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重视“三退声明”的签名工整问题


【明慧网2005年7月16日】我在整理、汇总本地区“三退声明”时,发现在“三退声明”的签名上存在着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现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望能引起大家的重视,以便把“三退声明”这一神圣的事情做的更好。

在“三退声明”签名上存在着最普遍的问题:

一 :签名的字迹潦草,有的声明的签字你根本辨认不出来是那一个字,只能根据字形、根据自己的理解去猜,大家知道这样猜的结果会是什么,真是相差万里。同修提出实在不行就退回去,这也带来一个问题,由于是经过很多环节集中到这儿,再退回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需要费很多周折,有时根本找不到这一个声明是谁送来的。因为大家劝世人“三退”是在任何场所、慈悲针对任何有缘人去做的,这样就很可能找不到当时的有缘人,也就弄不懂这个正确的名字是什么?这也是刚开始出现的最普遍的一个问题。

二 :错别字、简化字,这也是刚开始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大家知道我们国家曾经试行过“简化字”,最后没有施行下去,但是我们很多人却在有意无意之间使用着这种变异了的文字,在“三退声明”签名上就存在着这个问题。由于没有简化字的对照表,碰到简化字的时候,只能凭着记忆、或者根据字的形、意去理解这个字,虽然基本上能够对上号,但是会很麻烦。再就是错别字,这也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错别字往往是跟字迹潦草结合在一起,辨认起来也很费时间,最后我们认定的也可能是错的。比如一个“音”加一个“白”你说是一个什么字?根据有“音”的字的偏旁,可能是“韵”字;也可能是“韶”字,这是我们有可能猜对的,有的你就根本无法去想象它到底是一个什么字,又如:一个“山”加一个“石”是一个什么字,这你就无法去理解它到底是一个什么字了。还有就是字左右分离;上下错位等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三 :“签名”的严肃性的问题,也是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地。上面所列举的一些问题如果说是我们的一些不规范的书写习惯,文化水平的高低,尚可理解,那么下面所例举的就不能说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习惯问题了,而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了。有一天,同修拿来一个“三退声明”,上面有一个签名是“76”两个数字,我看了后说:“这是不是不合适,是不是太不严肃了”!同修说:“我当时对给我声明的同修也这么说,可那一位同修说别的地方都可以,我也就没有多想,就把声明接过来了”。我接着对同修说:“你想一想,如果退党网站上都是123或者456,别人会怎么看!?”同修恍然大悟说:“我没有想到问题会有这么严重!”今天我又接到同修送来的一些声明,在汇总、整理这些声明时,在一张退党声明里我发现有这样两个签名,一个名字是“刘少奇”,另一个名字是“赵紫阳”,我看着这两个名字实在想不明白,我不敢妄下结论,他们到底是什么目地要用这两个名字!?由于同修送来声明后就走了,还没有来得及与同修就此声明進行切磋。

这两次签名发生的事情是促使写这篇文章的原因,觉得很有必要,同时个人也有一些粗浅的认识与大家交流。

在做劝世人“三退”这件事情上我们首先要富有责任心,也就是如何用心去做这件事情。刚开始做“三退”时我们就发现在签名上存在着诸如:字迹潦草、错别字、简化字的问题,我们也在提醒大家改正这些问题,同时《明慧周刊》也有类似的文章,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我想:如果我们把“三退”这件事情看的很庄重、很神圣,做事时抱着对他生命负责任的态度,那么世人同样也会把这件事情看的很庄重、很神圣,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如果我们很随意,无所谓,反正都是形式上的事,那么,“76”、“刘少奇”、“赵紫阳”的签名就会经常出现,甚至不久象“希特勒”、“拿破仑”这样的名字都会很快出现在我们的“三退”声明中,因为世人在看着我们,我们的一言一行直接在影响着广大的世人,我们必须走正,每一个同修都要负起责任来。

其次我们在“三退”的事情上要更加提高我们的认识。大家知道从《九评》发表到现在有7个多月的时间了,“三退”的人数目前才270多万人,与国内数以亿计的庞大的人群相比,离我们真正要救度的人数相差甚远,这就需要我们更加的努力,扎扎实实的去做好这项事情,在法上、在认识上尽快提高上来,这是我们做好这项事情的根本保证。

我们有很多的困难横在我们的路上,另外空间邪恶的迫害和干扰;共产邪灵的造谣、欺骗、谎言;别有用心的人的诋毁;不了解真象的世人的怀疑与不理解,还有我们自己自身认识提高的问题,任何一个疏忽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都可能付出不必要的代价,造成坏的影响。

为了对法负责,对广大的众生负责,也对我们自己负责,我们真的应该重视起来,每一个人都细心一点,认真一点,就会避免类似的事情的发生,就会把我们今后的事情做的更好。

个人的一点粗浅认识,如有不对之处恳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