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围棋真谛不在胜负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琴棋书画是中国四大古老的文化艺术,其中的棋指的就是围棋,它们伴随着儒、释、道思想和其他文化艺术,融贯于绵绵几千年的中华文明史。

围棋历史悠远,有关围棋起源的传说甚多,比较公认的是最早起源于尧帝。晋代张华《博物志》)曰:“尧造围棋,以教丹朱。”其中还提到,舜觉得儿子商均不甚聪慧,也曾制作围棋教子。宋代罗泌《路史后记》中说尧娶妻富宜氏,生下儿子丹朱。丹朱行为不好,尧至汾水之滨,见二仙对坐翠桧,划沙为道,以黑白行列如阵图。帝前问全丹朱之术,一仙曰:“丹朱善争而愚,当投其所好,以闲其情。”指沙道石子:“此谓弈枰,亦名围棋,局方而静,棋圆而动,以法天地,自立此戏,世无解者。”(见《历代神仙通鉴》)。丹朱由尧处学了围棋,据说果真有了长进。由此可见,古人造围棋并非是争输赢的游戏,而是为了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生慧增智、抒发意境的,而且围棋还与天象易理、兵法策略、治国安邦等相关联。

从《左传》、《论语》、《孟子》等书中很容易了解到,围棋在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广为流行。在繁荣鼎盛的唐代,围棋有了空前的发展。唐玄宗特为围棋手们设置了一种官职,叫“棋待诏”,官阶九品,与“画待诏”、“书待诏”同属于翰林院,所以又被统称为“翰林”。

有近代围棋泰斗认为,围棋盘象征着宇宙,由三百六十个天体组成,而围棋盘纵十九乘横十九,共三百六十一个棋点,多余的中心一点天元即为太极,代表宇宙的中心。三百六十的目数在旧历中为一年的日数,将此一分为四,四隅就是春夏秋冬,白子和黑子为昼和夜,如此这般便把天地象征化了。

从《周易本义》卷首所载《河图》与《周易本义》卷首所载《洛书》之黑白圆点的布局来看,围棋与他们也可能有些渊源。据说围棋盘面效《洛书》,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八个方位星、周边七十二个交叉点与三百六十周天、八卦、七十二候相应。棋子扁圆形,上突下平,分黑白两色,象征阴阳。甘肃敦煌莫高窟石室发现的南北朝时期《棋经》中也载有“三百六十一道,仿周天之度数。”

修炼人的角度来看,围棋与《周易》、《河图》、《洛书》、八卦等一样,不是这一期人类文明所创造出的文化,而是史前文化,其实都是神传给人类的文化。难怪民间有“此物只应天上有”之说。又如《梨轩曼衍》云:“围棋初非人间之事:始出于巴邛之橘,周穆王之墓;继出于石室,又见于商山,乃仙家养性乐道之具。”

围棋形式简单,只有黑白两种棋子,规则也很简单,但是它的玄妙却是任何其他棋类所不能比超的。围棋只有三百六十一个棋点,但却变幻无穷,若以一秒钟数过一种棋形变幻,要把全部的棋形数完,大约要数亿年的时间。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谈到围棋的变幻数量时,称“大约连书万字四十三,即是局之大数。”为3的361次方,这里的四十三个万可不是指四十三万。因而有“千古无同局。”的说法。

围棋博大精深,玄妙无穷,绝非人的智慧所能参透。作为神留给人的文化,千古以来,多少帝王将相、文人雅士,市井布衣乐此不疲,也演绎出多少传奇佳话、美文诗赋、乃至兵书演算法、治国方略,成为中华文明史上一朵绚丽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