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这一念定了,几天就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2004年8月,本地铁路派出所的一伙恶警,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小慧(化名)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進行非法抄家,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二盘炼功带,和一篇手抄经文。即使这样,小慧还是善意的给来人讲大法的美好,和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他们不听,她又给他们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他们还不听。原来这伙恶警预谋绑架小慧,又怕她家里人抵制,就先以欺骗的手段把小慧的丈夫(大法弟子)从单位骗回家,当着众邻居的面儿,先将她丈夫绑架了,随后由四名恶徒,以暴力手段强行将小慧绑架到铁路派出所。小慧一路唱着“法轮大法好”,恶警怕人们听到看到,揪着她的头发就往车底下塞。围观的众人看了都十分愤慨。

这伙恶警将小慧抓到派出所对她進行非法刑讯逼供。恶警连问她好几遍叫什么名字,她都说:我叫大法弟子。恶警没有任何办法,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大法弟子”四个字,他们却不敢往纸上写。

晚上她被送到铁路看守所。第二天继续对她刑讯逼供。恶警问一会儿,不说就打一顿,打完再问一会儿,不说再打。恶警将电棍摆在她面前,威逼恐吓,又对她拳打脚踢,揪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刑讯逼供长达10多个小时,逼她供出同修,放弃修炼,逼她背叛大法。

小慧在遭受了几次毒打和折磨后,头脑渐渐清醒,脑海中不断想起师父的讲法:“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她的心更加坚定。恶警问她什么,她都一概拒绝回答,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使审讯的恶警不敢正视她的目光,把脸转向一边。

恶警看硬的不好使,便用软刀子――用亲情引诱她。恶警对小慧说:你看你家多好哇,你要不说,把你丈夫和孩子都抓来,孩子也不能上学了,你丈夫每月一千多元钱的工资也没了,家里也没人做饭了,好好的家庭都叫你给毁了。小慧严肃的正告恶警,因为你们的执法犯法,侵犯人权,才造成这一切后果,如果你们不把我抓来,我家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现在都是被你们给破坏了。恶警看这招不行,又换一招,用谎言欺骗她说:别人都把你供出来了,你还不说。谎言很快又被她揭穿。恶警原形毕露,又恐吓她说:你不说,我们一样给你送劳教去。小慧对他们说:你们说了不算。

现今的中国,法律在这伙小丑、恶人眼里已经变成了一文不值的废纸。面对邪恶的恐吓,亲情的诱惑,小慧脑海中不断涌现出师父的讲法,平时不会背的现在都显现在眼前,她心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在看着我呢,旧势力也在伺机钻空子,我得为正的因素负责,不叫大法受到损失。又想起了“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此时,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一念就定了,谁都别想动了我的心。

恶警连续逼供三次,真是使尽了招数,却一无所获。小慧以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了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除了讲真象外,她拒绝回答一切问题,邪恶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几天后,师父帮助她演化出病业状态:她突然晕倒在地。恶警将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太严重了,看不了了。又换一家医院给她做了心电图,下午强行给她打针。她利用打针的机会给在场的警察和刑事犯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通过她讲有人明白了真象,正在打的针被她拔了下来。第二天又强行给她打针,可是,打针后她的病不但没好,反而更严重了,浑身抽成一团,象过电一样的颤抖。恶警马上把她送到急诊室,医生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好把她拉回监狱。这时她口吐白沫,只有往外出的气儿,没有往里進的气儿了。恶警一看,这人来时好好的,现在已经快不行了,就假惺惺的说:你赶快起来炼功吧!可是此时小慧已经起不来了。恶警看要搞出人命了,匆忙与小慧家人联系,勒索了3000元钱,让家里人赶快把她接走,还说如果不接走后果自负。

小慧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回到家中,当天就恢复正常。此时她真是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她对师父的感激之情。10天后,小慧正常上班了,并从新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来。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