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世人“三退”的一点经验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13日】自从九评发表,特别是师父的《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国内正法形势发展迅速,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紧跟正法形势,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现在,我把自己这段时间证实大法中的一些做法和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希望我们大家能互相促进,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一、清除共产邪灵对自身的干扰

回想年初我劝丈夫退团的经过,的确很难。虽然在我和母亲(也是大法弟子)的努力下他终于退了,但总说我在搞政治。我让他看《九评》,他就是不看,还说:“本来以为你们不搞政治,但《九评》就证明了你们在搞政治”。现在的世人真的是是非不分,善恶不辨的。我经常给他讲真象,甚至一讲就好几个小时,效果是有,但达不到完全肃清他头脑中共产邪灵的因素;有时候他的确明白了真象,但过不了几天又出现反复。每次给他讲完真象我都感到非常的疲惫,就象刚打完一场仗一样。虽然我是关着修的,但我知道在另外空间真的是一场正邪的大较量。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个多月。我开始找自己的原因,一定是我自己哪方面有问题才导致我丈夫的思想总是摇摆不定?答案终于找到了,是我自身还有没肃清的共产邪灵的毒素。在我看《九评》和师父在年初发表的经文的时候,思想中总是受到“法轮功在搞政治,被人利用了”这样的邪念干扰,虽然我自己并没有受到它的任何影响,但并没有重视它,肃清它。找到以后,我马上发正念铲除它,并多次对着它發正念。几次正念發过之后它就没了,我丈夫的思想也稳定多了,不再那么摇摆不定了,有时还给我作真象工作提供帮助。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威。在此我想对同修说,一定要纯正自己,这样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二、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们是大法熔炼出来的大法徒,我们是师父的真传弟子,我们是众生羡慕的生命,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还有什么可以阻碍我们的呢?更何况劝人“三退”是真的为众生好,对他们生命负责,为什么不堂堂正正呢?我们做的事情是最正的。

刚开始劝人“三退”的时候,我的心总是不稳,怕被人讥笑,怕别人说我搞政治,怕他们不退……怕这怕那的,所以效果时好时坏,甚至有的人自己认为肯定会退的却不肯退。总结一下,发现是凡自己心态很正的时候,效果就特别好,否则就相反。我知道这是我的思想有漏,我排除了这些干扰,后来在我讲真象的过程中除了考虑怎么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外,我尽量保持自己“不动脑的状态”,甚至在平时我也尽量这样要求自己,我还把师父的一句法铭记于心:“静而不思 玄妙可见”。我发现当我真能做到“静而不思”的时候,一切智慧尽在其中。而且保持这种“不动脑的状态”效果真的异常的好,其实思想中的那些胡思乱想根本就不是自己真正的思想,越排除它,自己就越纯净。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应该是超常的,思维方式我想也不例外,而且我们应该严格要求自己。

三、与常人讲真象的技巧

1、投其所好,用心聆听。

我们在和陌生人讲真象的时候,一开始可以先聊一聊天,常人的一切都充满着执著,但每个人又都有各自的特点,这是由于每个人背后所对应的庞大天体本身的特性所造成的。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可以尽量的投其所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切入点,也能发现他的喜好。

2、投其所怕

我是广东人。广东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保命,是凡关系到他生命的事情就特别敏感,对健康、养生的话题特别感兴趣,而且越高的官员越是这样,但广东人又特别的奸猾,别看他们嘴上总挂着一句:“死就死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这只是他们掩盖自己内心的一句谎言,一捅就破,“非典”时世人的表现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因为我受到邪恶迫害,流离失所,所以我面对的一般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下面以我平时讲真象的真实情况以对话形式举例:

最近广东经常下雨,还闹洪灾,我来到一家店,一進门就冲着接待我的店员抛出一句:“又下雨,烦死了。”语气中带有对天气的埋怨,但面带笑容。这时店员为了招待你,一定会回你的话:“是啊,最近的天气……”之类的话。然后我就接着说:“看来刘伯温真的批得很准啊。”这时就会引起他的好奇,而且刘伯温在中国几乎无人不知,要是他真不知道就给他粗略解释一下。

我接着说:“是啊,不单单是刘伯温,还有《圣经》也预言了,这几年中国天灾人祸不断,特别是从今年开始,会特别厉害。”讲到这里就要观察他是偏重相信东方的神还是相信西方的神多一点,往下的对话中就特别突出他偏重相信的神的预言。如果他偏重东方的神,就多讲释迦牟尼、诸葛亮、红眼狮子的故事等;如果他偏重相信西方的神就多讲《圣经》、耶稣、羊血的故事等。

