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广生曝沈阳610和教养院黑幕(1)

【明慧网2005年7月13日】原中国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日前在多伦多公开声援陈用林和郝凤军,并大量揭露了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事实。韩广生近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披露沈阳610和教养院更多内幕。本报导分三篇刊出,此为报导之一。

记者:今天我们就一些610的运作情况,想问您一些详细的情况。您上次节目中谈到610系统主要是在中国负责法轮功事务的这么一个组织,它为什么叫610?

韩:是这样。这个镇压法轮功是中共继89六四镇压学生运动以后又一次大规模的镇压基本群众的运动。那么中央呢历来是搞什么运动都要成立一个长期的临时办事机构。就是说按照中共的传统做法就是加强领导。那么,中共中央成立了专门的镇压法轮功的指挥机构,这个就叫610办公室。之所以叫610是因为它成立于1999年的6月10号,它的负责人是中央政法委书记者罗干。

那么接下来各省、市也被要求相继成立镇压法轮功的专门的办公室。叫法上都是按照成立的时间起的,比如说有的叫611办公室、以至于有的叫621办公室,基本都是按照成立时间来叫的。不管怎么叫,都是用来指挥、协调镇压法轮功的。

那么这个组织在沈阳市是按照市委一个主管副书记叫朱锦(女)的负责,那么从市委办公厅和市委政法委员会抽调的人员作为工作人员,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还有民政局都算它的成员单位,那么各个区、县、局也都在镇压法轮功这一方面统一接受610办公室的领导。

610的运作与功能

记者:那么作为沈阳市来说,您刚才提到了几个610单位,那么这些单位是什么时候开始运作的?包括第一次会议怎么宣布的?

韩:沈阳市应该是在1999年6月下旬610办公室组织召开第一次会议,主要是公布成立提出要求,并且部署任务。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堵截法轮功学员进行上访。

记者:是谁在会议上宣布呢?

韩:这个一般是政法委主持会议的,做工作报告,然后呢是主管政法的副书记,这两个人都算是610办公室的叫组长或者说副组长,通常是他们两个人,有的时候是这个主持会议、另一个说,有时是另一个主持会议、这个说,基本是这两个人要布置工作,提出一些要求, 是这样一个情况。

记者:那么610还有那些功能?

韩: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围堵、拦截进行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随着中央部署的迫害的加深,610办公室主要是这么几项事情:一是还是继续围堵、拦截进行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第二就是要侦察和破获法轮功组织,第三就是抓捕进京的或是仍旧坚持、宣传法轮功活动的这样的人员。第四就是把这些人关押起来,进行强制转化、强制教育,主要是这四项功能。

镇压法轮功 执行者是公安

记者:在您提到的这个610成员单位里面,有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司法局还提到了民政局,他们具体在里面起什么作用呢?

韩:镇压法轮功这项活动中,最主要的是公安,因为公安要派出大量的警力去堵截和侦察,一方面堵截进京的,比如沈阳公安就派出很多人在进京的交通要道,包括北京的机场啊、火车站啦包括天安门广场,来堵截、寻找和发现从沈阳去的法轮功学员,那么这些人呢平时住在沈阳驻京办事处,他们和天安门广场的派出所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自己也去抓捕,天安门派出所如果抓到辽宁籍或沈阳籍的法轮功学员,也会移交给沈阳公安。这是公安的一项职能。

记者:据您所了解,要派出多少人,比如说在各个要道?或者是天安门广场?

韩:具体的派出的人的数字我说不准确,有市公安局派出的、也有布置给业务部门或者是区、县、局,分门把口,应该说在那段时期时间内是动用了大量的警力,而且有公安局的领导也长期的在北京坐镇。

另外就是因为当时中央是有要求的,限制各个省、或各个市在一个月内不得有多少个人(多少法轮功学员)进京,那么省里呢会把指标分解,分解到各市,比如说沈阳市一个月内不得有3个法轮功学员进京,如果超过了这个数字,那么就有可能主管的书记到省里去检讨,并且要开会批评,要造成严重影响的,还要受处分,以至于撤职。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呢,就投入很多精力去拦截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其中还包括采取一些其它的措施,比如说贿赂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让他们抓到了本地的法轮功学员不要记数,不要上报,而是交还给本地。由于各地都要巴结天安门广场派出所,所以当时流传说:“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这下可发了大财了。”

不经审判 关押善良无辜的修炼

记者:据您所了解,在沈阳地区有没有因为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数字超过了限定而受到惩罚?

