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这几年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的男大法弟子约有一百多人,一大部份分散到其它监狱,兰州监狱目前约有30名左右的男大法弟子在遭受漫长的迫害。女大法弟子全部在女子监狱关押。下面是在此受迫害的男大法弟子的一部份情况。

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例:

李文明:30岁左右,20年刑,现在在三监区被严重迫害,据说在绝食抗议。

王有江:30多岁,10年刑,目前被迫害的腰都僵硬,走路靠拄单拐行走,步伐蹒跚,身体极虚弱,备受精神摧残。

杜信:30多岁,4年刑,在监中队被恶犯曹峰、魏××等犯人强拉到“反省室”毒打,强逼着写遵守监规等保证。劳动几个月后转定西监狱迫害。

贺建中:40岁左右,7年刑,有次被关禁闭时,戴手铐、脚镣和穿刑。出禁闭室时走不成路,由旁人搀扶,长时间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头发已全白。

高锋:30多岁,4年刑,在入监狱堂堂正正炼功,被多次吊在单杠上,铐着抱电杆,长期手铐,长期不断绝食抗议。被强迫灌食,打药物吊针。曾遭到恶警王长林、刘秉成等的电棍毒打,嘴、脸、脖子、头皮被打肿,起水泡、流脓。恶犯何丛善等也多次单独动手打。恶警恶犯常搜身查铺。

关子平:20多岁,5年刑,在一监区遭恶警毒打,长时间挂铐在铁门上,绝食抗议。后因不配合参加劳动,被恶警杨东强行拖拉到禁闭室,衣服、背、四肢都擦破。被戴手铐、脚镣和穿刑,被强迫铐在铁老虎椅上灌食20多天。被逼写参加劳动的保证才放出。

金发水:30多岁,3年刑,在监区被干警王明中、刘润云、王维红、队长孔××等多次强迫着看录像(诬蔑大法的),写保证书、转化材料,以减刑为诱饵,并强迫其参加劳动,每月都要写一份保证。

王小东(音),30多岁,8年刑,在入监中队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不穿囚衣,不喊报告,不答“到”,不报数,不配合下蹲,不剃头,不答考试卷子,要求炼功。被恶警贺理庆多次殴打,被恶警王长林、赵××等派恶犯赵辉、曹峰、马凌、何从善等人前后强迫穿囚衣、剃光头,头上被刮了十几个口子,血淋淋的。白天铐在铁门上,晚上铐在床架上,恶犯赵辉、曹峰等多次殴打。后被关禁闭期间,又遭禁闭室恶警及恶犯等人的毒打,绝食抗议迫害,之后发到金昌地区某监狱。

(阝冒)立丙(音),刑期不详,在被看守所迫害的身体极弱时,送到兰州监狱,家中无资金。入监队恶徒钻空子利用为其治病之假象,送医院花几千元治病。后以此来诱逼他写反面材料,转化书之类的,并写感谢恶党的话等,其实兰州监狱好多服刑人员有病看不了,不给看,一拖再拖,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用此假象转化学员是骗不了别人的,包括服刑人员。

下面是一些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消息:

入监队一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被恶人毒打时高喊“法轮功万岁”,被恶警及一伙恶犯强押着头关禁闭,他喊了一路,引起各监区听到的服刑人员的震动和称赞。

九监区一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恶犯毒打,不让睡觉、强迫吃东西,后被强迫参加繁重的缝足球劳动。

八监区一大法弟子刚下队时不配合邪恶,被恶警当众毒打,扬言要拿他今天开刀杀鸡给猴看。后该大法弟子被强迫参加“磨宝石”的熬人的劳动,每天要6点起床,晚上11点多才下班。因劳动强度大,加上恶警的恶,有犯人常因此被折磨,关禁闭,有犯人逼的上吊自杀的,有准备逃跑的。曾有一犯人被恶警打得喊“救命”。恶警威胁说:“打死你,我们最多判三缓四。”恶警穷凶极恶。

一监区一大法弟子被监区长杨东以能减刑、可回家探视一次等为诱饵,威逼其写保证书“转化”。

十一监区一年龄大的大法弟子遭恶警、恶犯毒打,不让睡觉。连续几周天天被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最后逼迫写保证转化,身体又极差,还被强迫劳动,每时每刻都处在极度恐惧之中。

入监队狱警刘有仁借训操时,一大法弟子不配合喊“口令”当众没给他面子,便强拉大法弟子到办公室用电棍毒打。后其他入监队大法弟子准备去找他讲理,刘慑于威力而躲避。晚上监狱私下紧急商议,怕事情弄大,半夜三更将大部份大法弟子下放到各监区分散开来。

一次看守所押送来8名大法弟子,狱警搜检时准备没收一大法弟子的书。因不配合,狱警便毒打。另一名大法弟子上前高呼“不许打人”。因院内其他监区和看病的犯人,干警都在注目。一恶警慑于众目,忙劝“别喊啦!”之后将该两名弟子和一名年纪大身体极虚的大法弟子退回看守所其余则留在监狱。

以上仅是兰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许多学员在里面所受迫害具体情况还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