他会说:“是吗?有这样的事吗?”
我就继续说:“当然了,还很准呢。”
他会说:“真的?”
我接着说:“你知道大海啸当天是什么日子吗?(这里稍停一下,让他思考,一般人不知道)那天是毛XX的生日。还有5月5日那天也就是我们广东下大冰雹那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也停一下)是我们农历的立夏,北京还下大雪了,真是六月飞雪啊。预言说这些都是针对共产党来的,特别是那些党员、团员、少先队员就危险了。因为共产党在这几十年的统治中杀的人太多了,有差不多八千万人,而且它宣扬无神论,激怒了神灵,神就要清算它了.科学家们解读了这些预言,都一一应验了,所以现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退党团大潮,到今天为止已有两百五十多万人退出了,而且这个数字每天还在不断的增长,我一开始就退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然后问他(她)你是否党团员。

一般会得到两种回答:

(1)回答是。那我继续讲:“那你还不快退出,保平安啊,关乎生命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自己的命是最宝贵的。而且现在退团也很方便,在网上就有专门退党的网站,叫大纪元……”。讲到这我们可以顺势给他介绍一下大纪元网、动态网等被封锁的网站。因为中国人被封锁得太厉害了,很想知道外面的信息,特别是广东开通了香港的电视台,但敏感的信息当局一定关掉,这早就引起民愤了,我们就可以借机多说说邪党的各种罪行,这也是一个讲清大法真象和江鬼罪行的很好的切入点,效果都会很好,而且不会让人有搞政治的感觉,一举几得,并且告诉他类似退党的消息在这些网站都能看到,很精彩的(故意引起他的兴趣,造成他有一种遗憾的感觉)。

介绍完了我就告诉他:“这么好的网站也是被封锁的,用一般的方法上不去,如果你想退党(团)的话,你把名字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做这件事,保个平安对你个人也没有任何影响,多好!”(如果他愿意退的话我们就没必要告诉他用笔名或化名也可以退了,因为这样浪费时间,如果他在这方面还有所顾虑那就另当别论)。

(2)回答“以前是,现在早超龄不是了。”其实常人以前大部份都入过团、队或邪党组织,我就会跟他说:“你还记得你以前入团的时候要宣誓吗?你记得你说过什么吗?(这里让他思考一下)你举着拳头对着五星红旗宣誓说要为共产邪党献身的。共产邪党不是一直都说五星红旗是用血染红的吗,那我们不是对着血旗发毒誓吗?其实它是采用了一个极其卑鄙的方法,把你的命运和它绑在了一起,在神的眼中,发誓不是随便发的,会灵验的。而且你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不得民心,你不声明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壮大它,帮它助纣为虐。你觉得为它赔上自己的命值得吗?

这样讲他一般都会退了,如果他还有点犹豫不决,我就会跟他说用笔名、化名也可以退,他会问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他:“神看的是人心,而不是形式,而且中国的政治环境很恶劣,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用笔名或化名也可以退,你自己心里知道这件事就可以了”(有必要的话我就给他再讲一讲“羊血的故事”)。

然后我再问他:你有笔名吗?如果他回答有,我就继续说:“那你就用这个笔名就行了,很方便的。”如果他回答没有,我就问他:贵姓?当他说出姓氏时(比如姓陈)我就会立即给他为设定一个假名,“叫‘陈敏’就可以了”。这时他就会顺水推舟的说,“那就叫陈敏吧”。于是就成功了,就可能得救了。成功率会很高的。

如果碰到那种特别顽固的人,到最后我就跟他说:“我们今天碰到了,也是一种缘份,我把这个关乎你生命的消息告诉了你,至于你退不退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了,说白了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好心告诉你一声。打个很简单的比喻,我知道大海啸就要来了,但我看到你还在岸边晒太阳,那我一定会过去叫你快走,甚至拉你走,但至于你走不走那是你个人的问题了,你就固执著不走那我也没办法,对吧!我们平时辛苦工作,无非都是希望自己和家人未来的日子会好一点,但那必须要保证自己能活到那一天才行啊,否则一切都是白费。我们今天一走一过也不认识对方,以后你再想退还找不到人呢!”如果这样他还不退,那就把这块硬骨头留到以后吧。虽然他没有退,但你给他留下了好印象,让他知道了真象了。

