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北省会洗脑中心恶徒之伪善

【明慧网2005年7月18日】2000年,江氏流氓集团拨款筹建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是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学员的,挂牌是: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河北省会洗脑中心从2001年8月建成后,已经迫害了数百名大法弟子。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在石家庄市北郊,周围有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大铁门24小时紧闭,就是恶警出入都是打开小窗后,再开门出入。院内有两座三层小楼房,南楼是办公楼,北楼用来关押大法学员。每层约20多个小房间,每间窗户都安了铁栏杆,被绑架的学员关在一楼的各房间,有两个陪教24小时看守,房内只有两张床,两个陪教轮流睡。学员吃、住、睡、上厕所等,陪教都寸步不离,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每个房间朝向走廊一面有窥视孔,可从小孔监视室内人的行动。晚上室内的灯一直亮着,不许关。

刚绑架进去的学员被关在一楼,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强制不让睡觉,逼着写四书;妥协的学员转关在二楼,由恶警上课,每天给学员强行灌输诋毁、诽谤大法的谎言以及共产邪党的东西,逼学员写所谓“批判”作业,目地是让学员彻底糊涂,把学员往地狱里拖。一楼和二楼的楼层大铁门,晚上10点到早上6点都锁着,几个保安24小时值班,这样所有人都出不来。整个气氛让人想到电影中关押战犯的纳粹集中营。

恶警们勒索学员,每人每月被强制交3000元所谓的学费,一期班3个月或更长,学费近万元或更多。这笔钱或从学员的工资中扣除,或逼迫家里人交。陪教大多是雇来的下岗职工,工资也得学员出。

恶警们还在每个房间装了电视,欺骗家属说条件很好,每天可以看电视,其实那是用来放欺世谎言节目的光盘,翻来覆去放那些颠倒黑白的东西,往学员脑子里灌,不看也得看,不听也得听。恶警还利用一些犹大强行灌输邪悟歪理,诽谤佛法,以此卑劣手段进行精神摧残,逼其放弃修炼

一楼好几个房间内墙壁上都有很多血点,虽然用白灰刷了一层,但血迹仍清晰可见,这是恶警们对学员施暴的铁证。

现在恶警们表面上承诺不打人,还诋毁明慧网对他们的揭露失实,实际上是由于害怕明慧网曝光他们的恶行,也觉得暴力手段不能使学员屈服,他们就改变策略,其手段变得更残忍、更隐蔽。

首先强迫学员进谈话室,恶警们轮班24小时和学员所谓“谈话”,用迷惑人的“软招儿”和学员交谈表示同情,替学员想办法尽快出去,或是传递书信,通知家属来接见等。有的学员识不破这些伎俩,误认为他们有所收敛变好了,从而上当受骗,做了大法学员不该做的事,写了所谓的保证。同时恶警不断的恐吓:不转化就别想出去,不转化就直接送旁边的劳教所,那里可没这舒服……在精神上迫使学员失去信心,违心的妥协。其实目地就是使学员放弃修炼,万变不离其宗。如被识破,阴险的手段就无所不用其极。

就在今年中国新年前,石家庄元氏大法学员齐兰芹不接受洗脑谎言,恶警们恼羞成怒,收罗一伙歹徒不停暴打、折磨齐兰芹,直到把齐兰芹折磨的全身浮肿,行动困难,生命垂危,才将她送回家,在家调养两个多月才好有所转。

对正念足的学员,恶警们不甘心轻易放手,但也没招。有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双眼几乎看不见东西,去厕所都是摸索着墙往前走,也有的大法弟子长期绝食抗议,他们怕出人命,不得不放回家。

目前河北省610洗脑中心还在进行最后的疯狂,关押着三、四十名大法学员。表面上有所收敛,实际上他们的邪恶、狠毒更隐蔽、更迷惑人。有十多名学员绝食多日,其中郝秋燕绝食半年了,身体都极度虚弱,他们仍推脱责任,拒不放人。

袁书谦现在是洗脑中心的主要干将,他表面温文尔雅,实际上没有人性,很多整人的阴损招术都是他出的,他猖狂的说“江××能说一,我能做到二”。

鲁慧英是洗脑中心的主要洗脑人员,说起话来显得“和蔼可亲”。她说对大法学员没骂过一句,没打过一下。鲁慧英诽谤起大法来,语言刻薄、恶毒,骨子里都透着邪恶。

姜某、杨某是负责与犹大一起逼学员写四书的恶警,是从劳教所调去的。姜某经常公开谩骂大法及大法学员,极力宣扬恶党的斗争哲学。

帮教犹大梁子凌是河北省邢台沙河人,恶警的帮凶兼打手。他在洗脑中心已经两、三年了。他自己说已经转化二、三百学员了,罪业深重。有的学员糊涂了,被邪恶控制做帮教,干了一段时间后多少有些良心发现,就想办法离开了邪恶黑窝,然后慢慢就明白了,声明强制洗脑作废,继续修炼。而梁子凌一直在帮助邪恶之徒迫害学员,打人、折磨人都是他领人直接出手。他说在挣恶党的钱。

请知情者继续揭露,剥下他们的伪善,制止他们继续犯罪,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地址:石家庄市北城路;邮编:050000;电话区号0311

值班室电话:87762641
办公电话:87792624-8012、8012、8016;87712624-8015
河北省610办公室主任: 王永志
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洗脑中心主任): 郭锁山
河北省 洗脑中心: 袁书谦,姜某、杨某
鲁慧英,家里电话:0311--87892908

犹大:梁子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