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大法弟子朱相芹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7月16日】黑龙江伊春大法弟子朱相芹因坚持法轮大法,曾多次遭恶警恶人抓关、酷刑折磨。以下是朱相芹遭迫害的经历。

朱相芹,40岁,黑龙江伊春市南岔区林业医院内科护士,家住伊春市南岔区东方红街。朱相芹于2002年4月23日在单位被恶警抓走。被抓当日,曾被610恶警刘立国踹,被上酷刑老虎凳四天,被关入南岔看守所,后被伊春市南岔区法院非法判刑7年6个月,2002年8月30日被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刚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当日,朱相芹就被集训监区恶警区长王亚丽在办公室罚蹲,被脱的一丝不挂,恶警科长肖林、张佳影、任干事三人轮番洗脑,不许吃饭、喝水、睡觉、上厕所,采取“车轮战术”。

2002年11月,朱相芹因不背监规被二监区恶警郑杰在车间罚蹲3天,后被押入小号。2003年2月份,朱相芹的尾骨被恶警于玉波、孙秋霞、恶人张旋踹伤,半年不能平卧,不能哈腰,不敢坐着,腿被犯人闫亚霞、孟霞用竹棍打的全是紫黑色,并形成一块鸡蛋大小的硬结,至今未消清。

2003年3月22日至4月末,二监区恶警杨华、赵希玲、于玉波、孙秋霞教唆犯人何影杰、孙亚芝等迫害大法弟子,朱相芹等大法弟子被罚走步,跑步,从早6点到晚7点,被罚坐小凳到晚10点-12点,一动不许动,持续36天。

2003年7月23日,朱相芹被监区长杨华打了几十个大嘴巴。

2003年12月1日-12月25日大法弟子被带到男监大门外,恶警狱长王星指挥杨华、赵希玲、常晓丽、任萌、于玉波、张佳影、孙秋霞等十几名恶警,同时狱政科长肖林带领防暴队成员,还有犯人曲云峰、孟霞、闫亚霞、安风波等,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强行进行拉练,一顿二人吃一个馒头,不许喝水、上厕所、睡觉。大法弟子被逼迫跑圈,跑慢就打、踹、电、捶、抽,从早8点跑到下午3点半,不许上厕所,每个人都被打的遍体鳞伤,大法学员刘学伟昏过去了,被拖到锅炉房,醒了继续被迫害。12月4日,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不出去,大家抱成一团,让恶人无法分开,于是十几个恶警,恶犯同时上来打,拽大法弟子的头发,勒脖子,勒昏过去就把人扔到车间大门外,后被拖到监舍西侧,强迫大法弟子在外面从早冻到晚,立正站着,不许戴帽子、手套、把棉袄,袖子都挽起来,迎着风口站着,到后几天把棉衣也给扒掉,大法学员王艳甚至只让穿着单薄的内衣冻了三天。大家被冻的脸都白了,眼珠都不会转动了,眼前白茫茫的视物不清。于秀兰双手被冻坏,邪恶怕了,把她关进小号。晚间整宿不准睡觉,谁闭眼就打谁,蹲在车间的大厅里,把大门开个缝子冻,让寒风哧人。12月末,朱相芹遭恶警孙秋霞殴打。2004年1月朱相芹被恶警张佳影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嘴巴。2004年8月爱人领孩子2次来看望朱相芹都不让见,还收走纸笔,不允许写信,不准打电话、购物。现在朱相芹被“包夹”(犯人)一天24小时监管。

哈尔滨女子监狱恶徒还将卑劣迫害手段编成顺口溜:打骂捆绑吊,饿渴憋屎尿,牙签支眼皮,棍子捅阴道,酷刑上大挂,昏了嘴里塞药,醒了接着吊……这也是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无法抵赖的罪证。


朱相芹家人的联系方式:
丈夫齐兴智,黑龙江,伊春,南岔区二院放射科医生,邮编 153100 电话13624585294 宅电0458-3405335单位0458-3476567
妹妹朱相雨:宅电0458-3402773
弟弟朱相杰:0458-3416551
舅舅、舅妈:0458-347869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