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轮功学员王立遭劫持呼吁关注


【明慧网2005年7月13日】我叫王立,男,1972年10月16日生,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柳芳北里。联系电话:010-64676072  010-64969162。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分局看守所703室。

因结婚无房,我和妻子在朝阳区亚运村附近租住两居室。2004年2月22日下午3点左右,家中强行闯进4、5个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我们的租住处进行彻底搜查,并把我铐在一间屋中,我那就要临产的妻子被强行关在另一间屋中。随后又拿来一块黄布挂在墙上,强行给我照相,对我人格造成极大侮辱和伤害,一直折腾到晚上10点多钟,临走前拿来一张证明都不让我看清是什么,强行按着我在上面签字。

接下来他们把我送到了“大兴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一进门,里面的4、5名警察就把我踢倒在地并说到:“你不是不说话吗?就往死里打你!”然后几个警察轮流踢来踢去,直到踢得我浑身青紫,不能动为止。在大兴法制培训中心,警察整人的招数很多,让人很难承受的是长时间不让睡觉,几个人轮流看着你,一闭眼他们就打你。一个多星期不让睡觉。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他们自我标榜的法制国家里的首都能有这样的地方?这也是他们的“人权最好的时期”发生的事情。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他们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时候,往往都是选择在后半夜,几个警察轮番过来打你,有一名姓杜的队长打人最恶毒。在这里“飞”着是每天的必作“功课”,打得我受不了时,我只能大呼“救命”。半年多时间里,每一分钟一秒都在痛苦煎熬着,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活过来的。2004年9月1日,我被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即通称的“七处”,在那里我又被关了半年。

2005年2月,我又被转到朝阳区看守所。由检察院审理我的案子至今。有近一年多时间中我数次申诉过。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从上小学中学学习成绩一直优秀,每年都是“三好学生”,上大学还获得奖学金,我特别要强,学习刻苦,后来终于病倒了,检查结果我得了“肾炎综合症”,这个诊断结果无疑对我是晴天霹雳,我的心理一下就被击垮了。后来学炼了法轮功,没有多长的时间身体就康复了,我从此按照大法标准要求做个好人去工作,难道好人就要被长时间关在看守所中吗?

在我2004年2月22日被抓后几天,我的妻子生下个女孩(据知情人告知),而今孩子快1岁半了,我还没有能看上一眼,也不知道孩子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妻子带着孩子是怎么活过来的。被抓后我又一次失去工作(上一次失去工作是因为朝阳区香河园610从我工作单位把我抓进“转化班”,我不堪忍受,半夜撞碎玻璃大门走脱,不能回家,不能上班而丢失工作),我不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我不知道妻子带着年幼的女儿怎么活?

为此我呼吁国际社会上善良的人和人权组织关注我们的境遇,帮助我们和与我们一样的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受到牵连的家庭,摆脱目前的困境,结束对我们这些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还我自由!为此,我本人也强烈要求:你们不要难为我那患有严重心脏病的父亲、肾衰靠透析维持生命的母亲和妻子及年幼的女儿!

王力
2000年春夏于朝阳区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