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天津610“就是想杀人”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在法轮功反迫害的敏感日子“720”临近之时,2005年7月15日天津日报报道了大港油田一起杀人案:李艳忠在家中用菜刀将女儿和外甥杀死。如同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栽赃诽谤法轮功一样,天津日报称杀人犯李艳忠是“法轮功练习者”。

天津日报的报道出自天津“610”办公室。天津“610”急于在这时抛出这个杀人栽赃案,是因为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一系列罪行已在国际上被大量曝光。天津“610”现在狗急跳墙,用谎上加谎来应付国内国际的压力,实在是卑鄙无耻。

出逃澳洲的原天津“610”警官郝凤军,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和天津“610”迫害法轮功和造谣诽谤的种种内幕。郝凤军特别提到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报道的景占义一案的录制过程完全是谎言欺骗。景占义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天目开了,发明了两个专利,这个事曾经有一些影响。于是天津“610”就想要求景占义否认他的两个专利是修炼以后发明的,并妄图借此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

郝凤军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2003年春节后,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接到一项特殊任务,由610办公室一队石何队长带领四、五个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庄市办案,等他们回来时我看见在审讯室里用手铐吊铐着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后来得知他是叫景占义。之后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国保局,据说是来采访景占义,给国际社会看看一个他是怎样悔过的。

“那天采访时是在国保局精心策划下进行的,因为我当时就在门外,我听见国保局副局长赵月增对景占义说,一定按照他们提供的台词去说可以给他减刑,否则就再加一条叛国罪,判他无期徒刑或秘密枪决。可怜这位老人在他们的淫威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上了电视,去无奈的批判法轮功。后来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就在中央电视台采访的当天,这位记者从采访室出来时正好碰上我,她直接把话筒递到我嘴边,问我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她可能想再编点素材,而让她失望的是,我回答的是‘这不是谎言吗!’这个记者听后愣住了,我没理她转身就走了。”郝凤军说,他因说了这句真话而后被领导找谈话,并被关了禁闭。良心使他最后选择了出逃国外。

郝凤军的经历,证明中共和天津“610”是容不得真话的。他们迫害法轮功靠的就是谎言和欺骗。

法轮功修炼严格禁止杀生,而邪恶中共为了铲除法轮功,歇斯底里到利用最骇人听闻的杀人案栽赃诬陷法轮功,煽动起人们的仇恨。中共及其“610”总是利用媒体不时编出一个荒唐的杀人理由来栽赃诬陷法轮功。比如,2003年5、6月间的“陈福兆投毒杀乞丐案”。陈福兆为什么杀乞丐呢?新华社说“乞丐、拾荒人员被认为是人类中最高层次”,所以专杀乞丐好上层次。可笑的是,中央电视台觉得新华社简直是瞎掰,自己又杜撰了一个更“绝”的理由,说是“修‘真善忍’,修到一定时候呢,就倒过来了,就变成‘不真不善不忍’”,杀乞丐只是出于偶然。无独有偶,北京的傅怡彬杀人案,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给出的杀人的理由是“善心会生出杀心”。

这次,天津“610”实在是找不到借口,居然想到一个“万全之策”,叫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杀人”。破案就讲究个找到动机,这下好了,天津“610”“急中生智”,发明了一个杀人的永恒动机:“就是想杀人”,放谁头上都成,赖都赖不掉。有了这一条,大陆的司法侦讯全都可以免了。中共迫害法轮功,造了几年谣下来,荒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中共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抛出杀人栽赃案,一是“7.20”将临,全球法轮功学员将组织各种大型活动继续向国际社会揭露迫害,呼吁停止迫害;二是近来有好几位与迫害法轮功的“610”有关的前中共官员,包括中共驻澳洲大使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天津市国内安全保卫局、“610办公室”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等人,公开出面以亲身经历和掌握的第一手材料揭露中共迫害和诽谤法轮功的大量内幕,令中共的暴行和罪恶在国际上再次曝光。

天津“610”的大港杀人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混淆黑白、保全性命、维持迫害被邪恶中共安排出笼的。

这件栽赃案本身就是中共流氓本质的暴露,它没有任何放下屠刀的诚意,而是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去掩盖罪恶,毒害世人。但是,在一个又一个谎言被戳穿,一个又一个骗局被揭露以后,中共邪恶的杀人栽赃还会奏效吗?对于明白真象的人来讲,天津李艳忠杀人案,不过是陈福兆、傅怡彬之后又一出已经令人倒胃口的邪恶丑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