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真象是福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在我向世人讲法轮功真象的过程中,有这么不同结局的三件事,很值得人们去玩味。

第一件事是发生在我的老家,回乡探亲时跟一对远房表哥嫂讲到了大法真象,那真是讲到哪儿他俩信到哪儿,看到我自身心性的变化,那表哥赞叹得“啧啧”有声。过一年回去时,表嫂突然得了脑溢血,但表现很轻,只是腿脚稍有点不利落。听表哥讲,医生说我表嫂溢出的血只有剪下的小指甲那么一点点儿。我听后一笑,问表哥:“你是学过中医的,应该知道脑溢血是怎么回事,那不就是某根血管堵塞,血流不过去,造成血管破裂形成的吗?你想一想,要是你俩听不進大法真象,没有师父保护,它怎么可能就溢出那么一丁点的血呢?”虽然这话他俩当时听得有点将信将疑,等我今年再回老家见到表嫂时,她已经健步如飞了。

第二件事发生在河北廊坊,这个人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他从事的职业是外墙粉刷。当年我碰到他时就跟他讲清了真象,他也是毫无阻碍的听進了心里。没想到第二年的上半年,他坐在两边系着绳子的木板上干活时,系在六楼顶层的绳子散扣了,一下子从四楼摔到二楼的阳台上。当时所有人都惊呆了,都以为他这一次最少也得残废了。谁知他什么事没有的自己爬起来了。事后我问他,他说:“刹那间我吓坏了,但起来时,只是感到屁股稍稍有点疼而已”。

第三件事也是发生在我老家的一个表叔身上,他的职业是教师,业余爱好是读小说,各式各样的武侠小说。我原以为跟他讲真象比较容易些,谁知道他狭隘的、固执到让人啼笑皆非的地步,那真是泼水难進。就在我表嫂生病的那一年,他也得了脑血栓,住了好长时间医院不说,出院两年多了,整个身体的右半边毫无知觉,连走路都是拄着拐杖拖着走。见到他现在这付可怜的样子,我止不住阵阵悲叹:到现在都拒听真象,你的生命还能拖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