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娇的悲惨遭遇(图)


小天娇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1991年的一天,在一列开往关内的列车上,一伙出门旅游的医护人员,从列车的座位底下拽出一个发着声音的纸箱,本以为是小猫、小狗,却不曾想展现在这群人眼前的却是一个脐带还未脱落的弃婴,征得列车长及乘警的同意,护士长吕嫦兰将这个孩子带回了自己的家,交给了父母吕庆斋、石胜英。当时,这对老年夫妇见孩子可怜,便收留了她,并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几经周折给孩子落上了户口,从此这个孩子成了老俩口的掌上明珠,取名吕天娇。

1996年春天的一场车祸,使奶奶石胜英脊椎骨第七、八节粉碎性骨折、瘫痪在床,国家鉴定为“二级残疾”。卧床不起几个月后,来家探病的好心人看到石胜英被病痛折磨的惨状,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并送她一本《转法轮》。三年小学文化的石胜英看此书几天后,奇迹般坐了起来,看书两个多月的时候,她正常行走了。熟悉石胜英经历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

石胜英有幸得法,1997年一天,将请来的师尊法像挂在墙上后,坐在沙发上休息,六岁的吕天娇从外面进来,当时她还没有上学,也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法轮功的事,只见她抬头看了看师尊的法像,就扑通跪下,认真的给师父叩头,而在此之前,这个孩子从不给任何人叩头,即使是百般呵护她的爷爷奶奶也不行,而这一次主动叩头,着实让老俩口震惊,忙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你们可真是,那不是师父吗?哪有不给师父叩头的。”不久一天,吕天娇说:“奶奶,我梦见师父了,蓝色的卷发,身穿与画像上一样的衣服,还给我念《论语》和 《精進要旨》。”

1999年7.20以后,吕天娇连续高烧不退,被送入医院,医生诊断为右肺叶下部先天性肺不张,等到去北京的石胜英赶到医院后,医生通知,只能秋后手术,割去不张的肺叶,从此这个孩子一辈子将体弱多病。石胜英将孩子领了回来,继续领着小天娇学法炼功,这时每次炼功天娇都会大口吐痰,天娇对奶奶说“有个声音告诉她,别害怕,一定会把你的肺拽开”。就这样一个月后,吕天娇的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正常。

1999年10月15日,石胜英因去北京上方被抓,同年10月17日石胜英的二女儿大法弟子吕嫦靓也因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送进了北京西城看守所,一时间,这个家庭被痛苦和不知所措笼罩着,8岁的天娇望着爷爷因着急上火肿胀了半边的脸,流着泪怯怯的问:“爷爷,奶奶和二姑还能回来吗?”半年以后,石胜英在经历了罚蹲、电击、苦役和关精神病院洗脑等折磨后,政法委强迫家属交了二千元钱,保了出来,而女儿吕嫦靓却因写了上访被抓的经历,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送进了邪恶的马三家劳教院。

2000年才被放出半年的石胜英只因想去北京上访,再次被抓,这一次被判劳动教养二年,也被送进了女儿被关的地方--马三家劳教院。当石胜英见到女儿时,女儿已被迫害的被人架着走路,可怜这六十多岁的老人牵挂那无父无母的孤儿,每日泪往心里流。

可怜那一生下来就没了父母的小女孩,日夜呼唤着成了她生命中至亲的奶奶,在与爷爷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天娇非常懂事,无论在外受了什么委屈,从不跟爷爷诉苦,极少惹爷爷生气,只是有时太想奶奶了,就小声的问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2002年马三家教养院把折磨的仅剩一口气的石胜英放了回来,天娇寸步不离的跟着奶奶,那份难割舍的眷恋和无以言表的怕再一次失去的惶恐神态,让所有看见的人心碎。一天,石胜英正在为午间回家的天娇做饭,忽然冲进来几个自称是610的人,不由分说,几个人抬起石胜英就走,灶上的火都未关闭,就这样保外就医后病还没好的石胜英又一次被绑架至张士洗脑班。几天之后,老伴吕庆斋也被绑架至此,天娇这个苦命的孩子一下子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天娇在流泪。是谁这样残忍的摧残着这个弱小的生命?是谁令这个本就是孤儿的孩子几度又成为孤儿?警察们:当你们将石胜英、吕庆斋绑走时,你们看没看一眼墙角中流着惊恐泪水的十岁孩子眼中那令人揪心的目光?你们是为人之父吗?你们怎么忍心在这个孤儿的心上刻下累累伤痕?你们的心是肉长的吗?你们的孩子在做什么?在怎样生活?你们的良心和同情心就象人们说的被狗吃了吗?老天有眼,这样对待一个生命,老天不容啊!

多么鲜明的对比,一对老年夫妇,克服重重困难,竭尽自己的全力在照顾抚养一个孤儿,而身为国家机关的政法委610、公安局、法院、检察院、街道等职的官员们,你们对这个孤儿又做了什么?谁是好人?谁是可敬的人,这不一目了然了吗?而每一次抄家你们还要逼问这个孤儿“你的爷爷奶奶跟什么人来往”,“你炼不炼”等等。

在张士洗脑班,石胜英被折磨得时常昏迷,几次昏倒,头上好几处是包,遭受迫害1个多月,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2004年11月30日,石胜英因在公园内公开讲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一次被非法抓捕,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四年,现如今在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三队。如今天娇再一次陷入了无助和极度思念奶奶的痛苦中。

经过几年的迫害,这个家庭一贫如洗,爷爷,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不得不四处打工,养活只有十三岁的小天娇,还要去监狱看望因车祸被国家认定为二级残废、如今因做好人而入狱的老伴,每月给老伴送去必须的生活费。即使这样,街道、610、警察还不时的在骚扰他们,无论在生活上和精神上这一老一小都十分艰难,承受巨大。

在此,我们将这个孩子的真实情况公诸于世,希望国际上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让这颗饱受凄凉、备受折磨的幼小心灵感受人间的阳光。

向所有关心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遗孤和小弟子的人们致意!向所有支持正义、谴责邪恶的人们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