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宿州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明慧网2005年7月19日】我是一名无罪,却被非法判刑,关押几年的法轮功弟子。现以我个人耳闻目睹的确凿事实,向全世界揭露中国安徽宿州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宿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基本分四步走:1、刚来到的法轮功学员均被分到各个中队去“劳动”,严加管制,不准接触外人;2、然后送到基地逐一洗脑“转化”;3、“转化”不了的,再移交给大队进行酷刑“转化”;4、软硬兼施也不行的,送小号关禁闭,加脚镣手铐1-3个月并施以酷刑,其间不准接见亲人和打电话——近乎与世隔绝。

2004年7、8月间,省610恶人孔××、穆××向监狱“转化基地”传达中共文件,并提出:“强制改造,返回严做,绝食就灌,整死就烧。”的口号,监狱邪恶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折磨。

淮北睢溪县的大法弟子代志峰四次被关小号,前后十个多月,绝食期间骨瘦如柴,恶警撬掉门牙进行灌食,还让“跑镣”(一种酷刑,受刑人脚戴重镣被两人架着小跑或上下楼,几分钟就能让脚腕鲜血淋漓),代志峰多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神志不清。挨打挨骂更是家常便饭。恶人的险恶用心是要置他于死地,杀一儆百以恐吓其他大法弟子。代志峰志如金刚,不让邪恶得逞。关押逾期后被地方610接走。现在他正以亲身经历,铁的事实控告宿州监狱的罪行。

淮北的大法弟子杜尚伟也是被脚镣磨的鲜血直流,时间长了,冒黄水,恶人不给包扎,伤口很久都不愈合。

合肥市的大法弟子王建在2004年7、8月间经受住了“车轮战转化”(即恶人轮流进攻洗脑,每天只给两、三个小时睡觉,其余时间全部强制洗脑,一打瞌睡,它就用凶器“伺候”)。王建在如此大的压力下毫不动摇,始终以修炼人的心态、大法弟子的形象去面对,维护了法的尊严。

大法弟子张武奋因不配合邪恶,恶警百般折磨,三次把他送进小号。

大法弟子胡思奎在合肥看守所时就被打伤了腿,来监狱时就是瘸着,恶警仍然叫他干苦力,在“转化基地”时,因不配合邪恶,寒冬里被扒下棉袄只给穿单衣,恶警抓着他的头往墙上撞,把他的脚打烂后又用开水烫,结果两次被送进医院治疗,至今未愈。

大法弟子王宁也是合肥人,被非法关押期间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毫不屈服,邪恶无奈又企图以亲情动摇他的心,给他父母打电话,叫家人接见,但王宁始终拒绝写“三书”。

安庆的大法弟子曹雄彬因写了坚定信法的声明,在寒冬里两次被关小号,戴手铐脚镣几个月。

淮南的大法弟子李惠军肋骨被恶警打断,而大法弟子马良九只因向人说出这个事实,就被严加管制,一个多月不让下楼。

芜湖繁昌县的大法弟子陈相泉始终坚持正念正行,在严酷的环境里不但丝毫不屈服,反而要求监狱撕掉邪恶的谤法标语,监狱中队答应了他的要求,取下了邪恶标语。

大法弟子吴海江也是繁昌人,邪恶对他动用了各种刑具,一次竟用电棍击他的阴部,即使这样也没有动摇他对大法的信仰。

山东人、大法弟子袁献彬是因为散发真象材料在亳州被抓的,在看守所就被折磨的伤痕累累。在监狱中,因伤势过重,05年春节被救护车拖出去治疗,狱警怕担责任,通知其家人办“病保”,其家人一看惨不忍睹,要监狱承担罪责,监狱却耍赖说“如不赶快接走,一切责任自担”。

还有亳州的大法弟子王满义,合肥的大法弟子李国锋、李林,阜阳的李策、李元卫等在狱中均被摧残至极,饱受折磨。

全世界大法弟子和所有善良的人们,以上的事实真象是要告诉大家邪恶的中共对待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手软过,不要对它寄予任何希望!铲除邪恶,铲除中共邪灵,救度被毒害的世人,是大法弟子的历史重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9/106469.html