韩:我记忆中好象新城区一个镇的镇长为此受到了撤职的处分。

记者:那您是不是认为这是一个原因,使各地加大了力度来围堵法轮功学员?

韩:因为中央对镇压法轮功学员的要求很严,可以说压力很大,所以各地也都是当作头号的政治任务来尽力完成,所以也投入了很多力量。实际上这件事情怎么说呢,就是中共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前提下,并且不经过任何审判程式,就把那些善良无辜的老百姓投入监狱。这是中共践踏人权和违背宪法的一个非常明显的事情。

记者:您当时是任司法局的局长,那您当时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韩:因为开始的时候法轮功迅速的发展,我们当时也认为很正常,没有什么看法,那么后来呢中央下令镇压,我觉得很奇怪,再后来就是中央决定抓捕这些人,并且把他们关进教养院。

我是感到非常的不理解。因为我觉得这些人,从这个人来讲,他们都是普通的、善良的基本群众,从宪法上讲公民有信仰、结社以至于游行请愿的权利,所以这些人就未经任何的法律程式、也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就会被抓起来,所以我是非常的不理解。

到1999年底主管镇压法轮功的副书记朱锦,她兼任610的组长,她找我要求我开辟一个教养院来关押法轮功。我当时说这个教养院是关押轻微违法犯罪分子的,不是关押法轮功的。我说我不能同意在教养院里关押法轮功,那么当时朱锦就很恼火,厉声的对我说,这是一项中央布置的政治任务,如果出了问题要我负责,你必须执行。

那么我当时还想寻求辽宁省司法厅对我的支持,所以回来后我给辽宁司法厅厅长于凤成打电话,说市里要求我在教养院里关押法轮功,我说我认为教养院不是关押法轮功的地方,我们不应该关押。司法厅厅长说,你的意见对,我也是这么看。我还觉得挺好的。

那么过了不久,就是中央又压了下来,从司法部系统压下来,那么整个司法系统,包括辽宁省司法厅和我都顶不住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开辟了一个教养院,在沈阳市东营区驻家镇腊子村开辟了一个我们原来有的教养院叫龙城教养院,来关押公安送来的女法轮功学员。

马三家教养院 隶属辽宁省司法厅

记者:龙山教养院是新盖的还是原来就有的?

韩:原来就有的。原来沈阳市呢有市管的两所监狱,四个教养院,这四个教养院有尹家教养院、张士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和龙山教养院。在镇压法轮功期间,首先开辟了龙山教养院,因为它原来关押的人不多,有一点空间,它有一个小的二楼,让普通的劳动教养人员都住到平房里面去,然后把小二楼腾出来,有一半关押女法轮功学员,另一半关押男法轮功学员。

记者:您提到龙山教养院是从1999年底开始关押法轮功学员。在这之前呢,据我们了解情况,就是7月20号,各地就开始抓捕,在这个期间,这些法轮功学员关在哪里。

韩:在没有启用司法系统的关押场所之前,被抓回来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关押在公安系统的关押场所里面。多数叫收容所。收容所原来的功能是收容审查那些盲流,无业人员,收容一段时间之后,查清他们是哪个地方人就送他们回去,遣送回去。后来这个场所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

公安还有一个叫女子志向学校,是收容那些卖淫妇女的,也被用来关押女的法轮功学员。后来公安这些场所关押不下了,就要求开辟司法管辖的场所。那么就是开始把这些人关押到教养院里面去。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那个您下手有四个教养院,是龙山、沈新、张士、尹家教养院。我们知道在沈阳市还有一个叫马三家教养院,这个是在您的管辖范围之内么?

