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酷刑图示

【明慧网2005年7月16日】以下用图示的办法,追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残暴折磨大法学员所用的各种酷刑手段:

(一)捆绑双盘腿

用绳子把两腿双盘勒紧,然后绳子通过两肩把两手反绑在背后,半小时后脚就被捆肿了,还要勒出血,手、腿的难受滋味难以言表。两恶警踩在两膝上,可痛晕死,非常残忍。脚失去知觉,伤口会流脓,脚、腿上长鸡蛋大的脓包。受过此刑的大法学员有:黎云、付利琼、何玉梅、钟水蓉、王红霞、耿小俊、郑才先、苏世辉、

(二)跷脚老虎凳

坐在矮凳上,脚后跟放在高凳边上,强迫膝盖和背不准弯曲,否则用衣架或者凳子打。少则几天,多则20几天,痛不欲生。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郑材先、王红霞、等。

(三)灌浓盐水

这是一种极残忍的酷刑。大法学员被几个人按倒在地,坐在身上,用铁开口器把牙齿撬开固定在最大档(牙齿都要撬松,开口器另一端就顶在了喉管,喉管都要顶出血。然后,开始灌食盐兑的浓盐水,浓盐水灌在喉部位会憋气的,很容易窒息而死,而且浓盐水对胃的损伤极大。这是一种酷刑,痛苦的滋味比死还难受。由于用了开口器,灌的任何东西进去是吐不出来的,如不咽进去就出不了气。而且浓盐水是吞也吞不进,在喉部堵着,时刻有生命危险。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赵忠玲、黎云、王红霞、付利琼、邓忠素。更有朱银芳被灌浓盐水和大便致死。

(四)吊铐

此种刑罚只能脚尖着地,脚后跟不能着地,如脚后跟着地手就被铐子勒进肉里去。严重时,会上吐下拉,手会失去知觉。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游全芳、王红霞、张世清、尹发凤、耿小俊、赵忠玲。

(五)反铐在大树上

此种刑罚手铐象刀一样勒在手上,刺骨、钻心的痛,直冒汗。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王红霞、张凤清、张文红、王正模。

(六)固定铐


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站立,铐在窗上动不了,时间久了双脚就要站肿。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高燕、张世清、张文红、王红霞、陶菊花、樊英、耿小俊、尹发凤、游全芳等至少30人。

(七)睡铐

晚上铐在铁床杆上。冬天,冰冷,翻不了身,手又冷又麻、酸痛难以入睡。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黄成慧、耿小俊、王红霞、黎云。

(八)蹲铐

蹲着铐在铁床脚上,坐不下、站不起,脚钻心的痛。赵忠玲等受此酷刑。

(九)毒打

警察和几个至二十几个包夹一窝蜂拳打脚踢。被打的大法学员遍体鳞伤,以至内伤、昏死,痛几个月。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有:张世清、李光青、陈晓玲、刘霞、吴玉萍、尹发凤、付利琼、陈金华、唐天敏、王红霞、李雪梅、朱银芳、李玉华、李冯琪、赵忠玲、杨太英、许萍、何玉梅、钟水蓉、耿小俊、郑材先、高燕、杨绍培、苏世辉、吕燕飞、陈富珍、祝跃辉等等。

(十)侮辱

大法学员尹发凤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在镜子面前罚站两晚上。

戴纸帽、穿纸衣,上面写着骂人的话,不戴就毒打。受此侮辱的大法学员有:付利琼、耿小俊、郑材先、王红霞、邓忠素。

冬天寒冷,把大法学员苏世辉衣服扒光,只穿一条内裤和胸罩冷冻,还要受其它刑罚。

(十一)电击

用高压电棍电嘴、脸、颈、手、背、屁股等。受此刑罚的大法学员有:尹发凤、张世清、张凤青、张文红、张亚群、樊英、王红霞、陶菊花、祝跃辉、游全芳等。

(十二)下蹲、罚站

这是最常用的一种酷刑。有的被罚站军姿1-2月,下蹲1个月。这种罚站、下蹲几天脚肿得象腿一样粗,不能走路。下蹲几天,脚踝就被拉伤,走路脚要瘸。所有大法学员经常受此体罚。

(十三)其它体罚和折磨:

“包饺子”,用毯子包着打;“隔山打牛”,用绳子捆在门后;蹲马桶;蹲马步,手上放碗平举,三天三夜不准睡;(长期)每天只准睡两、三小时地做奴工。灌水、不准大小便长期迫害,是最严重的长期体罚;……

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恶警伙同坏人想出各种刑罚逼大法学员“转化”,劳教所如人间地狱,望社会的人们声援,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