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出示证据表明中共收集海外法轮功学员名单(图)

【明慧网2005年7月12日】(明慧记者欣宇悉尼报道)因不愿继续为中共使馆监控法轮功学员和其它异己团体,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于今年5月从悉尼中领馆出走,向澳洲寻求政治庇护。在经历43天的出逃生涯之后,陈用林在7月8日获得澳洲政府给予的保护签证。7月10日,陈用林以一个澳洲新移民的身份,召开记者招待会及华人座谈会,感谢各界朋友对他及家人的关心,同时再次披露中共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并出示证据,证实中共间谍线人向中领馆提供海外法轮功学员个人细节和法轮功团体活动等情报。


陈用林举行新闻发布会及华人座谈会

陈用林向媒体展示间谍线人提供给中领馆的法轮功学员个人资料

* 陈用林首次出示证据,显示中共通过间谍线人收集海外法轮功学员“黑名单”

在新闻发布会上,陈用林表示现在中共已经不满足在国内对人民的控制和禁锢,已经把魔掌伸向了海外。他披露了中共在海外对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比如中共如何通过投资、通过广告、买版面来控制媒体,把中共要宣传的东西完整的搬到澳洲民主社会,引起媒体和听众的强烈震动。

此次新闻发布会上,陈用林首次向媒体出示了他从中领馆携带出来的部份文档证据,证实他曾经指证的澳洲存在大量中共间谍的部份证据,并允许记者拍照。在陈用林显示的证据中,有包括线人提供的悉尼法轮功学员孔慧玲及家人的详细个人情况、有关澳洲法轮功团体的一些细节,以及中领馆通过各种途径收集到的30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名单,文件上还有中领馆副总领事的签字。

* 陈用林警告中共间谍迷途知返 摆脱中共控制

陈用林称这些证据都是由中共在澳洲的间谍和线人提供的。他表示由于职位关系,他有一部份这些间谍或线人的名单,但是目前他不想把他们公布于众,他说:“他们中有许多年轻的人,有的是一时冲动,也有是一时贪图利益被中共利用,这些人都有家属和亲人,我不想他们的家属因此受到伤害。但是,正如傅莹所说的,在澳洲政府批准我的签证后中共内部官员会象洪水闸门一样出走。其他人出来之后不一定能够象我这样,而且中共总有一天会倒台,一旦中共倒台,这些名字和情况资料完全可能会公布,这些人将会受到澳洲的法律制裁,所以奉劝这些人能早日迷途知返,摆脱中共的控制,停止帮助邪恶的中共,他们才有可能得到拯救。”

* 陈用林座谈出走原因 不愿迫害法轮功为出走重要原因

在华人社区的座谈会上,他首次向华人社区详尽的叙述了自己出走的原因,以及之后遇到的种种磨难,直至最后澳洲政府给了他永久保护签证。他说:“这说明,民主和自由的理念在澳洲是深入人心的,中共想把澳洲纳入‘大周边’势力范围的图谋是白费力气。”他说,“我很高兴能够跟大家一样呼吸澳洲民主、自由的空气。想说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这才是做人的感觉。我期盼所有中国人民都能够过上‘人’的日子。”

当谈到自己为何决定出走的时候,陈用林称令他决定出走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他在中共驻悉尼总领馆工作期间,曾帮助法轮功人员,接替他的人肯定会了解,让他担心回国后会受到严重迫害。

陈用林说,“一般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政府认为是危险人员,护照延期是不给的,不但不给,还要没收护照。中共政策护照是国家财产,应当没收。中共的目的是制造法轮功学员生活各方面的困难,这就是迫害。就像民运人士袁红冰先生刚到悉尼的时候,(中)领馆的副总领事包括堪培拉的(中国)大使傅莹都去外交部、移民局施加压力、交涉,让他们不要给袁红冰签证。他们借口袁红冰是旅游签证,而中国每年都有很多的人来澳旅游,如果你给了袁红冰签证,那么这么多中国人,你澳洲受得了吗?这就跟前两天她说澳洲政府给我签证一样,打开洪水闸门一样逻辑,威胁澳洲政府,不要给袁红冰签证,无非是想给袁红冰的生活制造困难,不让他很快拿到身份、让他感到不安全、让他的心灵受到一定的折磨,这才是她的真正的目的。”

陈用林表示接任他工作的人名叫高丽(谐音),曾经在她来澳之前,他们通过一次电话,她应该六月初来。陈说,“如果她接任了我的工作的话,她就会很快发现我所做的一些事情,特别是法轮功原先有8百多人一份名单,其中包括大部份是只有人名,没有护照细节、没有出生年月,这种需要总领馆继续核实,我已经把这部份名单从总领馆电脑上删除了。如果是这部份人现在去申请签证的话,应该不会遇到麻烦了。我跟法轮功打交道,我同情他们是因为他们遵从真善忍,特别他们真善我感觉特别明显。中共之所以觉得法轮功好控制好打压,是因为法轮功很诚实。当他们到领馆取签证,问他们是不是法轮功的,他们要么就会说是,要么就不回答,很容易辨认,他们不会说谎。”

“在2003年中央防范和处理×教办公室的副主任袁靖(谐音)来澳洲时告诉我,国内法轮功有6万人还在受到迫害,其中三万关在监狱里和劳改营里,三万多被地方政府、区政府、街道监视居住和洗脑教育,这个数字使我很震惊。中共自称对一般法轮功学员采用团结、教育、转化的政策,所谓团结教育就是洗脑,就像教育中共内部的党员一样。从六四以来,(中共)進行了反自由化教育,针对的是民运,后来江的三讲、三个代表、胡锦涛的保先教育,从去年年底开始,在我出来之前,悉尼总领馆还让我写了一份总结报告:悉尼总领馆保先教育取得了重大進展,保先教育告一段落。由此可看出中共的本质。”

* 陈用林表示可以向澳洲政府公布中共间谍名单

据悉,陈用林已经向澳大利亚政府呈交了中国驻澳使领馆手中的一份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陈用林认为,这份名单可以证明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各地的华人社区中安排有或发展了大量告密者。

另外,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最新报导,陈用林还表示,他手中还拥有一份中国在澳大利亚的间谍名单,并表示如有必要会公布这个名单。他说,中国驻澳大利亚外交人员被分为两类,一类处理外交事务,另一类集中搞情报。

陈用林呼吁这些被指称为中国间谍的人士能够尽早放弃间谍工作,真正容入民主社会。陈用林表示,这些人中很多都有家有口;他希望这些人能够自己停止活动,以免最终使个人以至于家庭受到伤害。

据悉,澳大利亚情报机关已经表示对陈用林的指称感兴趣,并与他保持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2/105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