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川集团2000年邪恶洗脑班解体纪实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2000年3月3日,金川集团公司610小组,在金昌市610办公室的统一部署下,在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成立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洗脑班主要由龙首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冀庆新负责,监管人员是金川集团公司各二级厂矿保卫科和消防队职工。

被强制进入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14人左右,他们是:

动力厂:李波、魏秀芳、郭红、刘金萍;
二冶炼:张允龙、安宏全;
运输部:苏建军、魏安月,
一冶炼:刘政,
镍钴研究设计院:毛伟
三冶炼:杨笑川,
二矿区:马跃芬,
实业公司:王秋娥
其它:刘若兰

迫害经过:

每个被强制进入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按下岗人员对待,每人只发每月300元生活费,还要全部上交,算是伙食费,冀庆新可能是在610领导面前夸下了海口,所以他对完成转化任务费尽心机,开始一直用软的、不公开的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初期安排人跟法轮功学员交谈摸情况,然后由培训中心的所谓教师每天上午教授什么法律、艺术、宗教等课程,下午自由活动,安排下棋、打扑克,晚上必须看电视新闻,甚至组织舞会,目地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放松正念,从而勾起法轮功学员的求安逸心,最终放弃对大法的信仰。

法轮功学员们相互提醒,不配合邪恶,在不同场合向监管人员、讲课的教师讲真象,结果每个来给法轮功学员上课的教师都胆胆突突的,当上课的教师有诽谤大法的言语时,法轮功学员就告诉它们:我们是在做好人,是被冤枉的。冀庆新一看教师的课上不下去,就亲自在课堂坐镇,用带威胁的口气说:“谁不愿意听,就到外面站着”,结果14个大法学员全都站在外面,面对空荡荡的课堂,冀庆新无法下台。

于是邪恶之徒就换了一种方式,根据它们掌握的情况分别与法轮功学员谈心:“你们中有人可能要判刑,有的会被劳教,有的会丢掉工作,有的会没事儿。”而且还派了一个监管人员假意同情法轮功学员,套近乎,然后从法轮功学员口中获取信息。

但一个月过去,邪恶之徒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工作没有任何起色,冀庆新通过与市610商议,决定逐步加大迫害力度。伪善的面具终于罩不住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邪恶之徒从公安处再次调集了“人马”,每晚房子上锁,不许炼功,不许看大法书。4月9号,金川集团公司610小组组长邓少军亲自到洗脑班假意关心,实质上是下最后通牒:“春风化雨”结束,再不“转化”,就让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当有法轮功学员回答“我们选择继续修炼”后,邓少军带着一行人立即离开了洗脑班。

4月10号上午,一直没有露过面的公安处610干将副局长韩钟玉带着摄像记者,公安处的警察代常军(音)消防队陈政委等人,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会议室,当众宣布了对镍钴研究设计院法轮功学员毛伟的非法批捕令,立即将毛伟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我们了解到,它们为了树一个迫害典型,(要求是年轻的,文凭高的,有组织能力的),因此就诱骗的方法,编造谎言和证据非说毛伟是站长(实际上金昌地区根本没有成立辅导站),“煽动”学员到北京上访,下午它们又将71岁老人安宏全释放,又通过电视、电台大造舆论,极力营造出高压的态势,逼人表态、写“三书”。当时,有些法轮功学员心性不稳定,但通过大家及时交流切磋,又稳定下来。

冀庆新本想通过“转化”几个文化水平高的学员好向610表功,结果没有达到目地,他气急败坏。7月5号邪恶之徒突然对法轮功学员住处搜查,将大法书全部收走,然后又把法轮功学员押到矿山西主井上,逼迫在矿石堆中挖树坑,想通过劳役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最后有法轮功学员跑出去到信访办上访,他们立即将部份学员转到金川公司戒烟所非法关押,后来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邪恶之徒被迫释放法轮功学员回家,洗脑班解体。

善恶有报的天理再次警醒世人。洗脑班解体后,冀庆新退居二线,不久冀庆新的小儿子因为喝酒与朋友发生口角,用刀将人杀死,家里花了好多钱才被判死缓,保住了命。冀庆新妻子从那以后一直病病怏怏,也变成了人们常说的“病婆子”。

冀庆新电话,家:0935-8228744,手机:1338945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