在劝世人“三退”这件事情上要尽量的做到一步到位,否则下次就得重来,有些人也许一辈子只能碰到一次,我们也不能浪费了师尊的苦心安排,但又不能陷入对结果的执著中去,毕竟一个生命能不能得救还是得他自己说了算,我们只要尽到责任,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就行了。

四、注意谈话的细节

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善的一面,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讲话的语气、表情。时刻保持着笑容,还要细心聆听对方所说的话。尽管常人说的东西我们不太愿意听,但这也是一种礼貌和尊重,切忌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这样我们就可以留给别人好的印象,以后会有用的。而且我们还要注意不要陷入争论,不要非得要别人接受我们的想法,我们要尽量做到做而不求;要让对方知道我们是真的在为他好,为他着想,并不是要他给我们做什么,而且我们也不是要他转变自己,我们只是要他明白真象从而摆脱邪灵的控制,以防将来遇到灭顶之灾,那目地就达到了。

五、不要讲高了

注意不要一开口就邪党、恶党、神啊鬼啊之类的,常人一时很难接受甚至会引起他反感的,我们在讲真象的过程中就是在不断的灭邪灵,慢慢的切入那样会比较好,而且印象也会不断加深,如果谈话一开始就让他反感陷入僵局那就很难再继续了。我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有些同修不注意,造成了很不必要的损失。我母亲就在这方面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损失很大。针对中国大众思想中的“无神论”,她想告诉他们一些奇异现象从而证明神的存在,可她说的并不是我们这个常人社会的奇异现象,而是说了她修炼过程中出现的状态,还有一些比较高的问题,所以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还被别人说她“走火入魔”、神经病等,同修要引以为鉴。师父的讲法不是也一直强调不要讲高吗?还有讲真象中的某些用词我们也注意要符合常人状态,不要引起反感。

在这方面我一般会介绍发生在我们常人社会的奇异现象,例如:99年7月20日九大行星排成十字架形状的灾难性天象;台湾的观音菩萨像落泪;四川乐山大佛出现佛光;新疆出现的三个太阳等这些有迹可寻的奇异现象,有些现象甚至报纸也刊登过的,这样就避免了讲高,而且也容易让常人接受。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所造就的,我想师尊为我们安排的东西已经足够为我们平时证实法时所用了,不需要再讲一些高于常人层次面的东西,我想常人也不配知道。

六、随身配备3、5张光盘

我会随身携带几张光盘,里面放着上网工具及使用方法、《九评》、《预言中的今天》、《江泽民其人》等资料,送给有需要的人。但我会选在给他讲完真象,答应退出邪党后再给他,除非那些坚持不退的人就另当别论。因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也可以上到这些网站,他也许就会有所保留了,说不定我们一离开他的思想就会发生变化,常人的思想是不稳定的。所以我们尽量避免它。

七、随身带一些讲真象的图片

我们也可以随身携带一些酷刑的图片,这就成为中国大陆特有的酷刑展了。酷刑的图片最好是有对比的,就是受迫害前与迫害后的对比。还配备一些常人社会出现的奇异现象的图片,这些在明慧的图片库里都可以找到,找一些自己认为合适的。这个方法我想到很久了,但因为我流离在外,没有资料来源,所以不能实践,有条件的同修试一下,我想效果应该不错的。

以上是我证实法,劝世人“三退”的一些个人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我这样讲的成功率很高,每次基本上都是这些话(大同小异),我都把他写下来了,到现在为止也就有十来个特别顽固的人不愿意退出恶党组织的,当然,有些也是经过我三番五次的讲真象才退的,但大多都是经我一说就退了,可以说效果是相当不错的,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启发。中国有句古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因为人各有特点,所以只有身处该地的人才最清楚当地人的特点和需要,希望大家注意累积经验,熟练了就不难了。现在我觉得讲真象一点也不难,特别是现在的正法進程在快速的推進,关键还是法要学得好,正念正行,以及对自“我”的突破与放弃。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邪恶总在不断的干扰,一方面不停的往我大脑里灌“你做得不错,你真行,了不起啊”等等这些话,我知道这是我没去掉的欢喜心让邪恶有机可乘,意识到后,就立刻把它铲除了;另一方面邪恶不断的干扰让我放弃,还让我的身体出现很多不正常的反应。这是第二次投稿了,第一次在送往明慧的时候弄丢了。我知道邪恶之所以这样干扰是因为它们的末日快到了,它们处于万分恐惧之中。所以我就决心一定要写出来。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希望大家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