你们尝尝!最后大法弟子李学先要求发言,恶警吴××说:“你们没有说话的权利,不许提出任何意见,只有听从我们的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言语中威胁着大法弟子。

3月27日上午8时左右,恶警刘岩强行叫大法弟子李学先、曾海其、曾胤华三人面壁站立。李学先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刘岩令人将其拉往另一房间用臭袜子将其嘴堵上,再用塑胶贴上,把其双手反铐在背后,又拉到劳动场地强迫他面壁站立。直到下午两点半过后,整六个小时才将李学先体罚解除。

恶警刘岩将李学先喊口号的事汇报到了恶警吴副监狱长。吴马上召来狱政科长陈××,恶狠狠地对陈说:你下午亲自把李学先弄到严管队去,跟严管队干部说就说我吴监说的一定要好好治治李学先,杀杀法轮功的锐气,一定要把他们弄服贴,对李学先每天的情况要直接向我汇报。

下午3时左右,恶警狱政科长陈××,恶警刘岩将连续绝食几天的李学先强行带到严管队。下午5时左右,恶警刘岩说:你们绝食是无用的,想要什么合法权益在监狱里是不可能的,我们将用鼻饲法给你们灌食,叫你们死不了,活不了。

3月27日晚,恶警刘岩把大法弟子弄在一起后说:你们如果想跟我们交谈,想对我们提意见,要什么合法权利,首先你们必须把“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交上来,否则一概免谈。

恶警走后,监控犯说:湖南省郴州监狱没什么出名,就一个严管队弄出名了,严管队由副监狱长亲自管,工作犯都是家里有钱,有势、有干部作后台的,能够按干部的意思整人,打死人不眨眼的恶犯人才进的去,要不然干部都不要你,因为严管队的事就是照干部的意思去打人、整人的。监控犯继续说:湖南省郴州监狱是地狱,严管队是地狱中的地狱,在生活上监区犯人每星期还有些肉吃,在严管队别说肉,菜里连油都没有;严管队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做俯卧撑、蛙跳、引体向上等多种强体力运动的体罚,各种运动的数量一天增加二百、三百、五百、八百……除很短的吃饭时间外没有时间休息。晚饭后不是所谓的训练就是面壁站立,直到晚十二点才能睡觉。如完不成规定数量就被工作犯打。他们打人时干部就故意走开或装作没看见。最厉害的是“背铁板”,就是把打不服的人的身体靠墙固定住,把两百多斤重的铁板用绳子穿好挂在被严管的人脖子上,让你身体不下来,弄得人生不如死。进了严管队,没有被他们弄不服的,在95年,有一天就弄死三个人。

大法弟子李学先被带到严管队后,恶警叫他蹲下说话,并叫他做各种体罚运动,李学先坚决抵制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几名恶犯涌过来,将李学先按住,恶警走过来用电棍电李学先的头,边电边说:叫你清醒点,电了十多分钟后,恶警又叫恶犯将李学先的左右手各用一副手铐铐在窗户钢筋上,把他弄得两脚离地成“大”字形悬吊在窗户上,三十多分钟后恶警才叫犯人把李学先放下,此时手铐已深深地嵌入李学先的双手手腕之中,鲜血直流,筋骨暴露。在此情况下,恶警恶犯仍不放松对他的迫害,还强迫李学先进行所谓的训练,直到晚十点才回房。29日恶犯有意找茬将李学先的脸打肿,十多天肿都未消,打人时恶警故意走开,装做没看见。31日恶警叫李学先蹲下说话,李学先抵制。恶警恼羞成怒叫恶犯将李学先按住,用电棍电李学先的口腔、右太阳穴、右脸部长达三十多分钟。致使李学先上嘴唇80%破皮溃烂,下嘴唇60%被电破皮溃烂,均高度红肿,饮食困难;头部、面部依次有六大处被电破皮溃烂红肿,之后仍强迫李学先进行所谓“训练”。

4月4日李学先的亲人来看他,恶警吴副监狱长不许他们见面。4月7日大法弟子李学先抵制恶警的不合理命令,恶警令恶犯将李学先用手铐铐成“大”字形吊在窗户上,脚趾头点地。从上午八时直吊到晚上八、九点整整十二个小时。年仅二十九岁的李学先在湖南省郴州监狱恶警吴副监狱长的亲自指挥下,在恶警狱政科长陈××、恶警刘岩、黄水清、及严管队恶警恶犯的迫害下,短短几天就被迫害的面部浮肿、血疤累累、上下嘴唇溃烂、饮食困难,双手、双腕皮开肉绽,双手双脚浮肿,全身上下疼痛,行走困难,可是邪恶之徒仍然还在对他继续行恶。

在湖南赤山监狱被邪恶残酷折磨三个月早已伤痕累累的曾海其,转到湖南省郴州监狱后,恶警多次威胁他要将他弄去严管队。

湖南省郴州监狱将大法弟子关押在五楼,其他人上不去,大法弟子下不来,与世隔绝。监狱应有的纪检、检察信箱、监督信箱在这里却没有。

望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共同制止邪恶对大法弟子毫无人性的折磨和摧残。

湖南省郴州监狱地址:湖南省郴州市燕泉路67号。

附:郴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人员电话:
监狱长: 刘克金 办公室电话:0735——2193019、家宅:0735——2193028、手机:13307359433
政委: 汪淼 办公室电话:0735——2193029、家宅:0735——2193300、手机:13873550000
副监狱长:吴新中 办公室电话:0735——2193039、家宅:0735——2193039、手机:13975502867
狱政科科长:陈雄文 办公室电话:0735——2193031、家宅:0735——2193012、手机:13807358243
副书记、纪委书记:邓凌云 办公室电话:0735——2193056、手机:13607353911
欧处长:手机:13786388978,办公室电话:0733——4806062

湖南省株洲攸县王岭监狱非法关押部分大法弟子,请了解王岭监狱的大法弟子能及时揭露里面的邪恶。请海外同修打电话帮助讲清真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2/105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