韩:这个不是,马三家教养院一直是辽宁省司法厅直接领导直接管理的一个教养院。它原来也是关押女子普通劳教人员的,后来也就关押女子法轮功人员。这个教养院在辽宁省应该算是镇压或者说强制改造法轮功的一个排头兵,一个标杆。他们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很多,据我所知,法轮功学员受到了很严重的虐待、体罚。我们也曾经被要求到他们那里头去观摩学习。

马三家转化用的是电警棍

记者:就是其他的劳教所,被要求到马三家去取经,学习它们的经验,是么?

韩:对,因为被关押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上面有要求就是要强制转化。也就是说要洗脑,要让他们不再信法轮功。开始的时候,应该说所有的关押部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因为这些管教人员也不懂得法轮大法,基本上跟法轮功学员说不到一块儿去,那么急需这种转化的经验,怎么能让这些学员转化的经验。

马三家教养院就说它们转化得很好。那么省里就组织全省管这方面工作的司法局的副局长啊什么的,或者教养院的院长去观摩学习,去学经验。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具体分管监狱和教养院监管改造工作的,张宪生,他去学习。

而他去学习之后回来,他告诉我什么呢?他说我看明白了,马三家的转化经验就一条:电警棍。我一听非常吃惊,然后张宪生给我说,咱们也用警棍吧。

记者:您说的警棍就是我们常说的,警察用的电棍。

韩:对,警察专用的警用电警棍。

记者:它有多少伏的电压?

韩:一般来讲要1万5千伏以上,它的体积是比较大的。不是那种像手电筒那样很小的。所以它很厉害。它电击人一下,人的皮肤会烧焦,同时也会把人击倒。所以张宪生就跟我说也要用电警棍,我说坚决不行,我决不能同意。

那么再后来呢,就是马三家教养院有一些经过各种手段,饱受折磨,仍然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辽宁省司法厅的副厅长叫林屏志(音),他给我打电话,说有十个女学员,送到你那儿去吧?

我说干吗要送我这来?他说他们在这儿影响不好。我当然不愿意接收,但是我作为下级,我也不能不执行。所以我就接收,把她们安排在沈新教养院。

有一天晚上我去看望她们,在一个监室里面,我看到了两个女法轮功学员。一个姓赵,一个姓尹,我就跟她们两个聊,我说你们在马三家怎么样,然后他们就诉说了他们在马三家遭受的虐待和体罚。

比如说女的管教,动员她们转化,她们不转化,就掐她们大腿跟,还有的用缝衣服的针来扎她们,有的要她们到卫生间里头坐骑马蹲裆势,就是半蹲半站,你还不是蹲着,还不是站着,那么一种姿势。

用尽诸多体罚手段来迫使转化

记者:要站多久?

韩:要站很长时间呢。还有让他们在冰冷的土地上做俯卧撑。就是用尽诸多体罚手段来迫使她们转化。我听了以后感到非常气愤,我告诉那个管教人员给她们纸笔,让她们写材料给我。

过了几天,材料转到我那儿,我把材料附上一个条子,转给辽宁省司法厅厅长于凤成(音),就是说你们看看,怎么能这样?结果我的做法等于揭了马三家教养院的这个良好形象的丑。所以辽宁省司法厅领导对我也很不满意,他们就采取了一些,我看就属于报复性措施。

比如说在会上强调要跟党中央保持一致,点我,这个点呢就是说言外之意就是你的行为没跟党中央保持一致,然后就是把应该拨给我的经费,就不给了。这样一种办法。那么马三家教养院可以说是臭名昭著,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大本营。

记者:那么我们知道马三家教养院的院长叫苏境。你认识这个人么?

韩:我认识,当时她是40岁左右的一个,个子比较高的一个女警察。这个人呢应该说她是非常忠诚的执行上面指令的,没有自己的思想和良知的一个走卒,应该说是这么一个人。后来这个人和马三家教养院,由于镇压法轮功有功受到了司法部的嘉奖,还有一些奖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