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恶警不管盗匪猖獗,疯狂抓捕善良民众


【明慧网2005年7月14日】近日,为了凑足上面压下的抓捕法轮功修炼者的名额,贵州的邪恶之徒们频繁出动,四处大肆搜捕,不管真假,抓住一个就刑讯逼供,然后安上传看九评的所谓“罪名”,借此向上邀功,搪塞任务。

目前贵州治安混乱,大案要案逐步上升,偷盗抢劫不断,盗匪猖獗,老百姓怨声载道。而反观贵州的警察们,放着大案要案不管、放着社会治安不问!却耗费大量钱财和人力,去监视、跟踪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往往是一批恶警开着几辆车轮番的长时间去监视、跟踪一个修炼人!

普通老百姓们知道这些情况后,纷纷指着这些恶警们的背脊咒骂,以致它们整天只能在阴暗中生活、做事,根本不敢表白自己的身份、也不敢说抓捕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捕他(她)们?!

谢忠贵,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即是近段时间众多受害者之一。谢忠贵,男,四十多岁,家住贵阳市北京路。年轻时,为贵阳市“地痞”之一,整天不务正业,打架闹事,并染上吸毒恶习。为看守所常客,经常进出。因有缘得看《转法轮》,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力劝周围狐朋狗友一起解掉恶习,修习大法,有不从继续为恶者,毅然与其断绝关系,再不往来。周围知其情况者,莫不惊叹!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法轮大法在贵州的洪传,使贵州多少象谢忠贵这样的人道德回升!社会日趋稳定,人心向善。

然而99年7.20以后,就这样一个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浪子回头的人,却被当地居委会、派出所、国安局等邪恶组织多次上门骚扰,逼其放弃大法修炼。他们宁愿谢忠贵继续沉沦,为害社会,也不愿让其修炼法轮大法,回头向善!

谢忠贵不堪其扰,被迫离家出走,在外打工,艰难求生。

2005年7月1日,谢忠贵回家探望双亲,本为儿子孝顺长辈之举。而贵阳市北京路办事处、贵阳市公安局北京路派出所的邪恶之徒们闻知这一消息,不禁大喜。近日上面压下抓捕名额,如无法完成,不但会被训得狗血淋头,奖金收入无着落,恐乌纱也难保,正着急惶恐不安。这下谢忠贵回来了,且不管他现在还修不修法轮功,先抓回去凑个数再说。素来知道法轮功修炼者不论年龄大小,皆信仰坚定,不轻易放弃。只要谢忠贵不言放弃,不骂法轮功,就可以给他安上罪名,凑个名额,完成抓捕任务。如果谢忠贵软弱一点,不经恐吓,那也正好对他施以酷刑,刑讯逼供下不怕他不承认。

邪恶之徒们为了眼前利益,立即出动,一哄而上,绑架了谢忠贵。近闻谢忠贵被强行押往贵阳市烂泥沟法西斯洗脑班(对外宣称“贵州省法制学习班”)迫害。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位于贵阳市花溪区金竹镇烂泥沟看守所旁,烂泥沟大路上的第七中学分校路口进去一百米左右的地方。从大门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大门由保安把守,除它里面工作人员之外的任何人要想进入必须持有市政法委开的探视证明。大门进去是洗脑班的外院,为工作人员活动区域,平时连那些所谓的“帮教”也就是“包夹”都禁止在外院活动,不用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就更不要想了。又一道铁门进去是内院,里面看上去绿化搞得很漂亮,还有羽毛球场,四周的墙上喷着“贵阳市法制培训中心”,但实际上这里却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魔窟。关学员的两层小楼在内院最里面的角落里,看上去更是鬼气森森。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是贵阳地区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及学员的一个黑窝,它由贵州610在背后直接操纵,指挥。洗脑班里帮教人员由公安和省市级政府直属部门抽调和指派(有在职的,也有退休的),他们的姓名、单位、住址均不透露给任何人。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上级主管单位是贵阳市政法委,主要负责人是贵阳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林连华。市政法委位于贵阳市市府路靠近大西门路口。贵州省610办公室的主要头目是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姜延虎。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主要针对贵阳市市区和三县一市的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洗脑。

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办法主要是长期的、密集的谈话和看光盘的精神轰炸,并长期非法关押,以此消磨大家的意志。对绝食的用反复灌食来折磨,对身体不行了的还要送到位于贵阳市太慈桥的公安医院的五楼禁闭医疗区去强行治疗,完了再接着迫害。有些则直接送往贵州省中八劳教所和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再进行加重迫害。

恶徒不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外出走动,连靠近门边都不行,只有上厕所或去食堂打饭才能走出房间,但这过程都有包夹人员陪同,上厕所也有包夹人员先到厕所走一趟确保走廊、过道和厕所内没有其他大法学员后才陪同上厕所。恶徒们为了不让大家互相见到面,还在每个房门外挂上门帘,使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同修被软禁在这里。

请每一位看到此文章的大法弟子正念清除当前邪恶的垂死挣扎,揭露邪恶;与此同时,积极和周围同修组成学法小组,加强集体学法,“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同时请大家加强每晚8、9、10三个点的发正念,清除贵州的邪恶。并且平稳有序的做好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事,不要因为一时的邪恶形势而人心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